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产粮,只啃粮,我是懒癌我自豪( •̀∀•́ )

黑塔狐语录个人合集【4】

为了从百度贴吧转移于是搬运到这里来…个人收集的语录


————————————————————————

第十四章

 

【芋兄弟专场】

 

基尔伯特:我说你啊,就不能老老实实叫我「哥哥」吗!乖乖叫哥哥的话,我就奖励你摸头哟!

 

路德维希:哈!!?

 

基尔伯特:兄弟之间的小玩笑而已嘛~!偶尔一次有什么不好!

以前被我摸头的时候,明明那么开心~!为什么现在却变成这样了!

 

路德维希:那都什么时代的事儿了啊!!!而且,别在公共场合说这种话好吗!!!

 

基尔伯特:那么,至少让我好好看你YO!!

 

路德维希:明明每天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基尔伯特:诶?…因~为…

本大爷,是兔子啊!!

 

路德维希:这算哪门子回答,完全意义不明啊!!

 

基尔伯特 :好了,乖乖回答我!①叫哥哥②让我摸摸头③让我好好看看你。

来吧,选哪个!

 

路德维希 :你说…什么…!?

 

【①叫哥哥

   ②让摸头

   ③看着脸】

 

路德维希:(这姑且算是最正常的…)

…只是看看的话,好吧。

 

基尔伯特: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这世上最————…

…我在这上最爱的弟弟。

好了,睡觉睡觉——!!我快困死了!!超困啊!!

 

路德维希:我…有时候还真是搞不懂,兄长你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是长着多清奇的思考回路啊…

 

 

基尔伯特:…抱歉了,大家…。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了…。

…但是,只有这点,我绝对能够确信。

——我啊,最喜欢这个世界了。也最喜欢你们大家了。所以才会,这样做。

 

第十五章

(上半部:)

 

【作为德/意/志】

阿尔弗雷德:不愿意的话,就去战斗啊!!!作为「德/意/志」!!!!

你并不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对吧!!!你可是「路德维希」啊!!!?

你得对立!!!你得独立!!!!

你得拿出舍弃家人的觉悟啊!!!!

国家…可不是那么小儿科的东西!!!!

 

路德维希:…!怎、怎么可能做得到…!!和哥哥对立什么的…

 

阿尔弗雷德:我就,能做到。

亚瑟,还有马修…。我和两个哥哥都战斗过。

当然会痛苦,会悲伤。…因为,是重要的家人啊。

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因为变强大而自豪的…

基尔伯特他,难道不是这样吗?「你长大了」,「变强了」之类的,难道没有因此而欣喜过吗?

 

路德维希:…哥哥他,经常会…那样夸奖我。也会因我变强…而无比开心。

你明知如此,却还说出那种话吗!如果我对他见死不救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因此消失啊!?

 

阿尔弗雷德:在你看来,战斗,等于见死不吗?

我倒是觉得,你这样闹别扭,才是真正的对他见死不救。

如果他想要消失,就尊重那份意志。

如果他不想消失,大家就一起帮他继续留下来。

为此,你不得不去变强。只是因为他不在就动摇成这样,这就是他所期望培育出的国家吗 ?你根本就是在辜负他的期望啊!

如果你相信基尔伯特的话,就战斗吧。

没事的!你可是很强的国家啊!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 :…阿尔弗雷德…

(…是啊。我不变强怎么行。)

(不变强的话,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舍弃了,那个本不该被先别和淘汰的「意志」…)

(…我真蠢。就因为我总是这样,哥哥才不愿意隐退…)

(…要变强。为此——)

(必须超越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谢谢你,阿尔弗雷德。我还真是看漏了很重要的事情啊。

…你也算是我的前辈了。

费里西安诺 :(…和家人对立…吗…。确实,那会很痛苦,很悲伤。)

(…但是,作为「国家」,总会遇到不得不去逾越的高墙…)

 

【紧急会议】

 

本月的话,只有一个紧急会议。

是这个吧。「第44回人类会议」。

把联合设施承包了一个月,人数是12个人。议长是,卡洛斯先生。

 

【名句②】

——毕竟未来可是未知数啊!比起被那种飘忽不定的东西所拘束,不如全身心着手当下吧!

