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知道在这里写什么( •̀∀•́ )

双角(Two horns)

阅读前注意:

这是角梗的APH日常向文……本来是之前参本写的,不过因为那个组后来一些事散了,在我的电脑角落堆积着,直到今天才发上来。

还有篇马修做主持人的采访梗……我先放上这篇渣文看看反响如何,还好我就试着放上来……



阅读完的人祝你以后玩飞行棋把把都是六【这个祝福有什么用阿喂

————————————————                                  

早晨初醒章节 Angle town

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时空,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的人无论男性女性都长着角,而且角都是白色的;而他们居住的地方总体分为两座:鹿角城和牛角城。那里的人们平等又友好地和谐相处,每个城之间互相开放,宛如只是小镇里的邻居一般。

而住在鹿角城东边的人有个习俗:成年后,角都要戴上红色的挂饰。刚好住在东边的王耀、本田菊、王濠镜的角都已经挂上了红色挂饰,王嘉龙过几个月之后就要戴上了,林晓梅还有两年左右。

“到时候我一定要叫先生给我做一个漂亮的挂饰!”林晓梅羡慕地看着他们角上的红色挂饰,握拳气鼓鼓的说。王耀自信十足地拍了拍自己,说:“包给我!到时候晓梅的成年礼我一定会和菊讨论一起做个最漂亮的……哎呀,看来他来了。下次再说这个话题吧,我现在要和亚瑟去喝茶了。”王耀话还未说完,就被敲门声打断了,于是结束了这个话题。不过王耀猜得出是谁来了,是自己的茶友。一打开门就能看见对方和他自带的茶叶,也不知道亚瑟是不是因为经常去王耀那边喝茶的关系,他的角上也戴了点东西,虽然不是挂饰,而是顶绿色的小礼帽。即使被弗朗西斯嘲笑了这个习惯,亚瑟也没打算放弃,还逐渐收集起各种样子的小礼帽起来。不过,今天的重点并不是这个。王耀和亚瑟坐在竹林里喝着茶,据说种这片竹林,是为了给那个长不大的滚滚吃的。

“我说,虽然是八月末了,但是还是很热的。你确定要继续坚持喝红茶吗?”王耀喝着清凉的绿茶说。亚瑟正要冲泡红茶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去,一脸无奈回答:“你知道的王耀,我喝不惯绿茶的味道。”闻言王耀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亚瑟泡了一杯绿茶,放到他面前:“作为良心茶友还是会给你推荐绿茶的,只要下次记得带红茶叶也来给我泡一杯就行,还有下次别带毁灭性的死扛饼了阿鲁,那玩意连老鼠都不吃,灭鼠效果不好啊。”“是司康不是死扛啊笨蛋!而且别擅自把它用来灭鼠啊!”亚瑟生气说道。

这两位的日常依旧和谐。

而另一边,罗维诺刚从床上起来,打了个呵欠之后,小声嘀咕:“费里西安诺肯定又是半夜去,马羚属混蛋那里睡觉了吧……今天去安东尼奥那里蹭早餐好了岂可修…”这么嘀嘀咕咕决定好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推门而入,很有精神地向罗维诺打了招呼:“早安哟哥哥!今天我早起做了正宗啊牛角城式pizza哦~”罗维诺看着很有精神地费里西安诺沉默了几秒之后…回去被窝里睡了。“一定是我睡糊涂了,费里西安诺怎么可能自己早起呢。”罗维诺躺在枕头上盖着被子自言自语,显然不相信费里西安诺不仅在这里,还比自己早起来。费里西安诺不服辩解:“好过分啊哥哥!我平时就有睡得那么晚吗!唉哥哥别真的继续睡啊!先帮我把角打蜡*了再说!ve…ve……”

趁着费里西安诺叫醒罗维诺的时候,我们来介绍一下一位拥有掌角的人——伊万.布拉金斯基,有着自己引以为豪的又大又白的掌角,目前最大的愿望是种一片向日葵花田和交到朋友,还有…希望现在在外面敲门的妹妹娜塔莎冷静下来。

“哥哥,哥哥!快开门!我现在想和哥哥结合了!所以快开门,不然我要用角破坏阻挡我们结合的门了哟!”娜塔莎在外边坚持不懈地拍门,完全没有要放弃架势。伊万正吃完早餐,听到娜塔莎的话连忙阻止:“不行!娜塔莎身为女性要好好爱护角,所以快去别处——!”只是8月份的时候来得特别凶而已!平时其实不恐怖挺可爱的!真的!伊万这么在内心安慰着自己,回忆着平时的娜塔莎,祈祷着她快点放弃。

“万尼亚,掌角面包已经烤好了,为什么不放妹妹进来呢?”伊万的姐姐冬妮娅拿着烤好的掌角面包出来说。伊万连忙阻止了要去开门的冬妮娅,解释:“…现在的娜塔莎在度过发情期*还不能放她进来,所以,别去开门!”冬妮娅了解情况,不过指了指自己一只手拿着装在碟子上的掌角面包,说:“但是妹妹可能还没吃早餐,送面包去总是要开门的吧?”说完伊万一脸视死如归地倒了一杯热呼呼的牛奶,说:“…我去给她送牛奶。”

那边的娜塔莎终于进得去了,这边的例行弗朗西斯对自己的角引以为豪,对此进行悉心照料中。“这么精致优雅的角只有哥哥有哦~”他曾经这么自豪地说。不过…今天他引以为豪的角却一点都不优雅了,因为他的角缠上了自己的头发。弗朗西斯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一脸惊恐:“哥哥我美丽的长发缠上华丽的角啦!这可一点都不华丽啊!”

弗朗西斯睡得翘起的头发牢牢地缠上了旋角,虽然把头发花费了些时间,但是剩下的头发却牢牢缠上了旋角怎么弄也弄不下来。弄了半天,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说:“哥哥的‘头发柔顺喷剂’用完了,得出去买…没办法,今天就把角藏起来一天吧。”

当然,弗朗西斯把自己的头裹得严严实实出门,然而之后依旧被发现的恶友坑了一把,头发乱得像个鸟巢,这就是后话了。

(*角打蜡:伊双子认为把自豪的角弄得光滑闪亮,能够成功吸引到漂亮女性的目光,从而搭讪成功。事实证明也挺有用的

*发情期:鹿角城的人只要未成年之前似乎都有特定的发情期时间,发情起来就会对喜欢的某个事物/人更加执着)


黑塔狐个人语录整理合集20

番外 小菊诞生祭

【大家来访与注意】

菊:罗德里赫先生送的是赫萨蛋糕...。古夫塔先生送的是壶...。茨温利兄妹送的是起司...。

谢缇尔先生送的是...鲑鱼!不愧是谢缇尔先生!

那么...差不多,大家也该到了吧。

呼呼,说曹操曹操就到。

 

费里西安诺:注意!

 

路德维希:本动画和原作,现实,其它相关等,皆无任何关系。

 

罗维诺:当然,和本篇也没有任何关系!记清楚了没啊,那边那个美女!

...之类的,这次可不能这么说呢。

 

菊:说到底就是,平时各种不靠谱的UP主,不靠谱更上一层楼的,完全没谱的产物。

 

阿尔弗雷德:即使如此,也完~~~全木有问题!!

 

亚瑟:大概~不介意哟!!

 

弗朗西斯:诸如这般,仿佛神明大人一样强大的人呢。(诶,大概...什么?)

 

耀:就请慢慢享用吧!!

 

伊万:这次,和本篇稍微有那么一点关系呢。

 

马修:虽说真的只是,一点点关系而已。

 

安东尼奥:那~么。也不能算很久以前,倒不如说是近期吧!

 

基尔伯特:某一个老爷爷,迎来了自己的生日!

 

 

 【日常唠叨】

弗朗西斯:亚瑟?这种时候,难道就不绅士一点,让哥哥一下吗...!!

 

亚瑟:吵死了胡子...!!谁会让给你啊八嘎!!

 

亚瑟&弗朗西斯:暖桌是我的...!!!

