Dicoooooo

不知道在这里写什么( •̀∀•́ )

黑塔狐个人语录合集【13】

三十章

(上半部):

【因为任性】

罗维诺:...呐,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Ve?怎么了~?

 

罗维诺:我啊,觉得「狐物语」消失,是正确的。

 

费里西安诺:...嗯。这个刚刚也说了。

 

罗维诺:...你觉得是为什么?

 

费里西安诺:诶...?

 

罗维诺:实在是不明白...。至今为止,我明明一直见证着大家的死亡,并不断进行重复——...

明明如此...现在却要分离「幻想」和「现实」?而且「人类」甚至还会忘记我们的存在?

那样,和死亡...没什么区别对吧。

 

费里西安诺:...

...这很简单啊,哥哥。

哥哥你,是为了什么才重复的?

一开始就说了对吧。是为了救我们。

但那,并不包括「人类」对吧?

你一直,都没把「人类」放在眼里。

 

罗维诺:诶...

 

费里西安诺:是为了谁,而不断重复?答案是我们对吧。

...而那一次次的重置,其实只是,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人的哥哥,你的——「任性」而已。

...我们「化身」,一直以来都没能做到的事。真心想去做,却也没能实现的事。

那不就是,为了「化身」而活下去吗?

 

罗维诺:...!!

 

费里西安诺:神明大人他,说「化身」是「道具」对吧。在我看来,那既是「神明大人」的「本心」,同时也是「谎言」。

「神明大人」他,想要爱一切事物。而那「神明大人」,称我们为「道具」或许也是出于爱啊。

...哥哥。这样的解释在你看来如何。

「化身」是「道具」。

所以,无论「人类」还是「神明大人」,都没必要去顾忌。

「化身」是「化身」的「道具」。仅仅交由「化身」来使用。

为了不留下悔意...

「拥有生命的道具」...。现在想想,那不见得一定是错误的啊。

我们所拥有的,是无论如何都不得不去爱「人类」的「命运」。

不想留下悔意也是基于此。这点,「神明大人」一定也很清楚。

所谓的「命运」啊 ,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毕竟它由自己的「历史」所决定。而且也是自己活着的证明啊

但是,通往「命运」的路途,还是可以靠自己来改变的!

一旦有所作为,「不幸的命运」也可以变为「幸运的命运」。决定其究竟是不幸还是幸福的,是自己啊。

神明大人他,一定是想要让我们明白这一点吧。所谓的命运无法改变呢。

为了使「化身」能够不留悔意的行动,因此才制作了这个舞台啊,「神明大人」。

不许这样大费周章的绕圈子,正是表明他一直都有在看着「人类」和「化身」啊。

 

罗维诺:...是吗。

...那么,他把「狐物语」交于我,说不定也只是出于更加单纯的理由呢。

 

费里西安诺:Ve?

 

罗维诺:我,想要赢你。无论什么事都好,就是想要赢你一次。

然后,由于那本书,别说是你一个人了。你们全员都不知道的「知识」——重置前所有发生的事,我都得到了手。

即使是现在也一样,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哪些事,记得这些的,只有我。

...差劲的是,居然因为这些,使我对自己恢复了些自信...这点不容否定。

只有靠我做些什么,你们才能得救。...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这些啊,混蛋——

...而在那之后,总觉得...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无论做什么都会失败的我...

靠我的话,是无法拯救大家的吗...真的,擅自想着这些...

大家都在我眼中死去...很悲伤,很痛苦。但是,在那之中...我也看到了希望。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我也,「知道」了许多。因此,也做到了去救下他人。做到了去反击...

...到头来,我所考虑的,根本只有自己的事而已。简直是最差劲的混蛋了啊,我...真是...

大家也好,你也好,明明都是些重要的家伙...而我却只想着这些...

 

费里西安诺:挺好的啊,这样。

 

罗维诺:...哈?