 

【和他对话的感觉】

 

伊万:和他通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亚瑟 :总觉得…像是突然被丢进了一个分不清上下左右,毫无尽头的全黑空间里。

说实话,那感觉不怎么好。

 

【不能说的事】

 

菊:(是吗。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啊。)

(…真是的。如果真的站在神明大人那边的话,怎么会说出「快点注意到」这种话呢。)

(…「很寂寞」对吧?所以「想要我们注意到」…)

(…绝对不会错的。他,是因为其他什么目的而行动的…)

(…察觉那个目的,才是夺回您的第一步。对吧?师傅…)

伊万:(谁都不可以缺…!!你们几个,可是我最重要的向日葵花田啊…!!!)

 

(下半部):

 

【神明的存在】

 

阿尔弗雷德:…呐,罗维诺。

 

罗维诺:嗯?

 

阿尔弗雷德 :神明大人…究竟是什么啊?

 

罗维诺:诶 ?

 

阿尔弗雷德:最近越来越搞不懂了。以前的话,还稍微明白些…

…不,不对。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会搞不懂吧。

 

罗维诺 :…神明大人究竟是什么,吗…不久前我还觉得,那应该是个我值得遵从的人,毕竟是创造了万物之人。

现在的话…说实话,我也有些搞不懂了…。真的,到底是什么呢…

 

阿尔弗雷德:我…在想啊。

神明大人什么的,真的存在吗?

 

罗维诺:毕竟都听到他说话了,应该是存在的吧?

 

阿尔弗雷德:…那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同的神话呢?按照某个时期你们所说的,「神是唯一的」不是吗?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神明大人,这是很奇怪吗,如果神明大人真的存在的话,全人类的信仰对象不应该是那个人吗 ?

 

罗维诺:唔…确实…如你所说…

 

阿尔弗雷德:…抱歉。说了些和现状无关的问题。

你就忘掉吧,不管怎么说,眼下我们所遭遇的事,绝对不是人为能做到的。不用怀疑,神明大人确实「存在」。

只不过,存在的本身有些模糊不清而已。

 

【温柔的心】

 

费里西安诺:有!!!因为不管「过去」还是,「现在」,路德你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我就直接对「现在」的你说!!!

「之后的行动,别叫那个伊太公了」,这算什么意思!!(*原文:イタ公,是日/本人对意/大/利人的一种蔑称)

 

路德维希:哈!?

 

费里西安诺:菊也是!!为什么完全不反驳啊!!!!

结果,你们两个都没有回来不是吗!!!我…!!就这么碍手碍脚吗!!!?

都那样伤痕累累了…!!!还把我当做「保护」对象!!!就因为这样,你们两个才没能回来!!!

我…!!!!就因为我没有力量…!!!!

我痛恨这样无力的自己…!!!!现在也是一样!!!战斗的时候总是第一个退场…!!!!

对不起 …!!我那么弱小,对不起…!!!我会道歉的…无论多少次,都会道歉的…!!

不要…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路德维希:…是梦到了过去的事吗。我和菊,都死掉的过去…?

 

费里西安诺:…嗯。

 

路德维希:…确实,论强大的话,你也许远远落后于我们两个。我也理解你想要变强的心情。

…但是啊。若要论心境的话,我们是绝对比不上你的。

我和菊之所以会被你吸引,就是因为我们喜欢你心地善良这点啊。

…你想要变强,这并不是坏事。但是,唯独希望你不要丢弃这份宝贵的温柔之心。

…过去的我和菊,一定都是这样希望的。

 

【未结束的被保存的空间】

 

马修:费里西安诺先生读了第43回——上一回物语。那则物语…

似乎「没有结束」

 

罗维诺:…没有结束…?是说「空间保存只进行到一半」…?

是我忘写了吗?不,可是,上回的话,我第一个写的就是费里西安诺的书啊…

 

安东尼奥 :「只进行到一半」,也就是说,「空间」无疑已经在书内了。问题是「时间」…

罗维。「未被保存的空间,尚且只有时间」对吧?

也就是说,上回的空间——直到现在还在继续进行着?