 

费里西安诺:你们两个~。已经没有空位了哟~?

 

亚瑟:哈?

 

弗朗西斯:你看,那边不是还空着——

 

亚瑟&弗朗西斯:是马修啊啊啊啊!!!!

 

马修:...嗯。我已经习惯了...

 

安东尼奥:今天是为菊庆祝——!

 

耀:明天是为你庆祝!连续两天,都在菊的家开宴会阿鲁。

 

菊:酒喝完的话,就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吧。

 

基尔伯特:啤酒!!啤酒!!敞开喝————!!!

 

 

路德维希:喝可以,但千万别玩脱啊。

 

路德维希:话说回来菊。你今年多少岁了?

 

菊:2674岁。外表看上去像16岁,实际上早是个老爷爷了呢。

 

费里西安诺:和我爷爷是同时代吗...。难以相信啊~

 

罗维诺:这个位数可不是开玩笑的啊,混蛋——。话说,年龄欺诈也要有个限度啊。

 

阿尔弗雷德:毕竟是日本啊,没办法嘛!!

 

菊:那种说法是什么意思。真要这么说的话,耀先生不是更过分吗。

 

耀:我可是仙人阿鲁!区区返老还童药还是做得出来的阿鲁!!

 

伊万:居然还讲听不出是假的玩笑,真是个元气高龄老汉啊!

 

耀:按人类的标准来看,这里的全员可都是高龄老汉阿鲁!

 

伊万:那我也算老爷爷了?违和感好大啊。

 

基尔伯特:噗哈wwww阿西...老爷爷wwwwwkesesesesewwwwww

 

路德维希:那又怎样?基尔伯特爷爷??

 

菊:阿尔弗雷德爷爷也是,违和感不小呢。

 

阿尔弗雷德:呜哇...一瞬间又想起自己的年龄了。

 

亚瑟:说是老爷爷,但不只外表看不出来,心理年龄也是低的够呛吧wwww

 

阿尔弗雷德:我可不像被你那么说啊!!!你说呢!马修爷爷!!

 

马修:我也觉得你的心理年龄挺低呢!

 

阿尔弗雷德:叛徒啊———!!!

 

基尔伯特:Kesesesese!!!再说两句,马修!!好好重练他一下!!

普/鲁/士老师的,帅如小鸟的教练也会给你加上的!给我下跪致谢吧,阿尔弗雷德!!

 

路德维希:兄长你小学生吗!!!

 

伊万:闭上嘴的话,明明还是蛮帅的呢~。闭上嘴的话。闭  上  嘴  的  话

 

耀:没错,正是如此!一开口说话,就莫名的神烦阿鲁!

 

基尔伯特:...本大爷,明明没干什么坏事啊...。一个人实在是太开心了...

 

菊:呼呼...呼呼呼。

 

基尔伯特:菊你居然跟着他们一起笑!!!可恶!居然相信你,我真是白痴啊!!

 

菊:真是抱歉,诚惶诚恐,呼呼呼。

 

基尔伯特:你这笨蛋弟子————!!!!

 

(厨房事件跳过(๑•̀ㅂ•́))

 

【来访者】

(突然的敲门声)

菊:哦呀,是哪一位呢?

我稍微,失陪一下。

 

罗维诺:哦。你先去吧。

 

费里西安诺:啊!可以拿酒出来了吗~?我,带了红酒来呢!

 

菊:诶诶。您请。

来了来了...。请稍等一下。

哦呀,这还真是...

 

你:「(浓缩成一句话就是:小菊,生日快乐!以后也要平安幸福哟!/或告白)」

 

菊:真的非常感谢。我很开心。

 

【真相】

狐狸:...在做着什么样的梦呢?

一脸幸福的表情呢。

 

???:哟,青狐。

稍微,让我去给那个笨蛋弟子说个教。

 


黑塔狐个人语录整理19

番外 小休止

【老坛狸猫】

菊:好了,各位。这就是今天的晚餐。

 

路德维希:...老

 

基尔伯特:老坛狸猫...?

(*原文为【绿色狸猫】,是东洋水产的一种绿色包装的和风杯面。为帮助大家理解笑点,特译为此)

 

【没有台词】

费里西安诺:注意!

 

路德维希:本动画和原作,现实,其它相关等,皆无任何关系。

 

罗维诺:当然,和本篇也没有任何关系!记清楚了没啊,那边那个美女!

 

菊:说到底就是,平时各种不靠谱的UP主,不靠谱更上一层楼的,完全没谱的产物。

 

阿尔弗雷德:即使如此,也完~~~全木有问题!!

 

亚瑟:一点~都不介意!!

 

弗朗西斯:诸如这般,仿佛神明大人一样强大的人呢。

 

耀:就请慢慢享用吧!!

 

伊万:...呐。为什么我没有台词啊?

 

马修:好过分诶!!

 

基尔伯特:为什么帅如小鸟的本大爷没有台词!!

 

安东尼奥:明明还有人等着亲分念恢复元气的咒语呢!!

 

罗维诺:耶~耶~!东尼奥被排挤啦!!

 

安东尼奥:呜哇!真不可爱!!

 

【老坛狸猫与红烧狐狸】

阿尔弗雷德:话说回来,为什么晚餐是老坛狸猫啊?为什么是杯面啊?

 

菊:啊啊,凑合一下吧。

 

费里西安诺:凑合一下!?

 

菊:因为,你们不是想吃日式料理吗!

 

路德维希:那你做一个不就好了吗。像是味增汤啊,土豆烧肉啊,土豆烧肉之类的。

 

基尔伯特:没错没错!!土豆烧肉或者土豆烧肉之类的做一个呗!!啊,包子也可以。

 

菊:...你们觉得,这鬼地方,我该上哪儿去给你们找酱油,料酒,味增还有其他那些食材?

请好好回想一下。我们,可是为了开会,才紧急聚集到这里来的啊?

因为参加会议的西洋国家占多,所以基本上只准备了西洋料理的调味料。你们觉得靠那些东西能做出日式料理?做得出才有鬼啊??

所以就用了里技能•凑合一下。啊啊,好想喝味增汤。好怀念咸鱼...

 

阿尔弗雷德:...啊...嗯——...很抱歉这样紧急把大家叫出来...

 

耀:为什么没有红烧狐狸啊?我可是力挺那个口味的阿鲁。

(*原文为【红色狐狸】,东洋水产的一种红色包装和风杯面,为帮助大家理解笑点,特译为此)

 

伊万:呼呼呼。真是的,耀君你啊。那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狐狸」这个单词,只会勾起不好的回忆,不是吗~

 

耀:我,我知道阿鲁...。我清楚得很阿鲁...

 

弗朗西斯:话说回来,那只狐狸,是雌性的吧。它被哥哥我发动性骚扰(技能)后,直接愣住了呢,不觉得有点可爱吗?

 

安东尼奥:啊,嗯。那只是对你。

 

弗朗西斯:不是吧!!

 

罗维诺:还敢说可爱,你这混蛋!!都是因为你总被盯上,害人老担心你会不会被吃掉,你知道我有多火大吗!!

 

马修:啊。罗维诺先生居然这么坦诚呢。

 

弗朗西斯:傲娇了傲娇了!!我说,安东尼奥。赶紧把他让给哥哥我吧。

 

安东尼奥:谁会让给你啊,你这变态!!

 

(红狐突然出现)

 

弗朗西斯&耀&罗维诺:「呜哇啊啊啊!!!」「咳咳咳!吼啊啊!!?」「噶啊啊啊啊!!!」

 

马修:...嗯,我要冷静。刚刚那个音效,总觉得好像在哪听过,是什么来着。

是你啊啊啊啊啊!!!!

 

 

费里西安诺:呜哇啊啊啊!!!会互以会互以!!!窝很么吼会做,火以嘿哈火...(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都会做,所以别打我!!!)

 

亚瑟: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啊pasta混蛋!!

 

阿尔弗雷德:抱歉,抱歉!!对不起,我们不该做老坛狸猫的!!!!我们现在改做红烧狐狸啊啊啊!!!!

