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知道在这里写什么( •̀∀•́ )

因为不知道敏感词在哪,所以弄成截图,总共32张

————————————————————————

二十八章

【回归与天国】

安东尼奥:噢噢!!久违的馆内啊——!!!

 

亚瑟:白痴吗你。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好吗!

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你,害的大家这两周内只能在这儿傻等!!

 

安东尼奥:噢噢!!久违的亚瑟啊——!!!

呐呐!!过来给我打一拳!!!

 

亚瑟:谁会给你打啊白痴!!

真是…。净让人担心。

你没事比什么都好,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亚瑟你也是,修理魔法阵辛苦了!谢谢啦!

 

基尔伯特:(...)

(剩下的问题,就是菊...。真的,要由我来引导吗...?)

 

不久前,天国——

 

基尔伯特:...别开玩笑了...

这就是「天国」!!?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米迦勒:如您所见。这里已经开始面临崩坏了。

「天国」也是,和以前相比...真的小了不少啊。

...「神明大人」他,打算拯救「天国」...拯救「幻想」。

 

伐诃纳:那天使们的行动,又该怎么解释?明明袭击了我们不是吗。

 

阿尔克墨捏:...伐诃纳,也行,是我们理解错了也说不定。

呐,米迦勒...。那个收容所,难不成,其实是最佳的「安全地带」?

 

米迦勒:…没错。正如你所说。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基尔伯特来到这里,我根本不会你们出去。

基尔伯特。在那座馆中,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像这样...直接看到「幻想」的现状,还有「幻想」的危机。

一定要将这幅光景深深地烙在眼底。然后,以此为基石,好好听取那「第三个选择」。

 

???:米迦勒先生。请让我也说几句吧

 

基尔伯特:...!?

 

白狐:啊啊,请稍等一下。你那么怕我,我会很悲伤的啊。

 

基尔伯特:...不袭击...我吗?

 

白狐:真是倍感失礼。我自从变成石头之后,就放弃了「现实」。我根本没有,干涉它的理由啊。

 

基尔伯特:是,是...这样吗...?

等等,不对不对,给我等一下!根据十四世纪日/本人留下的故事,你即使是变成了石头,也在继续侵蚀着地面不是吗!

由于自己的存在被否定,还有孩子们被杀掉的怨恨...

 

白狐:...的确也有过那么一段时期。但是,变成石头后我就没再做过任何事了。

我姑且也是大人啊。对于自己是「幻想」这种事,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也明白,自己该「放弃」。

但是,我的孩子们...还非常纯粹。无论是悲伤,还是愤怒,都特别的纯粹。

尚且年幼便惨遭杀害,对于世事也尚未知晓。那些孩子们只是单纯地为了「复仇」,才留了下来。以一副纯粹面而扭曲的形态,留在了「现实」中。

黄狐以「存在」 ,红狐以「力量」,青狐以「精神」。虽然方法各有不同,但毫无疑问都在进行着「复仇」。

...真是,完美地把我的性格分成了三份吗...

 

基尔伯特:...

你明明知道...却还对他们放任不管吗...?

 

白狐:如果能见到的话,我早就去见他们了。去见他们,和他们说话,告诉他们我在这里生活很幸福。

...但是,你想想。我在「现实」中,可是块被破坏掉了的石头。意识的确是唯一的没错,但灵体早就四散到了各地。

如果没有肉身,就根本无法进行对话啊。

 

基尔伯特:...是这样啊...

...你的话,一定可以...阻止那些狐狸吧?

可以...帮我一把吗?

 

白狐:诶诶,当然了。毕竟我,还没有放弃「幻想」呢。

为此,我必须在「现实」得以「存在」。

在此,我打算,让菊先生来协助我。帮我完成「附身」。

为了能完成凭依,肉身是必须的。

 

基尔伯特:也就是说...要使用菊的身体吗。

 

白狐:但是,现在——

 

基尔伯特:唔噢!?