 

费里西安诺:自己的行动,由自己来决定。无论好事,还是坏事,都由自己决定。

这就是,所谓的活下去啊。

所谓的活着,就是不断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想要拯救他人,不也是一种愿望吗。

所以说,哥哥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证明了自己有好好活着而已。并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

 

罗维诺:...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没事的!人家都是如此,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在不断努力前行着,毕竟都是一群很随性的人啊!

 

罗维诺:...果然我还是赢不了你啊,你这混蛋——

 

费里西安诺:好了!得快点追上大家才行!

 

罗维诺:啊啊!姑且先说一声,我可是亲分啊!你给我排到后面去!

 

费里西安诺:嘿嘿,了解!亲分!

 

【馆内馆外相遇】

罗维诺:...终于...

我们「化身」,无论怎么去祈愿,都没能得到的东西...

为了「化身」而行动...

「世界」,真正地达成了团结一致...

 

耀:小梅——!!嘉龙——!!秀英——!!呜呜...我好想见你们阿鲁!!!!

 

小梅:先生!先生——!!

 

弗朗西斯:呀吼———!!这里是世界的哥哥哟——!!如此这般,相当精神哟———!!

 

丹:吵死了!没事比什么都好!!

 

大和:日,日/本...菊先生!!啊啊,他,没事吧!!?

 

亚瑟:那个,大/阪...是叫大和来着?他没事。只是有点累了。所以一直都没醒——

 

菊:...唔...

 

阿尔弗雷德:Wow!Nice timing啊!菊!!

 

费里西安诺:菊...!

 

菊:...师傅...很抱歉...稍微有些棘手...。回来晚了——

...这里?是哪里...

 

大和:菊先生啊啊啊啊!!!!

 

菊:哈呜啊!!!?诶!!?啊嘞!?大,大和先生!!!?

等一下,我...!!真,真是抱歉亚瑟先生!!很重对吧!?真的很抱歉!!

 

亚瑟:不用在意。你比阿尔弗雷德轻多了。

 

嘉龙:我说...这根本没法比吧...?阿尔弗雷德先生的体重讲真实在太crazy了。

 

 

马修:没事的。比较对象是未来的话阿尔的话,就不成问题了。

 

基尔伯特:没错没错!不管怎么说,可还有本大爷的特别指导等着他呢!Kesesese!

 

路德维希:...那么,我也要跟哥...兄长学学,稍微给菊一些惩罚好了。

 

小梅:诶,诶诶诶诶!!!?惩,惩罚菊先生!?等,稍等一下稍等一下!!那样的话菊先生太可怜了诶!!!

 

费里西安诺:我也赞成!要对那个名为操心过头的罪状进行问责!!

 

菊:诶!?...那,那个...我觉得我现在的血压还算蛮稳定的,还请千万别增加跑步的训练量...

 

费里西安诺:...拥抱的练习。

 

菊:诶...

 

费里西安诺:我啊,当时被吓得够呛,都没有好好抱回去呢。

那个时候,没能实现的拥抱...。不好好实现的话,可不原谅你啊...!

 

菊:...费里西安诺君...

 

路德维希:真是的...!就这么一回事,你这笨蛋!!

 

伊万:那么,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们马上就回去了哟!能帮我给姐姐她们也传达一声吗?

在这之后,还有那最后的试炼在等着我们呢。但是,大家都在。肯定没问题的。

 

安东尼奥:然后呢,有一样东西,希望你们能去找找看。

 

秀英:好的。无论什么我们都乐意效劳。

 

安东尼奥:谢谢啦。

希望你们能够,去找找看「管风琴」。

 

丹:管风琴?

 

罗维诺:...对了!管风琴增加的曲子,难道说!

 

马修:没错,就是馆外大家的音乐。然后,毋庸置疑,那是「神明大人」所奏响的。

我在想,「神明大人」已经演奏过了,也就是说,这次该轮到我们了。

 

耀:从遥远的上古时代起,音乐就已经是「神明大人」和「人类」的通信工具了。同时也是...

