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知道在这里写什么( •̀∀•́ )

双角(Two horns)

阅读前注意:

这是角梗的APH日常向文……本来是之前参本写的,不过因为那个组后来一些事散了,在我的电脑角落堆积着,直到今天才发上来。

还有篇马修做主持人的采访梗……我先放上这篇渣文看看反响如何,还好我就试着放上来……



阅读完的人祝你以后玩飞行棋把把都是六【这个祝福有什么用阿喂

————————————————                                  

早晨初醒章节 Angle town

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时空,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的人无论男性女性都长着角,而且角都是白色的;而他们居住的地方总体分为两座:鹿角城和牛角城。那里的人们平等又友好地和谐相处,每个城之间互相开放,宛如只是小镇里的邻居一般。

而住在鹿角城东边的人有个习俗:成年后,角都要戴上红色的挂饰。刚好住在东边的王耀、本田菊、王濠镜的角都已经挂上了红色挂饰,王嘉龙过几个月之后就要戴上了,林晓梅还有两年左右。

“到时候我一定要叫先生给我做一个漂亮的挂饰!”林晓梅羡慕地看着他们角上的红色挂饰,握拳气鼓鼓的说。王耀自信十足地拍了拍自己,说:“包给我!到时候晓梅的成年礼我一定会和菊讨论一起做个最漂亮的……哎呀,看来他来了。下次再说这个话题吧,我现在要和亚瑟去喝茶了。”王耀话还未说完,就被敲门声打断了,于是结束了这个话题。不过王耀猜得出是谁来了,是自己的茶友。一打开门就能看见对方和他自带的茶叶,也不知道亚瑟是不是因为经常去王耀那边喝茶的关系,他的角上也戴了点东西,虽然不是挂饰,而是顶绿色的小礼帽。即使被弗朗西斯嘲笑了这个习惯,亚瑟也没打算放弃,还逐渐收集起各种样子的小礼帽起来。不过,今天的重点并不是这个。王耀和亚瑟坐在竹林里喝着茶,据说种这片竹林,是为了给那个长不大的滚滚吃的。

“我说,虽然是八月末了,但是还是很热的。你确定要继续坚持喝红茶吗?”王耀喝着清凉的绿茶说。亚瑟正要冲泡红茶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去,一脸无奈回答:“你知道的王耀,我喝不惯绿茶的味道。”闻言王耀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亚瑟泡了一杯绿茶,放到他面前:“作为良心茶友还是会给你推荐绿茶的,只要下次记得带红茶叶也来给我泡一杯就行,还有下次别带毁灭性的死扛饼了阿鲁,那玩意连老鼠都不吃,灭鼠效果不好啊。”“是司康不是死扛啊笨蛋!而且别擅自把它用来灭鼠啊!”亚瑟生气说道。

这两位的日常依旧和谐。

而另一边,罗维诺刚从床上起来,打了个呵欠之后,小声嘀咕:“费里西安诺肯定又是半夜去,马羚属混蛋那里睡觉了吧……今天去安东尼奥那里蹭早餐好了岂可修…”这么嘀嘀咕咕决定好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推门而入,很有精神地向罗维诺打了招呼:“早安哟哥哥!今天我早起做了正宗啊牛角城式pizza哦~”罗维诺看着很有精神地费里西安诺沉默了几秒之后…回去被窝里睡了。“一定是我睡糊涂了,费里西安诺怎么可能自己早起呢。”罗维诺躺在枕头上盖着被子自言自语,显然不相信费里西安诺不仅在这里,还比自己早起来。费里西安诺不服辩解:“好过分啊哥哥!我平时就有睡得那么晚吗!唉哥哥别真的继续睡啊!先帮我把角打蜡*了再说!ve…ve……”

趁着费里西安诺叫醒罗维诺的时候,我们来介绍一下一位拥有掌角的人——伊万.布拉金斯基,有着自己引以为豪的又大又白的掌角,目前最大的愿望是种一片向日葵花田和交到朋友,还有…希望现在在外面敲门的妹妹娜塔莎冷静下来。

“哥哥,哥哥!快开门!我现在想和哥哥结合了!所以快开门,不然我要用角破坏阻挡我们结合的门了哟!”娜塔莎在外边坚持不懈地拍门,完全没有要放弃架势。伊万正吃完早餐,听到娜塔莎的话连忙阻止:“不行!娜塔莎身为女性要好好爱护角,所以快去别处——!”只是8月份的时候来得特别凶而已!平时其实不恐怖挺可爱的!真的!伊万这么在内心安慰着自己,回忆着平时的娜塔莎,祈祷着她快点放弃。

“万尼亚,掌角面包已经烤好了,为什么不放妹妹进来呢?”伊万的姐姐冬妮娅拿着烤好的掌角面包出来说。伊万连忙阻止了要去开门的冬妮娅,解释:“…现在的娜塔莎在度过发情期*还不能放她进来,所以,别去开门!”冬妮娅了解情况,不过指了指自己一只手拿着装在碟子上的掌角面包,说:“但是妹妹可能还没吃早餐,送面包去总是要开门的吧?”说完伊万一脸视死如归地倒了一杯热呼呼的牛奶,说:“…我去给她送牛奶。”

那边的娜塔莎终于进得去了,这边的例行弗朗西斯对自己的角引以为豪,对此进行悉心照料中。“这么精致优雅的角只有哥哥有哦~”他曾经这么自豪地说。不过…今天他引以为豪的角却一点都不优雅了,因为他的角缠上了自己的头发。弗朗西斯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一脸惊恐:“哥哥我美丽的长发缠上华丽的角啦!这可一点都不华丽啊!”

弗朗西斯睡得翘起的头发牢牢地缠上了旋角,虽然把头发花费了些时间,但是剩下的头发却牢牢缠上了旋角怎么弄也弄不下来。弄了半天,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说:“哥哥的‘头发柔顺喷剂’用完了,得出去买…没办法,今天就把角藏起来一天吧。”

当然,弗朗西斯把自己的头裹得严严实实出门,然而之后依旧被发现的恶友坑了一把,头发乱得像个鸟巢,这就是后话了。

(*角打蜡:伊双子认为把自豪的角弄得光滑闪亮,能够成功吸引到漂亮女性的目光,从而搭讪成功。事实证明也挺有用的

*发情期:鹿角城的人只要未成年之前似乎都有特定的发情期时间,发情起来就会对喜欢的某个事物/人更加执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