 

(突然出现敲门声)

 

费里西安诺&罗维诺:「Vee啊啊啊啊!!!」「千万别来两只啊混蛋啊啊啊啊!!!」

 

???:诶,原本是出来的捕猎的,结果不小心迷路了...。周围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啊...。真是,该怎么办啊这...

为什么狸猫的特征就非得是「视力不好」啊...。简直太不便了好吗...

啊真是的,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不对,好像有人类的声音来着,但是果然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好痛。

 

费里西安诺:那个...是,狸猫吧。

 

路德维希:...是狸猫啊。

 

菊:...诶诶,是狸猫呢。

 

阿尔弗雷德:毫无疑问是狸猫啊。

 

亚瑟:也许是狸猫妖怪也说不定。

 

弗朗西斯:不管怎么说都是狸猫啊。

 

耀:你家有用两条腿走路,还会讲话的狸猫啊。

 

伊万:不是酸菜色的狸猫诶。

 

马修:好厉害,连狐狸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不愧是,狸猫。

 

基尔伯特:屏幕那边的人,估计这会都会想刷「狸猫狸猫的烦死了!」吧。

 

安东尼奥:但是,那确实是狸猫啊。

 

罗维诺:晃晃悠悠就进了门,还和狐狸打了个正着的狸猫,确确实实在那儿啊。

 

狐狸:什么嘛。这不是狸猫吗。(喊!)有何贵干?

 

全员:说话了!!!?

 

狸猫:诶!?这个声音是狐狸酱!!?哎哟哎哟哎哟!?这是哪儿!?我是谁!!?

 

狐狸:蛋定,狸猫。

 

狸猫:哈!!对了!!咱是狸猫来着!!

 

狐狸:这里是我的地盘啊,你这二货狸猫。

赶紧给我出去。

 

狸猫:好、好过分啊!!你就收容一下迷路的咱嘛!!

 

狐狸:那就出去给我重练成红烧狐狸派。

 

狸猫:咱永远都是老坛狸猫派!!

 

狐狸:啊是吗。那个,速速给我滚蛋走人...

 

狸猫:我就不!!

 

狐狸:那就没办法了...。那,你姑且给我改当鲜虾狐狸派吧。

(*原文为【绀色狐狸】,是东洋水产一种蓝色包装的和风杯面,为帮助大家理解笑点,特译为此)

 

狸猫:所以都说了,咱永远都是老坛狸猫派!!

 

基尔伯特:诶?什么啊,那是(自带手势

 

菊:我也不太看懂(同自带手势

 

基尔伯特:...说实话,我不论哪种都无所谓啊(还是自带手势

 

菊:红烧狐狸派和老坛狸猫派的战争,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继续自带手势

人气投票也是一样,在公共场所内禁止争吵,一律禁止(依旧自带手势

 

基尔伯特:你这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啊(持续自带手势

 

菊:屏幕前的诸位,是哪一派呢?

问我?我的话就是...

不做评价☆


黑塔狐个人语录整理18

番外 岛国纪念日

【简易星象仪】

亚瑟:菊~。有没有什么能拿来当线索的东西~?

 

菊:完全没有呢~

 

亚瑟:可恶...。真想赶紧从这鬼地方出去...

 

菊:请您先别着急。

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亚瑟:...知道了。

...啊嘞?这是什么。

 

菊:怎么了吗?

 

亚瑟:这是「简易星象仪」...吧。

 

菊:...!对了,亚瑟先生!

把那个拿回去,然后大家一起来观星吧。

 

亚瑟:也是啊。有段时间,都没看到过星空了。

 

【注意】

费里西安诺:注意!

 

路德维希:本动画和原作,现实,其它相关等,皆无任何关系。

 

罗维诺:当然,和本篇也没有任何关系!记清楚了没啊,那边那个美女!

 

菊:说到底就是,平时各种不靠谱的UP主,不靠谱更上一层楼的,完全没谱的产物。

 

阿尔弗雷德:即使如此,也完~~~全木有问题!!

 

亚瑟:一点~都不介意!!

 

弗朗西斯:诸如这般,仿佛神明大人一样强大的人呢。

 

耀:就请慢慢享用吧!!

 

伊万:啊。对~了!

我只是猜测啊~

 

马修:只是猜测呢~

 

安东尼奥:搞笑的部分不会是让伊万~

 

基尔伯特:全部都KORU掉了吧——!!!

 

【寻找星座】

菊:就,是这么一回事。

 

亚瑟:久违的,来看一下星空吧。

 

基尔伯特:噢——!也不错啊!也能暂时重整一下士气!

 

费里西安诺:Ve!好像很好玩!久违的,大家来放松一下吧~!

唔噢—!好棒—!好漂亮——!!

总觉得啊!不禁想起以前野营的事了呢!非洲战线的野营,是和路德一起的呢!!

 

路德维希:嗯...。这么一说,确实有这样的事啊。

 

阿尔弗雷德:啊!说到非洲战线!!那个时候被星星戳中脑袋的亚瑟,真是各种吊炸天啊!!

 

亚瑟:哈!无论何时何地,我可都是绅士担当!终于晓得大/英/帝/国大人的恐怖——

 

阿尔弗雷德:脑袋上没有星星的亚瑟,充其量不过就是个黑暗料理量产机啦。

 

亚瑟: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八嘎!!!

 

伊万:呐,好不容易来看一次星空,不来找一找星座吗~

 

阿尔弗雷德:诶~?比起费那个劲找,还不如来自创!我想自创一个憨八嘎座!

 

弗朗西斯:什么啊,那种毫无美感的星座!?

啊啊!不过相比之下,亚瑟的眉毛更没美感呢!

 

亚瑟:H~o,居然敢说我绅士的象征没有美感。也对也对,毕竟说这种话是那个毫无美感的胡子混蛋啊。

 

弗朗西斯:哥哥我全身上下都是美感啦!好好瞧瞧!这个艺术感爆棚的胡子——!

 

安东尼奥:在公众面前全裸的家伙,还真有脸说啊~

对了,罗维!来找番茄座吧!番茄座!!

 

罗维诺:噢噢!以安东尼奥来说还真是不错的提案啊!!绝对找出来给你看!!

 

弗朗西斯:啊!等下等下,马修!

 

马修:怎么了吗?

 

弗朗西斯:你看,那边!就在那边,看到了吗?

 

马修:...?

啊!!枫叶!!枫叶座!!!

 

弗朗西斯:喜欢吗?

 

马修:是的!当然喜欢!!

 

伊万:我也来自创一个什么座好了~

那~就...

啊!快看快看,耀君!那边那些星星的排列方式,很像你家的国旗呢!

 

耀:噢—!真的阿鲁—!!

 

伊万:唔呼呼~因为是我先发现的,所以是我的星座呢~

 

耀:...总觉得,好像强行变成了俄属一样,真讨厌阿鲁

 

伊万:诶~?我下面的那两个人,不是迟早都会变成俄/罗/斯的吗?

 

菊&耀:「才不要!!!」「死也不要!!!」

 

基尔伯特:哈哈!啊,这么说。世界还真是变得和平了啊。

 

菊:是呢...。今后也像这样,继续和平下去就好了。

 

基尔伯特:确实啊~。可不敢再搞什么东西分裂了!Kesesese!

 

安东尼奥:是啊!基尔伯特也好,弗朗西斯也好,接下来也得继续犯蠢啊!!

 

基尔伯特:噢噢!!一起愉快地犯蠢吧!!

 

弗朗西斯:嗯嗯!哥哥我喷涌而出的热情还远远无法停止呢!!

 

【岛国同盟纪念日快乐】

亚瑟:大家似乎都睡着了。

 

菊:诶诶。我们也来好好聊一会吧。

边看着星空。

 

亚瑟:...真漂亮啊。

 

菊:诶诶。

 

亚瑟:这样子,不禁让人想起刚刚组建同盟的那时候呢。

 

菊:是啊。

 

亚瑟:...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菊:是,什么话?