互相之间赠与「祝福」的工具。

 

阿尔弗雷德:对「神明大人」的认同。与此对等...

...演奏结束之时...「化身」的大家就会消失吧。

 

秀英:...我,爱着「人类」们。

若「人类」选择尊重「现实」,我也会顺从那个选择。

「人类」所说的「神明大人」,无非是指我们「幻想」的指针。而真正的「神明大人」,无疑是「人类」。

 

罗维诺:没错啊。「神明大人」,是「人类」...

爱着我们,创造我们,消灭我们,分明作为「幻想」的「神明大人」,却在「现实」中否定着「神明大人」的必要性。

即使如此,却还是能够爱着我们的,心地非常善良的,我们的「神明大人」。

...啊,彻底明白了。至今为止所有的疑问,全部都解决了!

大和!钥匙!

等着啊!我们所爱着的「人类」!直到最后,「化身」全员,都是你们的同伴!

 

【净化红狐】

菊:午安?还是该说晚安呢。搞不清楚时间,连招呼都没法好好打呢。

 

红狐:啊...啊...

 

菊:几个世纪没见了啊...。没错...

自杀生石以来...吧。

 

红狐: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aaa啊啊啊啊

(乱入:我要乱入吐槽一下这毫无人性的惨叫!为什么啊还带a啊!你造这样不能偷懒随便打几行就算了很痛苦的!!)

 

菊:我的话语,恐怕已经无法传达给您了。但是,只有一句话,请容许我将其会通知于您。

我将在此,宽赦您。

所以,请您也宽赦吧。被「神明大人」所赋予的,您的命运。

宿于丰苇瑞穗国,日出之国者。「幻想」或「现实」...

 

菊&白狐:皆为,日/本子民。

 

(战胜过后)

 

红狐:妈...m...啊...妈...ma...

 

白狐:啊啊,可爱的孩子,我亲爱的孩子...。我们一起回去吧,回到那里...

我们所深爱的丰苇原...

 

【所谓羁绊】

伊万:...呐,我想到件不错的事,可以说说吗?

 

阿尔弗雷德:诶!不要啊——!!你所谓的不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全员:(((你有资格说人家吗~...)))

 

伊万:嗯,嘛,姑且就反对意见一概不认同了,我说了哟?

我呀~一直在想。所谓的「羁绊」到底是什么。

我们确实结合「力量」战斗过了。但是,还没有结合过「羁绊」吧。

自从听了费里西安诺君的话,我一直在思考。

我们是「幻想」的存在。我们对此有自觉的时候...吗,菊君在我们的眼中变成了黑狐的那个时候。

就是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明白了。

所谓「羁绊」,大概...就是「意识」。

我们的生死也好行动也罢,都依「人类」所愿,有这样说过对吧。

然后呢,现在的我们,既是「人类」也是「化身」。也就是说,我们是以自己的「意识」,来驱动这具身体的。

...能明白吗?我所表达的东西。

 

阿尔弗雷德:啊——!!什么啊真是!一点都不干脆!!你到底想说什么啦!!就不能按美式☆行动准则节奏来吗!!

 

伊万:你啊...还真~是迟钝呢!

 

阿尔弗雷德:你说神马!!

 

伊万:我就是想说,我一————直,都在信赖着你们啊。

从来到这座馆之前起,就一————直...我们的心啊,即使是「国家」这一桎梏,也无法将其禁锢呢。

利益相同,便结合「力量」。那是,国家建交时就有在做的事,所以一开始就做到了呢。

记得吗?最初的战斗。是在我的房间对吧。

但是,结合「羁绊」,却是在很久之后。和罗维诺君加入进来的时点相比,还要往后得多。

...因为不知不觉间,我们都止步了。在这个空间里,明明身体已经是「人类」了,心却还在保持着「化身」。

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心可以超越「国家」这一桎梏。

然而,我们却因为不知道拿心怎么办而无法行动,踌躇不前。

连心都彻底变成「人类」,是在食堂那件事之后。

结合「羁绊」。我觉得啊,只要进行连携就足够了。

但是,其实连携,反而是「化身」做不到的事啊。

 

阿尔弗雷德:诶...啊啊...你想,居然在想这些事...