 

罗维诺 :啊啊,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不同于现在的空间和原来的空间,一个多出来的行进着的空间…

即是「第43回空间」。

 

马修:也就是说,书内的空间还在继续进行着对吧。毕竟已经被保存一半了…

 

罗维诺 :但是,为什么我不记得…?保存只进行到一半的事…

 

【伊万终结章】

 

「…大家,已经走了吧…?」

房间里被鲜血浸透,四只狐狸的血,自己的血,视野里只剩下了大片猩红。

大部分狐狸应该已经消失了吧。

他的手里,是早已扭曲折弯的水管。

伊万放开了手,水管咔的一声,掉落在地,空阔的声音,在空阔的大厦里无限回响着。

「…对不起,没能遵守约定,明明说好要大家一起逃出去的。」

身体越来越沉重,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伊万没能控制住自己摇晃的身躯,就那么向后径直倒了下去

「…罗维诺君…你又得继续写《狐物语》了吧 ?那么我现在说…应该还来得及吧。」

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话语缓缓编织出来。

「…在这座公馆中,还残留着希望。…愿有朝一日,你能够找到它们,这一对希望…是我最后能做的事了…」

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唔呼呼,我守护住了呢,这片名为同伴的,向日葵花田…」

伊万的脸颊流下了一行泪水。

「…我最喜欢你们大家了,过去的一切…一切…谢谢。」

 

【梦?③】

 

路德维希:…这下遭了…

 

菊 :…真是,伤脑筋呢…

 

费里西安诺 :你们两个 !赶快趁现在!!赶紧逃吧!!再稍微努力一下!!

 

路德维希 :别强人所难了…现在连视野都已经开始不清晰了…

 

菊:…哈…

 

费里西安诺 :…没,没事吧!?再撑一下就好了…!!

 

菊:…不行了…因为疼痛,力气完全…

 

【突然响起猛烈地敲门声】

 

费里西安诺:ve!!?

 

路德维希&菊 :…

 

路德维希:…菊。

 

菊:————…

…知道了。那才是,正确的做法…

 

路德维希 :…费里西安诺,你听好。

…我们两个就算逃出去,也只会拖你后腿而已。

…所以,不如…就在这里分别吧。

 

费里西安诺 :…!?那、那种事绝对不可以!!我绝不允许!!

 

菊 :拜托了…费里西安诺君…。这算是我最后的请求了,好好听我说,好吗…?

如果在这里被全灭的话,就真的全都完了…!没有登场人物的物语,根本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所以…!!

所以…请活下去!!

 

费里西安诺:…!!我,我不要…!!最后什么的,不要说那种话啊!!我,我会救你们的——

 

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好好看清事实啊…!!我们两个已经…!!

我们两个已经,活不久了——…!!

…快走,费里西安诺。…没事的。现在的你,已经独自一个人,也没问题了…

 

菊:如果在这里全灭的话,还有谁能记得我们呢?…不在这里的国家就不用说了,人类也是,关于我的…

关于「本田 菊」的记忆,总有一天会消失的对吧…?

 

路德维希:…拜托了…作为「路德维希」而言…。我还不想完全被世界以遗忘啊…

 

费里西安诺 :但是!!但是…!!

 

菊:…至少这最后的愿望…!!至少这最后的愿望,请听一下啊!!

 

路德维希:守护住,我们的「意志」吧…!!

 

费里西安诺:呜…呜,啊…!!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费里进去了镜子】

 

菊:…路德先生。看来我们的「意志」…得以实现了呢。

 

路德维希:…啊啊。

 

路德维希&菊:「之后的行动,别叫那个伊太公了。」

 

【书房】

 

费里西安诺:…我,刚刚…都做了什么…?

…对那两人…见死不救…?

…知道最后一刻…都被他们护在身后…?

…菊…路德…!!

不…不要…!!不要啊…!!

让我回去啊!!!!菊!!!还有路德!!!那两个人会死啊!!!!

我这么弱小对不起!!总是碍手碍脚对不起!!什么用场都派不上对不起!!

我会道歉的…!!我会道歉的…!!会变强的,所以,你们回来啊!!

我一个人,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啊!!!!