 

阿达尔贝特:看来,是有人在「现实」中呼唤你了啊。

 

白狐:...基尔伯特先生。请你,帮帮菊先生吧。

请再一次,引导他吧。

 

基尔伯特:...哈!?你这是什么意——!!!

——思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要摔下去了!!!!!

着陆成功...!!本大爷果然超帅...!!!

 

亚瑟:...基

 

阿尔弗雷德:基尔伯特嗷嗷嗷嗷嗷嗷嗷!!!!!

 

基尔伯特:呜哇!!!!!!等,你,好重!!!!!要死了!!!!!

 

亚瑟:...回来了...

大家!!!回来了!!!!回来了啊!!!!!

基尔伯特他回来了啊!!!!!

快!!!快点,路德维希!!!!!别傻站着了!!!你过来看就明白了!!

 

基尔伯特:...啊,是吗...馆内...

对了...。馆内的话,就是说,还能和阿西见面吗...

阿西…弟弟...。本大爷最可爱最可爱的弟弟...

是吗...!是吗...!!

 

路德维希:哥哥!!!!哥哥!!!!!

 

基尔伯特:...嘿嘿。本大爷,回来了~!!

 

费里西安诺:唔veeeee!!!基尔伯特你这个笨蛋!!!!

 

弗朗西斯:白痴!!!蠢货!!!一人乐混蛋!!!!

 

王耀: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啊阿鲁!!!

 

伊万:啊啊...真的太好了...。那时候的伤呢...?不要紧,吗?

 

基尔伯特:Kesesese!你们以为本大爷是谁?可是世界的基尔伯特大人哟?那种小伤早就没事儿了!

 

马修:呜呜...那个,绝对,无关啊...。还和以前一样...真的...呜呜...

 

基尔伯特:...我说,啊嘞...?喂,安东尼奥呢?

(...总之,得先让阿西帮我解释一下才行。对现状完全不明先不说,最重要的是,我想了解一下有关菊的情报...)

(毕竟,菊被托付给我了啊...)

 

【红狐的疯狂】

红狐:...杀掉你们...!人类什么的,最讨厌了...!!讨厌讨厌讨厌!!

去死去死去死...!!!「人类」所爱之物也一样,全部都去死!!!

从谁开始杀掉好呢...!!啊啊,那个留胡子的家伙的血非常美味啊!!!!这次连肉也一次吃掉好了!!!!

任我们玩弄至死也不坏,不过,相比之下,还是新鲜比较美味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勒...?是谁,在妨碍我?

...黑狐?这个气味...!!!你,是本田菊!!!!

是你!!!!杀掉了!!!!!!杀掉了妈妈!!!!!!!!!

杀掉你杀掉你杀掉你!!!!!

 

【概括与讨论】

基尔伯特:好嘞!总之想,谁来概括一下,说说本大爷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费里西安诺:ve...我实在是不擅长概括呢!队长!麻烦你咯!

 

路德维希:嗯...我想想看...

黑狐出现 菊失踪 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大危机

然后就是,安东尼奥完结第43回。关于这点,兄长你自己也亲眼看到了,就不必多做说明了吧。

如大家所知,与此同时「狐物语」也一并消失了...

 

罗维诺:虽然确实很震惊,但并没有绝望。倒不如说...安东尼奥的「第三个选项」,让人心服口服。

虽说「现实」和「幻想」分离,和死亡几乎无异...

...我这,算是在放弃吗...。这样下去根本等同于把一直以来所有的努力归于泡影。

 

耀:不...我倒觉得并不是那样。我也,多少能接受阿鲁...

...并不是妥协阿鲁。是真的,觉得那样比较好阿鲁...

...对了,基尔伯特。你还不知道地下通路的事吧。

女汤那边天花板崩塌,地板塌陷,马修正好掉进了地下通路里,并引导我们发现了那条通路。

这就是,刚刚所说的大危机详情阿鲁。

 

基尔伯特:啊...。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受伤,就是在那时候吗。

 

阿尔弗雷德:唔~...。完美地骨了个折...

 

路德维希:...然后还有...嘛...

那只黑狐,其实是菊...

 

基尔伯特:哈啊!!!?等,等一下!!!