...嗯,肯定,就像你所说的那样!

 

耀:说不定,正是因为我们完全脱离了「人类」的管理,所以才能完全打赢狐狸阿鲁。

能够做到完全脱离「神明大人」...即「人类的指针」,其实也就等同于遇到了一个「神明大人」无法俯瞰的次元阿鲁。

天国也好,地狱也好,乐园也好...。被如此讴歌的,名为「幻想」的次元阿鲁。

 

基尔伯特:「羁绊」是「意识」吗...

我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来着?我们把「人类」,看作一个无差别的团体,进而一概论的。

 

马修:话说回来...。刚刚进入馆的时候,确实因为「人类」这一巨大的桎梏,而忽略了个人呢。

一点点...一点点求同存异,逐渐适应下来。

 

安东尼奥:是啊...。仔细想想,这简直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遥望着人们一样...

「现实」的「人类」,「幻想」的「化身」。最初根本就没考虑过的事情,现在也已经,能够很自然的去思考了。

 

费里西安诺:...接下来大家所要哥唱歌的,是分离「现实」和「幻想」的歌谣对吧。...和狐物语,是相同的终末吗。

 

路德维希:大家都心知肚明吧。所谓命运,是无法改变之物。毕竟我们无法知晓啊。

能够将其转化为幸运之物,这个才是,我们知道的事。而且,我们也做到了。

 

费里西安诺:嗯。所以,赞美「神明大人」...顺从「人类的指针」,我们都不会有丝毫悔意。倒不如说,反而是件幸福之事啊。

 

弗朗西斯:哈哈,没错。...这就是,「化身」给予「人类」的,爱的结晶啊。

爱能够拯救世界!!!在哥哥看来,这可是世界的真理哟!

 

亚瑟:说法真是让人不爽...但只有这点,我认同弗朗西斯。...畜生!仅仅一个弗朗西斯,说的话倒是挺有道理。

 

【伊双子和pasta】

罗维诺:...等一下。我刚刚,突然想到!!

「神明大人」将狐物语托付给我,并不是在示意我,可以随时去死...

是想表达现实和幻想=双子=北意/大/利和南意/大/利=现存国和亡国=现役和退役吗,混蛋啊!!!

 

费里西安诺:那,那种事吗啊啊啊啊啊!!!!!?

 

罗维诺:可恶啊啊啊啊啊好家伙这圈子饶得老远的!!!还以为是死亡宣言呢,我可是相当消沉的啊,混蛋啊啊啊!!!!

 

 

费里西安诺:那么,我来发口令,然后大家自行分好哟!一二...

 

全员:PA——STA——!!!!

 

费里西安诺:Vee!?

 

路德维希:我就知道。

 

【加油!枢轴联合!!】

亚瑟: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弗朗西斯:...对着你们说这些话,还真是多少有些令人不快啊。

 

马修:就一句话,我们大家一起说吧。...一二!

 

联合:加油!!!枢轴!!!!

 

费里西安诺:Ve...

 

路德维希:哈,哈哈...这还真是让人震惊啊...

 

菊: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被联合的诸位声援...

 

罗维诺:啊啊...总觉得...超开心啊...!

 

基尔伯特:那么,我们也得回应才行啊!!

 

枢轴:加油!!!联合!!!!

 

安东尼奥:啊啊...总觉得...总觉得已经...

Fusosososososo~~~~!!!大家都加油啊———!!!

第零章

【狐狸嫁女】

伊万:…啊…太阳…

 

阿尔弗雷德:…是外面。

 

亚瑟:…

 

小梅:老师!!!