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第十六章

 

【拯救】

基尔伯特:想要救我的话,就抱着杀掉我的觉悟来吧。

耀:这样啊,那么。我也差不多该走了阿鲁。

 

基尔伯特:——绝对,要救我啊。

 

耀:你绝对会得救的阿鲁!毕竟命该如此啊!

 

基尔伯特 :kesesese!还真是夸张啊!那我期待着!

【王耀走后】

基尔伯特:…命该如此…吗。

…我等着你,阿西。

等着你,超越我的那一刻。

 

【察觉】

 

费里西安诺:(…谁都没有拖后腿。这样的世界,已经足够幸福了啊…)

(…不可以焦躁。正因为是这种地方…所以才更应该好好珍惜眼前的一点一滴幸福啊,哥哥…)

 

阿尔弗雷德:向日葵花田,得靠大家来温暖啊!!

 

伊万:唔诶!!!?为为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阿尔弗雷德:HAHAHAHA !!!

 

第十七章

 

【声音班汇总】

 

费里西安诺:声音班代表费里西安诺,开始汇报咯,队长!

 

路德维希:好,允许你发言。

 

费里西安诺:关于之前的那个声音,它似乎是我自己发出来的。那个声音所说的话,和我梦到的《第四十三卷第一章 费里西安诺》里的内容一摸一样。

至于在音乐厅里听到的声音,目前还没有头绪…但考虑到…这都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或许是我发出的也说不定。

还有就是,第四十三卷第一章,还「没有结束」。

据哥哥所说,我们现在所在的空间和书中的空间,似乎是「时间相连」的。

然而因为书中的空间并没有被完全抽离,所以也不能断言它对我们现在的空间毫无影响。

 

阿尔弗雷德:还有另一个发现!不知道那是什么碎片——八卷的伊万,称为「希望」——被我们找到了。

但是,地点很奇怪。是在第八卷书中。

 

费里西安诺:伊万留下希望,按理说是在哥哥开始书写物语之前。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伊万夹进去的。

所以,我和阿尔弗雷德试着推测了一下,或许是「过去的我们找到了一半,但因为发生了些变故,所以只能将它托付给未来了」。

然后,我们就在想。是不是「被保存的空间,不会受重置的影响」。

再往后的话,实在想不出来,所以就放弃了。

声音班,以上汇报结束 !

 

罗维诺:关于费里西安诺的疑问,有一点我可以解答。

为何「被保存的空间」不受重置影响,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它是「被保存的空间」啊。

我想想…。如果说 ,它和四十三卷很像,这样你们明白吗?「被保存的空间」是我的书…即狐物语本身。

…看你们的样子表情我已经能大概猜到结局了。从头开始解释倒也无妨,如何?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先做食堂班的汇报

 

费里西安诺:完全听不明白啊~…

 

罗维诺:唔~…确实,只能根据目前那点线索来思考,是有点难了啊。

首先,还记得这个吧?

(懒癌表示自行翻前面的回顾)

那里是「被保存的空间」的同时 ,也是书中的空间。不然的话,就不是「被保存的空间」了。

然而,关于为何书中的空间和这个空间是相连的,这点也很好理解。

「狐物语」,即是「被保存的空间」中的书的「内容」。这样能想象的来吗?

这个空间本身即为「被文字化的狐物语的内容」。所以,它们才会相连。

和四十三卷相比,差异其实还是蛮大的。四十三卷,只是「狐物语内容的一部分」。并不「包括」至今为止循环过的空间。

…说了那么多,其实最有说服力的还是这个吧。

只有我的「狐物语」,是从开始写第一卷时起就存在着的 ,而且「没有结束」的书。

所以我才会断定,这是我书中的空间。而我注意到它不受重置影响,是在第二回的时候。

好了,解释完毕。

 

【食堂班汇报】

 

罗维诺:食堂班代表罗维诺。开始汇报了,肌肉土豆。

 

路德维希:…允许你发言。(能不能不要一脸严肃地叫人肌肉土豆…)

 

罗维诺 :我们找到了可以和声音班的碎片凑成一对的另一半碎片。…真没想到竟是在那种地方。

那应该是「希望」无误。…但是,关于费里西安诺对碎片的推测,有些疑点。

因为我们「至今为止并没有找到过任何一个碎片」。

…抱歉,一个没注意话题又跑偏了。总之食堂班在找到碎片后,顺利和声音班进行了汇合。期间费里西安诺稍微引起了点小骚动。

 

费里西安诺:“没办法啊,毕竟真的非常害怕嘛…。啊,是说四十三卷的梦的事哟。”

 

罗维诺:放心吧。谁都没有责怪你。在那之后,稍作休息交换情报时,突然出现了两只狐狸。

 

伊万:狐狸!?