 

亚瑟:日/英同盟纪念日快乐。

 

菊:诶...

 

亚瑟:干嘛,哪里不对吗。

 

菊:不,也没有什么不对...。

但是,现在可是...夏天啊...

(*日/英第一次同盟:1902年1月30日)

 

亚瑟:谁都无法保证,我们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对吧。说不定,根本撑不到今年的冬天。

 

所以,就趁现在...对吧。

啊...先,先说好了啊,这可不是我为了你才说的啊!是为了我自己啊!!

 

菊:呼呼...。是的,我知道。

 

亚瑟:...哦。

...那么,重新说一次。

日英同盟纪念日快乐。菊。

 

菊:是,您也同乐。亚瑟先生。

...错过了恭喜对方的时机...。那样的纪念日,各位也有经历过吗?

 

亚瑟:无所谓啦。谁都不会责备你的。


黑塔狐个人语录整理17

又收到了那个注册协议没什么毛线球用,百度随意盗用还是侵权的消息,于是吧这里当成以防万一的备份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另一个选择④

【亚瑟 脱落】

弗朗西斯:谨慎些前进吧?总觉得,有很不好的预感...

 

—...弗雷德...!!—阿尔弗雷德...!!

 

亚瑟:快逃!!快逃,阿尔弗雷德!!!!

 

弗朗西斯:刚,刚刚那是...!!

 

阿尔弗雷德:...!!亚瑟!?

亚...瑟...!?

 

菊:亚瑟先生...!?

 

费里西安吗:什...什么啊这是...

 

路德维希:即使是从这也能看出来,出血很严重...得赶紧阻止才行...!!

 

费里西安诺:Veee——!!来这边了!!

 

弗朗西斯:可恶...!!事态紧急,速战速决...!!

把我的友人伤成那样,可是重罪啊!!

 

(击退后)

 

阿尔弗雷德:亚瑟!!

亚瑟!!亚瑟!!振作一点啊,亚瑟!!!

 

亚瑟:...唔...

...阿尔...吗...

是...吗。你来...了吗。

 

阿尔弗雷德:那...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听到那样的叫喊声,无论是谁都会——...!

 

亚瑟:...抱歉...。我,似乎...有点,累了...

 

阿尔弗雷德:我,我不要啊!!我,我,有段时间没喝过你跑的红茶了!现在...!现在立刻就想喝啊!!

反对意见...一概不予接受啊!!

 

亚瑟:...哈哈...。...你,就那么...想喝...吗...?明明...把整箱...都从船上...扔下去了...

是,吗...。...但是...

...抱歉...抱歉了...。...我已经...无法再泡...红茶了...

...真想,为你们...泡一杯啊...。...这世上...最棒的...红茶...

 

弗朗西斯:啊啊!快点泡吧!!最棒的红茶!!你所泡的红茶!!!

 

阿尔弗雷德:所以!所以!!

不要丢下我啊,亚瑟——!!

亚瑟.柯克兰  

    脱落

 

(乱入:英厨当初看到那p心碎成粉末了QAAAAAAQ)

黑塔狐个人语录整理合集16

另一个选择③

【基尔伯特 脱落】

费里西安诺:Ve...!!怎么办!打不开!

 

路德维希:被锁上了吗...!可恶!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

 

马修:这,这样的话可以看到吗...?

 

阿尔弗雷德:Nice!

呜哇!外面怎么也一片漆黑!

 

菊:真是,到底发生什么了...?

 

费里西安诺:Veee——!!好,好可怕啊——!!

 

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绝对不可以松开我的手!!

 

费里西安诺:这么可怕,我才不会放开啦!

 

马修:谨慎些行动吧...!如果被那个袭击了...恐怕...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路德维希:唔唔...!!

 

费里西安诺:Ve...!?路,路德!!?

 

菊:怎,怎么回事?呼吸困难吗!?

 

马修:不要紧吗!?

 

路德维希:...哥哥—...

 

阿尔弗雷德:路德维希!?

 

菊:(哥哥...?难道说,是基尔伯特君遭遇了什么...!?)

 

费里西安诺:阿尔弗雷德!快去基尔伯特那边吧!!总觉得...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阿尔弗雷德:啊啊!

 

(带着昏迷的路德维希去基尔伯特的房间)

 

菊:...!?基尔伯特君!?

 

基尔伯特:...。...你们...为什么...

 

费里西安诺:骗人...的吧...?

 

阿尔弗雷德:你这...!!离基尔伯特远点!!

 

马修:阿尔!躲开!

 

菊:...对不起,基尔伯特君...。...敌人,由我们来打倒...

...对不起,没能救下您...!

 

费里西安诺:(菊也...很清楚...)

(被伤成这样...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基尔伯特:...别哭,啊...。...这不是,你,的错...。只是,我太弱了...而已。

阿西就...拜托你了...

 

菊:...诶诶。...接下来可能会有些喧闹,这样的环境,您能够安心地入眠吗?

 

基尔伯特:...Kesese。那可真是...最棒的...安魂曲了...

 

(击退过后)

 

费里西安诺:唔...唔...。基、尔伯特,对不起...对不起...!

 

阿尔弗雷德:...他,死掉了...吗?

 

马修:...嗯。

 

阿尔弗雷德:...怎么办...。...现在的心情...和没有实感并不同...。总觉得,是期待接受和否定...许许多多...冗杂在了一起...

 

马修:...现实是残酷的。所以,你马上就能明白了。...他已经死去了,呢......

 

菊:...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已经活了数千年,但只有这个,无论如何都无法习惯...

...我们走吧。他的话,

 

基尔伯特:有那个空闲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赶紧向前看!别做徒劳之事,以合理之举为上!

 

菊:肯定,会怎么说吧。

 

费里西安诺:嗯,是啊。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脱落】


黑塔狐个人语录整理合集15

另一个选择②

【枢连弟组  脱落】

费里西安诺:Ve...!!怎么办!打不开!

 

路德维希:被锁上了吗...!可恶!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

 

阿尔弗雷德:既然这样,索性把门破坏掉吧!!

啊,啊嘞...!?怎么回事,这扇门...!完全破坏不了啊...!!

 

菊:诶诶...!?怎么可能——...

...!!阿,阿尔——...!!

 

阿尔弗雷德:...!?菊...?菊...!?

 

费里西安诺:呜啊...!!

 

阿尔弗雷德:诶...!?费,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大家...!快逃...!!

 

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喂...!怎么回——...!?

 

阿尔弗雷德:大家...!?

不...不要...!!我还...不想死——...!!

亚瑟!!马修!!救救我!!!救救而!!!!

 

(马修突然惊醒)

 

马修:阿尔...!?

(啊嘞...怎么回事...。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得去通知大家才行...!阿尔有危险...!!)

...话说我刚刚才注意到,四周还真是黑呢...。是停电了吗...

房间里应该有应急用的油灯才对...。稍微借用一下好了。

 

—入手了「应急用油灯」—

(然后马修强行带走大家去房间)

 

 

基尔伯特:阿西!阿西!!回答我啊,阿西!!!

...阿西...!!被别人叫到名字...就该好好回答啊,对吧...?呐...!!

 

伊万:...什么啊,这是...。...到底发生什么了...?

...费里西安诺君,起来啊?...拜托了。谁都好,起来啊...

 

亚瑟:阿尔!阿尔!!骗人的吧,阿尔!!!

 

马修:你,你这笨蛋兄弟!!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

你再不起来,我就喂你吃亚瑟先生的司康!!!

 

亚瑟:...什么啊!快像平时那样,拒绝掉不就好了吗...!!这样一点都不想你...!!!

 

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竟然比我先——...!!由黑发人来为送白发人送终比较幸福,这样说过的不是你吗!!

 

弗朗西斯:...又是这样...什么都做不到...。这次明明,是如此近在咫尺的地方...

...我已经,不想在看任何人,像那孩子一样,死在我面前了...!!

 

亚瑟:...无法原谅...

出来啊!!到底是谁下的如此狠手!!!