 

嘉龙:先生!!!亚瑟!!!

 

秀英(澳/门):…我们一直在此等候…!!!

 

熊二郎:马修!!!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你啊!!!!

 

弗洛拉(摩/洛/哥):哥哥!!!

 

娜塔莉亚:哥哥!!!是我啊!!!您最可爱的妹妹娜塔莉亚!!!!

 

索菲亚(乌/克/兰):小伊万…!!!

 

 托尼:是阿尔弗雷德的活体反应…!

 

丽莎:…祖国…。您辛苦了…

 

霍华德:英/国先————生!!!!是我啊,霍华德!!!霍华德!!!!

 

贞德:…您没事真是太好了,祖国大人…

 

弗朗西斯:…啊,啊嘞~?真奇怪啊!明明是大晴天,却有水滴下来了!

 

耀:…真的呢。太奇怪了阿鲁,这就是所谓的狐狸嫁女吗!

(*日/本民间有种说法,狐狸嫁女均选在雨天,后便将晴天下雨的景象称作狐の嫁入い。)

 

马修:啊…诶嘿嘿…我也一样呢…

 

阿尔弗雷德:…真是的!该干的事还没干完呢,大叔们!!

明明枢轴那帮家伙还在馆里努力!我们现在要哭,也太早了吧!!

 

亚瑟:你胡说什么啊笨~蛋!都说了,只是水滴下来而已!哪有人哭啊!

 

耀:没错没错!就像鸦片说的!我们才没有正式开始哭呢!!

 

阿尔弗雷德:正式开始哭是什么鬼!?

 

马修:所以说,你可以不用忍耐了,阿尔。因为,这并不是在哭啊。

 

伊万:就是就是。这只是狐狸嫁女而已。是水滴下来而已。

 

阿尔弗雷德:…

…哈哈。偷换概念吗。还真是不得了的外交手段啊。

啊—啊!!别再掉水下来了啊—!!

 

弗朗西斯:嗯,努力到现在,辛苦你了!

要是再稍微努力一会儿的话,哥哥可以考虑送一个火热的亲亲y

 

阿尔弗雷德:那就不必了!

 

【能被接受的罪孽】

亚瑟:那么…。在枢轴回来前,先和大家说明一下分离「幻想」和「现实」的具体流程。

 

艾利克(冰/岛):就是大家一起唱赞美歌对吧?先从管风琴那里拿到的伴奏和歌词…

 

卢克(罗/马/尼/亚):根据曲子的具体情况,说不定还得分声部呢,如果有必要的话,到时候就让女孩子们站中间?

 

耀:那,这件事的讨论就交给你们了。我有个地方得先去一下。

 

伊万:诶?

 

亚瑟:去哪儿?

 

耀:后山阿鲁。我要去见黄狐。

 

弗朗西斯:啊啊…确实,没在这附近的话,回神社去的可能性很高呢。

 

阿尔弗雷德:它一个人,在那边做什么啊。

 

耀:…我是这么想的。

这则物语中,大家皆为罪人。因此,也就没有罪人。

我们也好,狐狸也好,人类也好,神也好,尽管方式大相径庭,却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编织着物语中,必定在抹杀着什么。

的确,被蛮不讲理地关在馆内,还被杀掉了那么多次 。

…理所当然的,会去憎恨,甚至想要除掉对方。

但是!现在我们可是有榜样啊,看看他们,就会觉得、肯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那就是,连同无法原谅的心情一起接受啊!!

 

亚瑟&弗朗西斯:…!

 

耀:所以,我想在黄狐那里试试看阿鲁。

…什么的,如果是作为「化身」,这话可绝对没法乱说啊。

「人类」果然很厉害阿鲁。

那么,我去去就回!

 

伊万: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耀:伊万,我们已经在馆外了。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

 

伊万:啊,也是。

 

马修:呼呼。已经完全习惯当「人类」了呢。

 

小梅:老、老师!!