 

菊:你们打赢了狐狸!?

 

罗维诺:嘛…。虽然让其中一只逃掉了。

 

食堂班的汇报,以上结束。

 

【地图班汇报】

 

亚瑟:我们也碰上了一只…但因为出现了重伤者…只好选择了撤退。

当时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虽说立刻上前应战了,但只攻击到了一次。

 

伊万:在被狐狸袭击之前,还和基尔君战斗了呢。…虽说是完败,在认输之后,我们和基尔伯特君说了会话,从而也明白了。

食堂的狐狸,是基尔伯特君派过去的…

还有,路德维希君。他说,你能振作起来真是太好了。

 

路德维希:兄长派来的!!?而且…不,明明如此,却在担心我…?

 

亚瑟:可是,狐狸突然出现在我背后的时候,那家伙也很惊慌。而且还提醒我注意身后。

不仅如此,他还给了我们地图。

地图班的汇报,以上结束。

 

【「希望」】

 

伊万:终于,找到了啊。罗维诺君,谢谢你。

 

罗维诺:…从开始写第八卷以来,一直在找。毕竟关于形状,大小之类的,你一句都没说啊。

 

伊万 :没办法啊。那个时候实在是没有时间了。

…真好啊。还没有,失去任何一个人吗…

这个空间,安东尼奥君也在啊。

…呼呼。如果,这是我所在的空间该有多好啊。…眼泪都快跑出来了呢。

…接下来要传达给你们的,是「希望」。真的…是「希望」哦?

不要以Happy End为目标。

这就是,唯一的「希望」。

 

「「诶!?」」

 

【基尔伯特的想法】

 

菊:首先…是「神明大人使他得以生存」的。…也就是说

「神明大人同样可以置他于死地」

…请大家回想一下,神明大人的目的。「为了警示而抹杀化身」…对吧。

既然如此,肯定不想「失败」对吧。

如果有一个「随时可以杀掉的化身」的话,不正合神明大人的意了吗…?

…这就是基尔伯特君被召集来的理由。

早已察觉到这个真相的,是基尔伯特君自己。

正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选择自己去神明大人那一边。

路德维希先生,这都是为了,能使你变强。

…他想必很清楚对吧。从未真正与兄弟为敌,全力以赴战斗过的你,并没有从兄长身边完全独立出来。

在这个状态下,如果自己消失掉的话,您无疑会崩溃的。

还有,罗维诺君,如果你再次重置可就麻烦了。

只有自己仍旧存在,「神明大人就不会失败」。

为了不让罗维诺君你一味地以「谁都不会死亡的世界」为目标,永远地轮回重复下去。

只要自己消失掉的话,就可以避免「失败」迎来「成功」。他正是想让大家明白这点。

你看。你们现在不就已经明白了吗。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他绝不会亲自留下提示给我们。正是因为他想让我们察觉,才留下了提示。

为了使路德维希先生得以成长,同时化「失败」为「成功」。去往神明大人那边,是最好的选择。

这种「独自一人作战」…究竟多么的,多么的「痛苦」…

不得不与弟弟,与同伴们兵刃相向。不得不被弟弟,被同伴们兵仁相向。

…即使被罪恶感和孤独压迫致死也不奇怪。

所以,才是「兔子」啊。

不知何时会被「狐狸」所杀。即使逃过了「狐狸」,也会因为「寂寞」而死。

即便如此,他依旧毅然选择踏上了那条道路,是为了路德先生你吧。

「就不能让最重要的弟弟,因自己而崩溃。所以,还得继续加油」…对他而言, 弟弟无疑是最后的堡垒。

所以,他才会在决定离开之际,对路德维希先生开玩笑说「自己是兔子」。

还有…这个恐怕就是最重要的目的了吧。

只需一瞬,所有目的都可以达成的,对于基尔伯特君来说,最幸福的结局。

「被弟弟亲手终结」

既能避免「狐狸」…「神明大人」所杀,又能见证弟弟成长,而且罗维诺君也无需选择重置。

从「寂寞」中获得救赎,达成全部目的。

化「失败」为「成功」。

这便是他的「目的」,也是他的「意志」。

…你们看。这一切全都说得通了吧?