这栋房子,除了我们外再无他人!!快坦白啊!现在立刻!!

 

马修:亚瑟先生!?难道说,您是在怀疑我们吗!!?

 

亚瑟:除了你们之外,还可能有谁!!区区一两个人类可能做不到。但是啊!

同为国家的话,就能杀死对方了啊!即使是一个人也能做到!!

 

耀:就算如此,我说你,就不能从头好好思考——

 

伊万:虽然很抱歉,但他所说的,并没有错。

 

基尔伯特:伊万!你别再火上浇油了!!

 

伊万:但是这是实话啊?除了我们外,还有谁能杀掉他们。

 

马修:可是,就算如此——...!!

 

弗朗西斯:你们,一个个都是笨蛋吗!!!

 

马修:弗,弗朗西斯先生...?

 

弗朗西斯:你们几个,没神经也要有个限度好吗!!看看我们现在这一副副互相争斗的丑态,你们觉得,他们会开心吗!!!

...这可是在亡骸前啊。都冷静点。好好说话。

 

伊万:...唔呼呼。这边说的也没错呢。

 

亚瑟:...抱歉。

 

弗朗西斯:没事的。你也只是一时间有些脑热而已吧?

 

耀:...你偶尔也会说些不错的话啊。...真是的,作为年长者居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自己都觉得惭愧了阿鲁。

 

基尔伯特:...还是先从这房子里出去吧。...虽然很令人心痛,但是,这里还是先保持现状为好。

至少可以大幅度的提高警方调查的准确性,而且,不管怎么说,即使我们把他们带出去,也没有可以好好安置的场所。

 

耀:...我赞成。

 

弗朗西斯:...好了。大家,都稍微冷静点了吧?

 

亚瑟:...啊啊。出去吧。

 

马修:是。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路德维希

         本田 菊

  阿尔弗雷德.F.琼斯

          脱落


黑塔狐个人整理语录合集14

第一章 另一个选择①

【菊 脱落】

基尔伯特:什...!!

 

亚瑟:菊…!?

基尔伯特!别发愣!!我们...我们得去救菊!!

 

基尔伯特:啊,啊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战胜过后)

 

亚瑟:菊!!

菊!回答我啊,菊!!!

 

基尔伯特:...喂...亚瑟...

 

亚瑟:...?怎么了,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

...不行了...。...已经,太迟了...

 

亚瑟:...!那种事...!!

 

基尔伯特:你明明也很清楚的对吧!!

 

亚瑟:不!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喂!!菊!!菊!!!拜托你了!!回答我啊!!!

...回答...我啊...!!

 

基尔伯特:...可恶...!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啊...!!

(好可怕...!实在是非现实过头了...!这种事,根本不想接受...!!)

...?

 

亚瑟:停电...?

 

基尔伯特:...我们,不能继续待在这儿...!得快点回去,离——...

(...离开这里吗?眼看着菊被杀...却不替他报仇...?)

 

本田 菊

   脱落

 

 

费里西安诺:菊,菊!...我们进来了哟!

...

 

路德维希:菊...。...真的...死了吗...?

 

耀: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啊,菊!!

 

耀:你竟然会先比我离开...!!为什么...!!其实你还活着对吧!?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点啊...!!

 

阿尔弗雷德:...赶紧...离开这里...。...然后,把这里,拆掉吧。

 

马修:...菊先生...。对不起...。...一定很痛苦...很难受对吧...

 

弗朗西斯:...你一定,努力向我们求救过了吧 。...没能注意到,对不起...

 

亚瑟:...为什么总是这样...我的身边...总会有人不断消失...!

 

费里西安诺:...如果这是梦的话,该有多好...

等一觉醒来,我的话,肯定路德起的早哟?然后起床去给菊打一通电话,来报告这件事...

 

路德维希:...不要,再说了...。现在,实在是不想...再去回想平时那些日常...

 

费里西安诺:唔...菊...回来啊...!!

 

伊万:...我们在这里止步不前,也没有意义。还是早点离开这里,按阿尔弗雷德君所说的那样,把这里破坏掉吧。

 

基尔伯特:是,啊...

小意/大/利,阿西。菊他,肯定也不想看到你们变成现在这样啊。

现在,正是如何该去向前看的时候。回大厅,然后出去外面看看吧。

 

费里西安诺:...嗯,是啊。

 

(走到大厅开门)

 

费里西安诺:...诶...?啊,啊嘞...?

骗人的吧...。打不开...

 

路德维希:看来...是被锁住了啊。

 

伊万:是内锁的问题吧...

 

弗朗西斯:没人负责管理钥匙吗?

 

阿尔弗雷德:管理的话,是菊吧。毕竟这儿是日/本啊。

 

路德维希:...不。菊应该也没有保管钥匙。

 

马修:啊,对了。如果门一开始就是被锁住的话,我就不可能进来这里啊...

 

亚瑟:...也就是说,果然...是狐狸干的好事吗。

 

基尔伯特:(...实在是太差劲了啊,我。心底的某处居然感觉到了安心...)

(「这样,就能替菊报仇了」...本大爷竟然是这种思考回路...。该说不愧是,军国吗...)

 

耀:快点去找钥匙阿鲁。...我们必须,尽快从这宅子里出去阿鲁...

 

费里西安诺:Ve,是啊。


黑塔狐个人语录合集【13】

三十章

(上半部):

【因为任性】

罗维诺:...呐,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Ve?怎么了~?

 

罗维诺:我啊,觉得「狐物语」消失,是正确的。

 

费里西安诺:...嗯。这个刚刚也说了。

 

罗维诺:...你觉得是为什么?

 

费里西安诺:诶...?

 

罗维诺:实在是不明白...。至今为止,我明明一直见证着大家的死亡,并不断进行重复——...

明明如此...现在却要分离「幻想」和「现实」?而且「人类」甚至还会忘记我们的存在?

那样,和死亡...没什么区别对吧。

 

费里西安诺:...

...这很简单啊,哥哥。

哥哥你,是为了什么才重复的?

一开始就说了对吧。是为了救我们。

但那,并不包括「人类」对吧?

你一直,都没把「人类」放在眼里。

 

罗维诺:诶...

 

费里西安诺:是为了谁,而不断重复?答案是我们对吧。

...而那一次次的重置,其实只是,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人的哥哥,你的——「任性」而已。

...我们「化身」,一直以来都没能做到的事。真心想去做,却也没能实现的事。

那不就是,为了「化身」而活下去吗?

 

罗维诺:...!!

 

费里西安诺:神明大人他,说「化身」是「道具」对吧。在我看来,那既是「神明大人」的「本心」,同时也是「谎言」。

「神明大人」他,想要爱一切事物。而那「神明大人」,称我们为「道具」或许也是出于爱啊。

...哥哥。这样的解释在你看来如何。

「化身」是「道具」。

所以,无论「人类」还是「神明大人」,都没必要去顾忌。

「化身」是「化身」的「道具」。仅仅交由「化身」来使用。

为了不留下悔意...

「拥有生命的道具」...。现在想想,那不见得一定是错误的啊。

我们所拥有的,是无论如何都不得不去爱「人类」的「命运」。

不想留下悔意也是基于此。这点,「神明大人」一定也很清楚。

所谓的「命运」啊 ,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毕竟它由自己的「历史」所决定。而且也是自己活着的证明啊

但是,通往「命运」的路途,还是可以靠自己来改变的!

一旦有所作为,「不幸的命运」也可以变为「幸运的命运」。决定其究竟是不幸还是幸福的,是自己啊。

神明大人他,一定是想要让我们明白这一点吧。所谓的命运无法改变呢。

为了使「化身」能够不留悔意的行动,因此才制作了这个舞台啊,「神明大人」。

不许这样大费周章的绕圈子,正是表明他一直都有在看着「人类」和「化身」啊。

 

罗维诺:...是吗。

...那么,他把「狐物语」交于我,说不定也只是出于更加单纯的理由呢。

 

费里西安诺:Ve?