 

嘉龙:You can not 丢下我们!!

 

秀英:我们随您一起去。

 

耀:ho~没想到居然能说到这个份!!看来你们这次真是成长了不少啊?

随你们喜欢吧!

 

亚瑟:耀!这样的话,比起这家伙,绝对我更适合!像我这种心胸宽大——

 

弗朗西斯:不!我更适合!我更心胸宽大!毕竟我是爱之国法/国!

 

耀:…早知道还不如不夸你们阿鲁。伊万,把他们Koru掉。

 

伊万:诶~这是在对我下命令吗?请一顿满汉全席的话,帮个忙倒也无妨来着?

 

耀:那你放心。保证选上好的食材给你做。

 

伊万:太好了~(Korukoru

 

亚瑟:呜哇!住手啊八嘎!!!

 

弗朗西斯:好冷好冷好冷!!!搞什么啊!!真是的…

 

阿尔弗雷德:HAHAHAHA!!干得好!NiceFight!!!XDDDDD!!!

 

娜塔莉亚:哥哥超帅!!!快干掉他们,哥哥!!!!

 

弗洛拉(摩/洛/哥):娜塔莉亚,要不要赌一把?

 

马修:啊哈哈哈!

 

弗朗西斯:(总觉得,非常…开心。能够作为这世界的一员,真的好开心)

(这肯定是,只有从那边回来的我们,才能够感受得到的心情)

(快点回来吧,枢轴。这世界正充满着爱呢!)

 

【黄狐沉睡】

耀:这里,就是神社吧阿鲁。

接下来…

我来看你了。作为玉藻的祖国,你的第二故乡。

…已经,连具现化的力量也没有了吗。

 

黄狐:…已经用掉太多力量了啊。为了红和青。

从现在开始数十年,我都打算沉睡。

 

耀:你连青,也帮了吗?

 

黄狐:毕竟我们位属于日/本神话之下,但菊先生可不同,那位先生可是自诞生自国诞的,神之一员啊。

(*国诞:日本神话中,伊佐那岐和伊佐那美诞下八岛的故事,这八岛组成了日本国土,即菊,故菊也为神之一员。)

侵入如此尊贵之人的精神世界。如果我们不合力,怎么可能做得到。

…话说回来,您来这里又是为了何事?既然已经顺利逃脱,找我也没什么事了吧。

 

耀:不,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告诉你,我们不会原谅你阿鲁。

 

黄狐:是吗。…我不会抵抗的。毕竟,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已经一个都不剩了。

…虽然不会原谅你阿鲁,但我们选择接受你。连同你的罪孽一起。

 

黄狐:…

 

耀:一切皆为因果抱应,因而你我同为罪人。

所以你也一样,哪怕不原谅我们也无所谓,但我希望你可以接受我们。

 

黄狐:…

…妈妈她曾说过。早已看透了「人类」,却位看透「幻想」。

…但是,当我看到与「人类」合作的「化身」后,我就在想,这或许正好。说起来

…若能与其一同的话,「人类」是否…也能接受我们的存在了?

是否也就不用至死也继续痛苦了?

 

 耀:这都是因果锁定阿鲁。

 

黄狐:…

下次再会吧。下次,是作为朋友。

 

小梅;…似乎,稍微冰释前嫌了呢。

 

嘉龙:…No problem。说到底,日/本先生家的人,尤其是自打看不到妖怪后,对妖怪都相当钟意。

 

秀英:而这次的事,恐怕是迫害之余,还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因而触到了它们的逆鳞吧。

不过,现如今也已经和菊先生和解…待到下次苏醒之时,所见到的「人类」定会与现在截然不同吧。

 

耀:为此,得让菊再出多点相关动画阿鲁!

 

小梅:还有漫画!

 

嘉龙:动画里出场的玉藻前,真的相当漂亮。那么,她本人又如何呢?先生?