菊他?是狐狸??

也就是,菊他并不是单纯看起来有些不太对,而是整个肉体都不妙了吗!!?

 

路德维希:整、整个肉体都不妙...。虽说我觉得这个说法也没什么错...

但是兄长,不该说通常情况下,不是该说肉体产生变化吗?

 

基尔伯特:肉体是不会产生变化的。关于这点,亚瑟你也很清楚对吧?

 

亚瑟:啊啊。没错,肉体不会产生变化。

 

耀:肉,肉体不会产生变化...。那菊的事,你们怎么解释。

那可是完全变成狐狸了阿鲁。全员都看到了啊。

 

亚瑟:啊啊。我也是,将其断定为狐狸了。

 

耀:...鸦片。你在说啥完全听不懂啊鸦片。

 

亚瑟:...不...因为...。我也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阿尔弗雷德:啊真是的!!!你个麻烦的大叔!!!别摆架子了快点说啦!这可是情报啊!!

 

亚瑟:唔...。...叫我说也可以,但你们大可不必太过拘泥这情报啊...?

产生变化的,并不是菊自身。而是我们的认知。

因为「狐狸」入侵了菊的星云界,为了使菊能够被认知为「狐狸」,我们的星云体产生了变化...这样说,你们明白吗?

 

弗朗西斯:不明觉厉。

 

亚瑟:也是啊...。唔...你们,知道灵气吗?(*物体或从人类中散发的一种气息

灵气也分许多种类,其中一种,就是星云体。

负责管理除「感情」之外,对「现象世界的认知」。你们就把那当作是一种感觉器官就好。

说到感觉器官,「眼睛」也算其中之一,这点总归明白吧?

一旦我们的星云体将菊认知为狐狸,我们的双眼,也会将菊判断为整个肉体都变成了狐狸。

而说到星云体,不得不提到「星云界」,在那里,存着全人类的星云体。

简单来说,就是「精神世界」...

顺便一提,在通常情况下,那个世界是无法进入的,不过只要肉体和精神分离开,就能普通地进入其中了。

就是这种感觉!挺简单吧?

 

基尔伯特:...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其实就是看到了有实体的幻觉对吧。

关于星云体,我在玛利亚时期也费心思研究了一番呢。毕竟要在精神上治疗应用。

 

罗维诺:你,居然研究过灵气学!?

 

费里西安诺:呜哇...那个时代啊...?还真是又习得了不少灰色地带的知识呢...

 

基尔伯特:要进入精神世界,的确是需要魔术没错,但进行精神治疗的话,只要观察灵气状态并进行对话就行了!所以是不会被处以判决的!

 

亚瑟:只要不是黑魔法就没事!啊从,顺带一提,我的不列天和菊的狐化也是相同原理。

 

伊万:...这还真是货真价实的神秘学呢。总觉得亚瑟君拿出真本事了...

 

弗朗西斯:...嗯?等一下基尔。观察颜色进行治疗...你,看得到灵气吗?

 

基尔伯特:只能看到一部分。250~1200Hz就是极限。范围外一律看不到。

但是,像「狐狸」这种拥有实体,不愧是谁都能看到了吧。

 

亚瑟:...青~红吗。

 

弗朗西斯:总之,看得到对吧?那么,你告诉我,「黄狐」和「红狐」也有灵气吗?

 

基尔伯特:没有...倒不如说,他们自身就是灵气。

啊啊。所谓的灵,就是指没有肉身的星云体。

然而我们可是被「狐狸」袭击到见红了啊...也就是说,「狐狸」凭依到了其他生物身上。只有这个可能了。

 

弗朗西斯:...也就是说,菊还是拥有肉体了?我们没办法进行治疗吗?应该可以用对话来进行精神治疗对吧?

 

亚瑟:...

...都说了别拘泥啊...?

我说过「狐狸」是星云体对吧。那么狐狸的颜色,其实就是灵气的颜色。

在我们看来,菊是「黑狐」,所以由此能判断出,菊的灵气应该是黑色。

...然后,黑色的灵气所代表的含义

是「死期」。

 

费里西安诺:...诶?也,也就是说,不久之后就会死...这样吗?