 

 

基尔伯特:…正如你所说,菊。这一切,全部都是「独自一人的作战」。

…呐,阿西。我啊,实在不想被神明大人杀掉。

至少,自己的结局,想靠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啊?

不管怎样,我都注定是消失的命运了。让可爱的弟弟动手,反而还比较幸福呢!

本来就是做好了这样的觉悟,才抚养你长大的啊!

超越我吧,阿西!只要超越了我,你就可以变得更强!

 

【人类会议的真相】

 

路弗斯:…实际上,神明大人打算消灭数个国家的化身。

「影响较大的国家」。也就是说,G8以及常任理事国的成员们。

而我们,现在正与神明大人作战。

这所公馆内,还有「另一个空间」存在。那12个化身就被困在那边。而且,刚刚坑田他们所捕获的那种狐狸,那边也有不少。

我们几个,将「另一边的空间」称为「那边的馆」。

…然后,我们从「这边」支援着「那边的馆」。虽说能够得以实践,也是从最近才开始的。

你们看到房间里的魔法阵了吧。我们就是用那个,向「那边的馆」送「提示」的。

那么。你们觉得,和神明大人对抗,只要一次就能获胜吗?

 

丹:不觉得。毕竟对方可是全知全能的神啊。

 

路弗斯:啊啊。…确实,一次根本不行。所有人都被抹杀了,仅有一人例外。

那个人,就是罗维诺。

 

大和:等,等一下!被抹杀了!?那为什么菊先生现在还!?

 

路弗斯:因为罗维诺将整个空间,全都重置了。

罗维诺为此所利用的,是大天使米迦勒赠与他的某本书。

 

小梅:整个空间…全都!!?那种术,我从来没听过!!!

 

路弗斯:但它确实存在,事实上,我们在不断地循环重复着这一个月。现在,已经是第44次了。

 

信\长:论空间的话,是一个月没错。但论时间的话,则是三年半。

 

嘉龙:Hey,等等。你们刚刚说,罗维诺先生将整个空间都重置了对吧。那么,为什么你们还会拥有记忆?

 

路弗斯:关于这点,该说是因为这里是日本吧。大傻瓜,你来解释一下吧。

 

信\长:好勒。

他们现在的境况,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神隐」。

 

秀英:「神隐」吗…的确是只有日本才会发生的事啊。

 

信\长:因为惹怒了神明大人,因而困入「其他空间」的无法逃脱,这就是所谓的「神隐」。和现状几乎一模一样对吧?

 

大和:但是,信长先生。即使是神隐,也是有引发条件的不是吗?

 

信\长:神明大人只能在「森林」「深山」「境内」这一类的「神域」中,才能引发神隐,不是吗?

在这座洋馆内,有间「圣堂」。那个算是神域了吧。

 

大和:圣堂…这和宗教根本搭不上边啊。

东西方的神明联手了。这样解释,你能接受吗?

 

大和&丹 :哈!!!?

 

信\长:不然的话,根本无法神隐啊。大和,就算是你,也没听说过在建筑里发生神隐的,对吧?

「神域」乃是「神明大人的领地」,所以,自然不会受到「人类的领地」里力量的影响。

罗维诺他,每次都是回意/大/利进行重置的。毕竟那里是「人类的领地」。

而我们,至今为止一直待在「神域」里。所以才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路弗斯:…这就是事情的全貌了。这下你们明白了吗?我们向你们隐瞒这件事的理由。

 

【拥有人类的名字的原因与化身物语】

 

丹:哈…。你们,知道我们为何会拥有人类的名字吗?