 

耀:那当然…毋庸置疑是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

 

【Next→馆内 枢轴组】

罗维诺:接下来…。该怎么过去——…

 

安东尼奥:桥…恐怕不行。无论是从材料,还是耐久性来看都够呛。

 

菊:那么梯子如何?从女浴池那边架梯子的话…

 

费里西安诺:大概,只能这样了…

 

基尔伯特:做梯子这种力气活交给我和阿西…不,还不行,眼下不知道黄狐在打什么鬼主意,本大爷还是去帮忙收集材料吧。

 

路德维希:那么,做梯子就交给我和安东尼奥。费里西安诺、菊、罗维诺,还有哥哥,你们去收集材料。

如果碰上危险,就立刻到女浴池这边来。

 

费里西安诺:了解!

 

菊:放心交给我们吧。

 

罗维诺:知道了!

 

安东尼奥:你们当心点啊!

 

(到达仓库)

 

罗维诺:那么,开始吧!

 

【变迁的幻想】

罗维诺:那么,我去拿。你们可要好好扶稳梯子啊混蛋!

 

费里西安诺:ve~!放心交给我吧,哥哥!!

 

路德维希:不用担心。就算掉下来,我们也会接住你的。

 

罗维诺:别别别吓唬人啊肌肉土豆!!!!那种假设,如果成真了还了得!!!

 

菊:没事的,不用担心。等全部结束后,我做那/不/勒/斯面条给您吃。

(*那/不/勒/斯面条:一种以巴马干酪和番茄酱为配料的意/大/利面)

 

罗维诺:哦哦,那还真是挺吸引人——

…不对!!!才没有吸引人呢!!!番茄酱什么的根本是歪门邪道啊混蛋!!

 

安东尼奥:啊啊,真是期待啊。

 

基尔伯特:加油啊,小费里西安诺的兄长大人!

 

罗维诺:…哼!你们都满怀期待的等着吧,混蛋!!

…找到了。

…「Phantasmgoria」吗。「变迁的幻想」…还真是一目了然的曲名啊。

「幻想」也会变迁。这次只是从「看得见的幻想」变为「看不见的幻想」而已。

或许,终有一天,「幻想」和「现实」还会再度相会。

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愿你——

 

费里西安诺:欢迎回来!看吧!没事的对吧!

 

路德维希:那么,大家应该在外面等我们了。…走吧。

 

菊:回去吧。回到我们,原本应该存在的地方。

 

【汇合】

费里西安诺:…是外面…!

 

路德维希:…啊啊。

 

菊:…太阳光,真耀眼呢。

 

基尔伯特:…风,真舒服啊。

 

阿尔弗雷德:欢迎回来,枢轴。

 

亚瑟:正等着你们呢。

 

弗朗西斯:这下,终于可以敞开来哭了。

 

耀:啊—真是的…!!人上了年纪泪腺就容易不受控制阿鲁…!!

 

伊万:…大家…大家…一起回来了啊…!

 

马修:真的回来了呢,大家一起…!

 

安东尼奥:罗维,太好了…太好了…!

 

罗维诺:…呜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塔利亚狐物语

—和你共同编织的RPG—】

 

青狐:那么,还差一点。

 

黄狐:讴歌吧,为了「现实」。

讴歌吧,为了「幻想」。

 

红狐:为那些即将告别「幻想」,踏入「现实」之地的「人类」。

 

白狐:为那些即使从「人类」历史中消失,也依旧会爱着「人类」的「化身」。

 

神明大人:愿全世界,都能满溢幸福。

 

「幻想」也会变迁。这次只是从「看得见的幻想」变为「看不见的幻想」而已。

或许,终有一天,「幻想」和「现实」还会再度相会。

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愿你——

能够继续,深爱这个世界。


—————————————————————

如果有原作者给其他国家起的人名分不清谁是谁可以跟我反馈

评论

热度(4)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