 

罗维诺:我,想要赢你。无论什么事都好,就是想要赢你一次。

然后,由于那本书,别说是你一个人了。你们全员都不知道的「知识」——重置前所有发生的事,我都得到了手。

即使是现在也一样,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哪些事,记得这些的,只有我。

...差劲的是,居然因为这些,使我对自己恢复了些自信...这点不容否定。

只有靠我做些什么,你们才能得救。...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这些啊,混蛋——

...而在那之后,总觉得...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无论做什么都会失败的我...

靠我的话,是无法拯救大家的吗...真的,擅自想着这些...

大家都在我眼中死去...很悲伤,很痛苦。但是,在那之中...我也看到了希望。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我也,「知道」了许多。因此,也做到了去救下他人。做到了去反击...

...到头来,我所考虑的,根本只有自己的事而已。简直是最差劲的混蛋了啊,我...真是...

大家也好,你也好,明明都是些重要的家伙...而我却只想着这些...

 

费里西安诺:挺好的啊,这样。

 

罗维诺:...哈?

 

费里西安诺:自己的行动,由自己来决定。无论好事,还是坏事,都由自己决定。

这就是,所谓的活下去啊。

所谓的活着,就是不断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想要拯救他人,不也是一种愿望吗。

所以说,哥哥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证明了自己有好好活着而已。并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

 

罗维诺:...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没事的!人家都是如此,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在不断努力前行着,毕竟都是一群很随性的人啊!

 

罗维诺:...果然我还是赢不了你啊,你这混蛋——

 

费里西安诺:好了!得快点追上大家才行!

 

罗维诺:啊啊!姑且先说一声,我可是亲分啊!你给我排到后面去!

 

费里西安诺:嘿嘿,了解!亲分!

 

【馆内馆外相遇】

罗维诺:...终于...

我们「化身」,无论怎么去祈愿,都没能得到的东西...

为了「化身」而行动...

「世界」,真正地达成了团结一致...

 

耀:小梅——!!嘉龙——!!秀英——!!呜呜...我好想见你们阿鲁!!!!

 

小梅:先生!先生——!!

 

弗朗西斯:呀吼———!!这里是世界的哥哥哟——!!如此这般,相当精神哟———!!

 

丹:吵死了!没事比什么都好!!

 

大和:日,日/本...菊先生!!啊啊,他,没事吧!!?

 

亚瑟:那个,大/阪...是叫大和来着?他没事。只是有点累了。所以一直都没醒——

 

菊:...唔...

 

阿尔弗雷德:Wow!Nice timing啊!菊!!

 

费里西安诺:菊...!

 

菊:...师傅...很抱歉...稍微有些棘手...。回来晚了——

...这里?是哪里...

 

大和:菊先生啊啊啊啊!!!!

 

菊:哈呜啊!!!?诶!!?啊嘞!?大,大和先生!!!?

等一下,我...!!真,真是抱歉亚瑟先生!!很重对吧!?真的很抱歉!!

 

亚瑟:不用在意。你比阿尔弗雷德轻多了。

 

嘉龙:我说...这根本没法比吧...?阿尔弗雷德先生的体重讲真实在太crazy了。

 

 

马修:没事的。比较对象是未来的话阿尔的话,就不成问题了。

 

基尔伯特:没错没错!不管怎么说,可还有本大爷的特别指导等着他呢!Kesesese!

 

路德维希:...那么,我也要跟哥...兄长学学,稍微给菊一些惩罚好了。

 

小梅:诶,诶诶诶诶!!!?惩,惩罚菊先生!?等,稍等一下稍等一下!!那样的话菊先生太可怜了诶!!!

 

费里西安诺:我也赞成!要对那个名为操心过头的罪状进行问责!!

 

菊:诶!?...那,那个...我觉得我现在的血压还算蛮稳定的,还请千万别增加跑步的训练量...

 

费里西安诺:...拥抱的练习。

 

菊:诶...

 

费里西安诺:我啊,当时被吓得够呛,都没有好好抱回去呢。

那个时候,没能实现的拥抱...。不好好实现的话,可不原谅你啊...!

 

菊:...费里西安诺君...

 

路德维希:真是的...!就这么一回事,你这笨蛋!!

 

伊万:那么,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们马上就回去了哟!能帮我给姐姐她们也传达一声吗?

在这之后,还有那最后的试炼在等着我们呢。但是,大家都在。肯定没问题的。

 

安东尼奥:然后呢,有一样东西,希望你们能去找找看。

 

秀英:好的。无论什么我们都乐意效劳。

 

安东尼奥:谢谢啦。

希望你们能够,去找找看「管风琴」。

 

丹:管风琴?

 

罗维诺:...对了!管风琴增加的曲子,难道说!

 

马修:没错,就是馆外大家的音乐。然后,毋庸置疑,那是「神明大人」所奏响的。

我在想,「神明大人」已经演奏过了,也就是说,这次该轮到我们了。

 

耀:从遥远的上古时代起,音乐就已经是「神明大人」和「人类」的通信工具了。同时也是...

互相之间赠与「祝福」的工具。

 

阿尔弗雷德:对「神明大人」的认同。与此对等...

...演奏结束之时...「化身」的大家就会消失吧。

 

秀英:...我,爱着「人类」们。

若「人类」选择尊重「现实」,我也会顺从那个选择。

「人类」所说的「神明大人」,无非是指我们「幻想」的指针。而真正的「神明大人」,无疑是「人类」。

 

罗维诺:没错啊。「神明大人」,是「人类」...

爱着我们,创造我们,消灭我们,分明作为「幻想」的「神明大人」,却在「现实」中否定着「神明大人」的必要性。

即使如此,却还是能够爱着我们的,心地非常善良的,我们的「神明大人」。

...啊,彻底明白了。至今为止所有的疑问,全部都解决了!

大和!钥匙!

等着啊!我们所爱着的「人类」!直到最后,「化身」全员,都是你们的同伴!

 

【净化红狐】

菊:午安?还是该说晚安呢。搞不清楚时间,连招呼都没法好好打呢。

 

红狐:啊...啊...

 

菊:几个世纪没见了啊...。没错...

自杀生石以来...吧。

 

红狐: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aaaa啊啊啊啊

(乱入:我要乱入吐槽一下这毫无人性的惨叫!为什么啊还带a啊!你造这样不能偷懒随便打几行就算了很痛苦的!!)

 

菊:我的话语,恐怕已经无法传达给您了。但是,只有一句话,请容许我将其会通知于您。

我将在此,宽赦您。

所以,请您也宽赦吧。被「神明大人」所赋予的,您的命运。

宿于丰苇瑞穗国,日出之国者。「幻想」或「现实」...

 

菊&白狐:皆为,日/本子民。

 

(战胜过后)

 

红狐:妈...m...啊...妈...ma...

 

白狐:啊啊,可爱的孩子,我亲爱的孩子...。我们一起回去吧,回到那里...

我们所深爱的丰苇原...

 

【所谓羁绊】

伊万:...呐,我想到件不错的事,可以说说吗?

 

阿尔弗雷德:诶!不要啊——!!你所谓的不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全员:(((你有资格说人家吗~...)))

 

伊万:嗯,嘛,姑且就反对意见一概不认同了,我说了哟?

我呀~一直在想。所谓的「羁绊」到底是什么。

我们确实结合「力量」战斗过了。但是,还没有结合过「羁绊」吧。

自从听了费里西安诺君的话,我一直在思考。

我们是「幻想」的存在。我们对此有自觉的时候...吗,菊君在我们的眼中变成了黑狐的那个时候。

就是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明白了。

所谓「羁绊」,大概...就是「意识」。

我们的生死也好行动也罢,都依「人类」所愿,有这样说过对吧。

然后呢,现在的我们,既是「人类」也是「化身」。也就是说,我们是以自己的「意识」,来驱动这具身体的。

...能明白吗?我所表达的东西。

 

阿尔弗雷德:啊——!!什么啊真是!一点都不干脆!!你到底想说什么啦!!就不能按美式☆行动准则节奏来吗!!

 

伊万:你啊...还真~是迟钝呢!