 

阿尔弗雷德:骗,骗人的吧!?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啊!!!

 

亚瑟:等下等下!!我都说了别拘泥那些啊笨蛋!!!

以我的观点看来,恐怕并非肉体上的死亡。如果真是,凭依在那家伙身上的「狐狸」也早该玩完了才对。

问题是,到底是什么会死...。是菊的精神,还是凭依他的「狐狸」,两者中的某一个。

 

耀:精,精神死亡!!!?那个,不是比普通死亡更加痛苦吗!!!

 

马修:真的,您为什么一直不说呢!!!!?

 

亚瑟:所,所以说!!!都冷静点儿啊你们!!!!!

 

路德维希: 就是想要避免像这样的混乱状态,所以才不说的对吧。

而且直到刚刚为止,安东尼奥都不在这边,不安要素只会变成压力来源,不断摧残精神而已。还是尽量避免为妙。

但是,只凭这些,说服力还是不足啊。最重要的是——

已经有了「对应措施」了。没错吧?亚瑟。

不是和大家说过吗。「能唤回菊的,只有基尔伯特」。

...哼。就是这么回事。

而且啊,只要我们还在,那家伙就能努力撑下去。毕竟那家伙可是喜欢我们到,连精神都可以崩坏掉的程度啊。

只要找到菊,就准备完全了。不用担心。

 

安东尼奥:菊他呀,可是非常关心同伴的。只是稍微有些害羞而已。

那些多余的担心,根本没有必要。我们得快点找到他,让他安心才行。

 

罗维诺:确实,那家伙的话,肯定可以坚持下来的。

我们也得努力,尽快找到他!虽说现在音乐厅外边已经完全沦为一片毒海了,还能撑下去吧!大家!

 

全员:噢噢————!!!!!

 

罗维诺:(「狐物语」消失了。但是,在我看来,这才是正确的)

(「第三个选项」——明明是一条,和「全员死亡」无异的道路)

(就连最爱的国民也,再也无法相见...。不仅如此,我们还会从国民的记忆中,从世界的记录中完全消失,明明是这样一个选择。)

(然而,不知为何。我却觉得,非常的幸福)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份心情的答案,一定还埋藏在这前方的某一处吧)

(然后...。我想那肯定,也是一切的答案。)

 

【红狐与青狐】

红狐:(没想到居然会陷入这种苦战...)

(...眼下实在是,形势不利...)

(毕竟这家伙也是强到,可以被青狐附身的程度啊...。还是等青分离后再攻击吧)

(我可不想连可爱的妹妹也一起杀掉啊)

 

费里西安诺:不,不见了...?

 

基尔伯特:...喂,菊。

 

黑狐:...很遗憾,我现在是「青狐」哟。想和菊先生对话的话,就进来精神世界吧。

 

青狐:

不过,他的精神世界里,仅剩下容纳两人的空间了。

全员进入更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他自身也在排斥着。

等到了之后,我会离开他的身体,你们在那之后进入精神世界。

 

路德维希:青狐...。你,是我们的同伴...吗?

 

青狐:不,当然是敌人。毕竟我也一样,为了使我们能够被认同而进行着复仇。

 

基尔伯特:说到底,只能类似于同伴吗。

现在还能算安全的,只有音乐厅了。走吧。

 

亚瑟:(...仅能容纳两人吗...。还真是比想象中还要不妙...)

(最后一点希望,姑且还是保住了啊...。倘若空间不足的话,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无济于事...)

 

基尔伯特:(...惨了。这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

(说到底,我到底该怎样说才能传达到给他。那个固执的家伙...)

(把所有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毫不退让!祈愿不想死什么的,这根本在正常不过了啊,这个笨蛋弟子!)

(明明谁都没有怪罪于你,少在那擅自定下论了…!)

(你大可来依靠我们啊!我们就那么靠不住吗!少小看我们了!...就这么说...!)