正因为与「人类」无异。

如同你们想要拯救「国家」一般,我们也想凭自己的力量,来拯救自己的伙伴。

 

路弗斯:(这乃是,为夺回「世界」而打响的战争。「人类」与「化身」的世界——

(「化身的物语」…吗。)

我改变主意了。既然你们现在化为「人类」,那我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坑田:路弗斯!!!?

 

路弗斯:大家。我们之前似乎一直搞错了。

这并不是为了夺回「化身」而打响的战争。而是为了「夺回世界」而打响的战争!

为了「人类」和「化身」共同期望的「世界」。

…这无疑是「世界」和「神明大人」的抗衡。如此沉重的任务,只靠我们几个,是完全担不住的。

大/阪。

荷/兰。

香/港。

台/湾。

澳/门。

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协助。作为「人类」和「化身」。

 

大和&丹&嘉龙&小梅&秀英

「はい!」「Ja!」「是!」

 

【正式介绍】

 

路弗斯:我是班长,路弗斯。

 

信\长:我是副班长,信\长!叫我大傻瓜也可以哦!

 

贞\德:我乃「贞\德·达\克」这幅身躯,永远为法/兰/西而战。

 

丽莎:我叫「丽莎」。和贞德并不是一个人哟,不好已经成为朋友了!

 

特\蕾\西\亚:我是「玛利亚·特蕾西亚」。没想到居然能久违地遇见丹。我和腓/烈/特是对手这一点,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不会变。

 

瓦\迪\斯\瓦\夫 :我叫瓦\迪\斯\瓦\夫。是立/陶/宛的国王。

 

拿\破\仑:本人乃拿\破\仑,法/兰/西的上司。「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这句话居然能变得如此出名,我也是相当意外啊。

 

腓\烈\特:我是腓\烈\特,普/鲁/士的上司——不,该说是他的老爹吧。大家也可以叫我腓\烈\特老爹。

 

斯\巴\达\克\斯:我是剑斗士斯\巴\达\克\斯。即使是在天国也无时无刻不在和本国化身战斗着。…嘛,虽说结果的连败了。

 

霍华德:我叫霍华德!曾任英/国的间谍!好想再一次见到亚瑟先生啊!

 

哈维:我的话,就是霍华德的孙子,哈维。目前担任亚瑟先生的秘书。

 

卡\洛\斯:我叫做卡\洛\斯,是西/班/牙的国王。…不过话说回来,这名字乍看一点也特点都没有,估计也没几个人能记住,还是直接叫闭嘴国王比较好。

 

坑田:那个,我是坑田 洼造。是个没什么地位和名声,极其平凡的普通人。最近开始喜欢速溶咖啡了。

 

路弗斯:初见的人,久违的人都有对吧。这些都是接下来要一起合作的同伴。大家请多指教。

 

【苏醒与失忆】

 

弗朗西斯:…不试试看空间移动吗?用魔法的话,应该能够做到吧…大概。

 

马修:弗、弗朗西斯先生!!!!!

 

亚瑟:弗朗西斯!!!你这家伙,终于醒——!!!

啊,不…!!别,别误会了,我,我可没担心你啊!!千万别搞错了!!我可没哭了啊!

 

安东尼奥:弗朗西斯————!!你啊…!还以为恶友就要只剩我一个了,我超不安的啊!!!

 

菊:弗朗西斯先生!有没有哪里会痛呢?要不要紧?

 

路德维希:真是的!要是真的死了,你打算怎么负这个责任啊!!

…能够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费里西安诺:veeeee!!弗朗西斯哥哥,太好了!!

 

阿尔弗雷德:…说真的,竟然豁出性命去保护同伴…。你真是值得我打心底尊敬的hero!

 

罗维诺:哟!!那种家伙,犯不着尊敬!

…真是的。让人不安的Hero,真是Hero的失格啊你这混蛋…

 

弗朗西斯:哎?让你们这么担心了吗?

那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呢。抱歉抱歉。

啊,对了。稍微说一句可以吗?我有件事想问。

 

费里西安诺:嗯!尽管问吧!我们会全部向你说明的!

 

弗朗西斯:Merci~那个啊…

…你,是哪位?

 

亚瑟:…哈?

 


评论

热度(6)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