 

阿尔弗雷德:你说神马!!

 

伊万:我就是想说,我一————直,都在信赖着你们啊。

从来到这座馆之前起,就一————直...我们的心啊,即使是「国家」这一桎梏,也无法将其禁锢呢。

利益相同,便结合「力量」。那是,国家建交时就有在做的事,所以一开始就做到了呢。

记得吗?最初的战斗。是在我的房间对吧。

但是,结合「羁绊」,却是在很久之后。和罗维诺君加入进来的时点相比,还要往后得多。

...因为不知不觉间,我们都止步了。在这个空间里,明明身体已经是「人类」了,心却还在保持着「化身」。

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心可以超越「国家」这一桎梏。

然而,我们却因为不知道拿心怎么办而无法行动,踌躇不前。

连心都彻底变成「人类」,是在食堂那件事之后。

结合「羁绊」。我觉得啊,只要进行连携就足够了。

但是,其实连携,反而是「化身」做不到的事啊。

 

阿尔弗雷德:诶...啊啊...你想,居然在想这些事...

...嗯,肯定,就像你所说的那样!

 

耀:说不定,正是因为我们完全脱离了「人类」的管理,所以才能完全打赢狐狸阿鲁。

能够做到完全脱离「神明大人」...即「人类的指针」,其实也就等同于遇到了一个「神明大人」无法俯瞰的次元阿鲁。

天国也好,地狱也好,乐园也好...。被如此讴歌的,名为「幻想」的次元阿鲁。

 

基尔伯特:「羁绊」是「意识」吗...

我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来着?我们把「人类」,看作一个无差别的团体,进而一概论的。

 

马修:话说回来...。刚刚进入馆的时候,确实因为「人类」这一巨大的桎梏,而忽略了个人呢。

一点点...一点点求同存异,逐渐适应下来。

 

安东尼奥:是啊...。仔细想想,这简直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遥望着人们一样...

「现实」的「人类」,「幻想」的「化身」。最初根本就没考虑过的事情,现在也已经,能够很自然的去思考了。

 

费里西安诺:...接下来大家所要哥唱歌的,是分离「现实」和「幻想」的歌谣对吧。...和狐物语,是相同的终末吗。

 

路德维希:大家都心知肚明吧。所谓命运,是无法改变之物。毕竟我们无法知晓啊。

能够将其转化为幸运之物,这个才是,我们知道的事。而且,我们也做到了。

 

费里西安诺:嗯。所以,赞美「神明大人」...顺从「人类的指针」,我们都不会有丝毫悔意。倒不如说,反而是件幸福之事啊。

 

弗朗西斯:哈哈,没错。...这就是,「化身」给予「人类」的,爱的结晶啊。

爱能够拯救世界!!!在哥哥看来,这可是世界的真理哟!

 

亚瑟:说法真是让人不爽...但只有这点,我认同弗朗西斯。...畜生!仅仅一个弗朗西斯,说的话倒是挺有道理。

 

【伊双子和pasta】

罗维诺:...等一下。我刚刚,突然想到!!

「神明大人」将狐物语托付给我,并不是在示意我,可以随时去死...

是想表达现实和幻想=双子=北意/大/利和南意/大/利=现存国和亡国=现役和退役吗,混蛋啊!!!

 

费里西安诺:那,那种事吗啊啊啊啊啊!!!!!?

 

罗维诺:可恶啊啊啊啊啊好家伙这圈子饶得老远的!!!还以为是死亡宣言呢,我可是相当消沉的啊,混蛋啊啊啊!!!!

 

 

费里西安诺:那么,我来发口令,然后大家自行分好哟!一二...

 

全员:PA——STA——!!!!

 

费里西安诺:Vee!?

 

路德维希:我就知道。

 

【加油!枢轴联合!!】

亚瑟: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弗朗西斯:...对着你们说这些话,还真是多少有些令人不快啊。

 

马修:就一句话,我们大家一起说吧。...一二!

 

联合:加油!!!枢轴!!!!

 

费里西安诺:Ve...

 

路德维希:哈,哈哈...这还真是让人震惊啊...

 

菊: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被联合的诸位声援...

 

罗维诺:啊啊...总觉得...超开心啊...!

 

基尔伯特:那么,我们也得回应才行啊!!

 

枢轴:加油!!!联合!!!!

 

安东尼奥:啊啊...总觉得...总觉得已经...

Fusosososososo~~~~!!!大家都加油啊———!!!

第零章

【狐狸嫁女】

伊万:…啊…太阳…

 

阿尔弗雷德:…是外面。

 

亚瑟:…

 

小梅:老师!!!

 

嘉龙:先生!!!亚瑟!!!

 

秀英(澳/门):…我们一直在此等候…!!!

 

熊二郎:马修!!!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你啊!!!!

 

弗洛拉(摩/洛/哥):哥哥!!!

 

娜塔莉亚:哥哥!!!是我啊!!!您最可爱的妹妹娜塔莉亚!!!!

 

索菲亚(乌/克/兰):小伊万…!!!

 

 托尼:是阿尔弗雷德的活体反应…!

 

丽莎:…祖国…。您辛苦了…

 

霍华德:英/国先————生!!!!是我啊,霍华德!!!霍华德!!!!

 

贞德:…您没事真是太好了,祖国大人…

 

弗朗西斯:…啊,啊嘞~?真奇怪啊!明明是大晴天,却有水滴下来了!

 

耀:…真的呢。太奇怪了阿鲁,这就是所谓的狐狸嫁女吗!

(*日/本民间有种说法,狐狸嫁女均选在雨天,后便将晴天下雨的景象称作狐の嫁入い。)

 

马修:啊…诶嘿嘿…我也一样呢…

 

阿尔弗雷德:…真是的!该干的事还没干完呢,大叔们!!

明明枢轴那帮家伙还在馆里努力!我们现在要哭,也太早了吧!!

 

亚瑟:你胡说什么啊笨~蛋!都说了,只是水滴下来而已!哪有人哭啊!

 

耀:没错没错!就像鸦片说的!我们才没有正式开始哭呢!!

 

阿尔弗雷德:正式开始哭是什么鬼!?

 

马修:所以说,你可以不用忍耐了,阿尔。因为,这并不是在哭啊。

 

伊万:就是就是。这只是狐狸嫁女而已。是水滴下来而已。

 

阿尔弗雷德:…

…哈哈。偷换概念吗。还真是不得了的外交手段啊。

啊—啊!!别再掉水下来了啊—!!

 

弗朗西斯:嗯,努力到现在,辛苦你了!

要是再稍微努力一会儿的话,哥哥可以考虑送一个火热的亲亲y

 

阿尔弗雷德:那就不必了!

 

【能被接受的罪孽】

亚瑟:那么…。在枢轴回来前,先和大家说明一下分离「幻想」和「现实」的具体流程。

 

艾利克(冰/岛):就是大家一起唱赞美歌对吧?先从管风琴那里拿到的伴奏和歌词…

 

卢克(罗/马/尼/亚):根据曲子的具体情况,说不定还得分声部呢,如果有必要的话,到时候就让女孩子们站中间?

 

耀:那,这件事的讨论就交给你们了。我有个地方得先去一下。

 

伊万:诶?

 

亚瑟:去哪儿?

 

耀:后山阿鲁。我要去见黄狐。

 

弗朗西斯:啊啊…确实,没在这附近的话,回神社去的可能性很高呢。

 

阿尔弗雷德:它一个人,在那边做什么啊。

 

耀:…我是这么想的。

这则物语中,大家皆为罪人。因此,也就没有罪人。

我们也好,狐狸也好,人类也好,神也好,尽管方式大相径庭,却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编织着物语中,必定在抹杀着什么。

的确,被蛮不讲理地关在馆内,还被杀掉了那么多次 。

…理所当然的,会去憎恨,甚至想要除掉对方。

但是!现在我们可是有榜样啊,看看他们,就会觉得、肯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那就是,连同无法原谅的心情一起接受啊!!

 

亚瑟&弗朗西斯:…!

 

耀:所以,我想在黄狐那里试试看阿鲁。

…什么的,如果是作为「化身」,这话可绝对没法乱说啊。

「人类」果然很厉害阿鲁。

那么,我去去就回!

 

伊万: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耀:伊万,我们已经在馆外了。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

 

伊万:啊,也是。

 

马修:呼呼。已经完全习惯当「人类」了呢。

 

小梅:老、老师!!

 

嘉龙:You can not 丢下我们!!

 

秀英:我们随您一起去。

 

耀:ho~没想到居然能说到这个份!!看来你们这次真是成长了不少啊?

随你们喜欢吧!

 

亚瑟:耀!这样的话,比起这家伙,绝对我更适合!像我这种心胸宽大——

 

弗朗西斯:不!我更适合!我更心胸宽大!毕竟我是爱之国法/国!

 

耀:…早知道还不如不夸你们阿鲁。伊万,把他们Koru掉。

 

伊万:诶~这是在对我下命令吗?请一顿满汉全席的话,帮个忙倒也无妨来着?

 

耀:那你放心。保证选上好的食材给你做。

 

伊万:太好了~(Korukoru

 

亚瑟:呜哇!住手啊八嘎!!!

 

弗朗西斯:好冷好冷好冷!!!搞什么啊!!真是的…

 

阿尔弗雷德:HAHAHAHA!!干得好!NiceFight!!!XDDDDD!!!

 

娜塔莉亚:哥哥超帅!!!快干掉他们,哥哥!!!!

 

弗洛拉(摩/洛/哥):娜塔莉亚,要不要赌一把?

 

马修:啊哈哈哈!

 

弗朗西斯:(总觉得,非常…开心。能够作为这世界的一员,真的好开心)

(这肯定是,只有从那边回来的我们,才能够感受得到的心情)

(快点回来吧,枢轴。这世界正充满着爱呢!)

 

【黄狐沉睡】

耀:这里,就是神社吧阿鲁。

接下来…

我来看你了。作为玉藻的祖国,你的第二故乡。

…已经,连具现化的力量也没有了吗。

 

黄狐:…已经用掉太多力量了啊。为了红和青。

从现在开始数十年,我都打算沉睡。

 

耀:你连青,也帮了吗?

 

黄狐:毕竟我们位属于日/本神话之下,但菊先生可不同,那位先生可是自诞生自国诞的,神之一员啊。

(*国诞:日本神话中,伊佐那岐和伊佐那美诞下八岛的故事,这八岛组成了日本国土,即菊,故菊也为神之一员。)

侵入如此尊贵之人的精神世界。如果我们不合力,怎么可能做得到。

…话说回来,您来这里又是为了何事?既然已经顺利逃脱,找我也没什么事了吧。

 

耀:不,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告诉你,我们不会原谅你阿鲁。

 

黄狐:是吗。…我不会抵抗的。毕竟,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已经一个都不剩了。

…虽然不会原谅你阿鲁,但我们选择接受你。连同你的罪孽一起。

 

黄狐:…

 

耀:一切皆为因果抱应,因而你我同为罪人。

所以你也一样,哪怕不原谅我们也无所谓,但我希望你可以接受我们。

 

黄狐:…

…妈妈她曾说过。早已看透了「人类」,却位看透「幻想」。

…但是,当我看到与「人类」合作的「化身」后,我就在想,这或许正好。说起来

…若能与其一同的话,「人类」是否…也能接受我们的存在了?

是否也就不用至死也继续痛苦了?

 

 耀:这都是因果锁定阿鲁。

 

黄狐:…

下次再会吧。下次,是作为朋友。

 

小梅;…似乎,稍微冰释前嫌了呢。

 

嘉龙:…No problem。说到底,日/本先生家的人,尤其是自打看不到妖怪后,对妖怪都相当钟意。

 

秀英:而这次的事,恐怕是迫害之余,还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因而触到了它们的逆鳞吧。

不过,现如今也已经和菊先生和解…待到下次苏醒之时,所见到的「人类」定会与现在截然不同吧。

 

耀:为此,得让菊再出多点相关动画阿鲁!

 

小梅:还有漫画!

 

嘉龙:动画里出场的玉藻前,真的相当漂亮。那么,她本人又如何呢?先生?

 

耀:那当然…毋庸置疑是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

 

【Next→馆内 枢轴组】

罗维诺:接下来…。该怎么过去——…

 

安东尼奥:桥…恐怕不行。无论是从材料,还是耐久性来看都够呛。

 

菊:那么梯子如何?从女浴池那边架梯子的话…

 

费里西安诺:大概,只能这样了…

 

基尔伯特:做梯子这种力气活交给我和阿西…不,还不行,眼下不知道黄狐在打什么鬼主意,本大爷还是去帮忙收集材料吧。

 

路德维希:那么,做梯子就交给我和安东尼奥。费里西安诺、菊、罗维诺,还有哥哥,你们去收集材料。

如果碰上危险,就立刻到女浴池这边来。

 

费里西安诺:了解!

 

菊:放心交给我们吧。

 

罗维诺:知道了!

 

安东尼奥:你们当心点啊!

 

(到达仓库)

 

罗维诺:那么,开始吧!

 

【变迁的幻想】

罗维诺:那么,我去拿。你们可要好好扶稳梯子啊混蛋!

 

费里西安诺:ve~!放心交给我吧,哥哥!!

 

路德维希:不用担心。就算掉下来,我们也会接住你的。

 

罗维诺:别别别吓唬人啊肌肉土豆!!!!那种假设,如果成真了还了得!!!

 

菊:没事的,不用担心。等全部结束后,我做那/不/勒/斯面条给您吃。

(*那/不/勒/斯面条:一种以巴马干酪和番茄酱为配料的意/大/利面)

 

罗维诺:哦哦,那还真是挺吸引人——

…不对!!!才没有吸引人呢!!!番茄酱什么的根本是歪门邪道啊混蛋!!

 

安东尼奥:啊啊,真是期待啊。

 

基尔伯特:加油啊,小费里西安诺的兄长大人!

 

罗维诺:…哼!你们都满怀期待的等着吧,混蛋!!

…找到了。

…「Phantasmgoria」吗。「变迁的幻想」…还真是一目了然的曲名啊。

「幻想」也会变迁。这次只是从「看得见的幻想」变为「看不见的幻想」而已。

或许,终有一天,「幻想」和「现实」还会再度相会。

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愿你——

 

费里西安诺:欢迎回来!看吧!没事的对吧!

 

路德维希:那么,大家应该在外面等我们了。…走吧。

 

菊:回去吧。回到我们,原本应该存在的地方。

 

【汇合】

费里西安诺:…是外面…!

 

路德维希:…啊啊。

 

菊:…太阳光,真耀眼呢。

 

基尔伯特:…风,真舒服啊。

 

阿尔弗雷德:欢迎回来,枢轴。

 

亚瑟:正等着你们呢。

 

弗朗西斯:这下,终于可以敞开来哭了。

 

耀:啊—真是的…!!人上了年纪泪腺就容易不受控制阿鲁…!!

 

伊万:…大家…大家…一起回来了啊…!

 

马修:真的回来了呢,大家一起…!

 

安东尼奥:罗维,太好了…太好了…!

 

罗维诺:…呜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塔利亚狐物语

—和你共同编织的RPG—】

 

青狐:那么,还差一点。

 

黄狐:讴歌吧,为了「现实」。

讴歌吧,为了「幻想」。

 

红狐:为那些即将告别「幻想」,踏入「现实」之地的「人类」。

 

白狐:为那些即使从「人类」历史中消失,也依旧会爱着「人类」的「化身」。

 

神明大人:愿全世界,都能满溢幸福。

 

「幻想」也会变迁。这次只是从「看得见的幻想」变为「看不见的幻想」而已。

或许,终有一天,「幻想」和「现实」还会再度相会。

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愿你——

能够继续,深爱这个世界。


—————————————————————

如果有原作者给其他国家起的人名分不清谁是谁可以跟我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