(...啊—可恶!为什么脑袋里尽是这种责备一般的话语啊!)

(...我真是,一点都不了解那家伙啊...。实在是相差太远了...他和我...)

(...再这样下去,我会害死他的...。...糟了...真心想逃了...)

(看来,这点是确实的,本大爷真的一点都靠不住啊...)

 

二十九章

【师徒组的鸿沟】

基尔伯特:(...这就是...菊的精神世界...)

(...居然是这种光景——...)

...菊?

 

菊:...?

...!!!?

 

(菊推开了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好痛...!!

 

菊:为,为什么...为什么...您会...!!

都...都是因为我...害您...遭遇那种事...

 

基尔伯特:(...不,不是吧...)

所以说,什么叫都是因为你啊。想要活下去,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们大家谁都没有怪罪你啊。

首先,想要排除与自己相异的存在想,这也是很正常的啊。异端狩猎这种事,我们不也没少做吗。

就算把这些都当做是你的错,到头来我们也只能落得个,自己打自己的脸的下场而已。

好了,回去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菊:...我不要。

 

基尔伯特:哈?

 

菊:...全部都是我的错。

 

基尔伯特:...还在说这种话。

 

菊:...您就当一切...全都是我的错吧...

 

基尔伯特:...什么?

 

菊:事实,不也正是如此吗。

狐狸们的目标,是我。你们各位,只是被卷入其中而已。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您说这一切不是我的错...那还能是什么啊...!

 

基尔伯特:(...!是吗...!)

(这家伙,想要好好为这一切负责啊)

(而我们,却连他「想要负责」的这一想法,用那些温柔的话语,给全部否定掉了...)

(结果,现实中什么都没能做到...对那样的自己感到厌恶...才变成了现在这样吗...!)

(因为大家都打从心底觉得,这不是你的错,所以导致你自己也无法轻易说出口啊)

(...真是个麻烦到极点的家伙啊...。明明已经温柔到让人心疼的程度。却还要那样独自一个人,默默逞强...)

(...所有的一切,都想靠自己来解决。在我们之间,擅自作出了这样一道鸿沟)

(还真是意外的相似啊。我和这家伙...。真没想到,师徒竟会如此相似,和当初那个与大家兵戎相向的我,根本一模一样啊)

(...我们真的,相当被重视啊...)

(...既然如此,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哈...我懂了。

全部都是你的错!!

狐狸出现也好,被困在这种空间也好,全部全部!!

 

菊:...诶诶,没错。所以——

 

基尔伯特:所以,你给我回来!!!

 

菊:...!?

 

基尔伯特:本大爷原谅你!!你就在大家面前,好好为全部的事担起责任!!

想怎么做随你喜欢!!然后,给我拿出像样的结果来!!

我们的胸怀,可没狭小到连你这样的小鬼头都包容不下的程度!!即使是物理上的意义也一样!少小看我们了!!!!

所有的一切,包括你所犯下的错在内,全部都会原谅,这就是「大家」的结论!!

 

菊:基尔...伯特君...

 

基尔伯特:这种鸿沟!!给我两三下飞越它吧!!

胆敢推辞,绝不轻饶!!!

 

菊:...

(...我只是,想要去珍视你们而已)

(但是...我错了。我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逞强。)

(想要去珍视你们, 因此也想连同你们所珍视之物,一并珍视起来...)

(但是,有一点,我一直都忽视了)

(...我可以相信吗...?)

(在那珍视之物里,也有「本田菊」这个人存在,我可以相信吗——)

之后就算后悔,我也不管了哟。

 

(菊后退,跑起来跃过鸿沟,场景变化——)

 

基尔伯特:明明直到刚才为止,都还是那副荒废的景象...。你就那么开心吗?

 

菊:毕竟这里,可是我的心啊。...请您自行理解吧。

 

基尔伯特:也是啊~...

如果真的重视大家的话,就连同大家所重视的东西也一并重视起来才行。

只是一味的逞强,和重视,是完全不同的,我终于明白了。

你想这么说,对吧?

 

菊:...谁知道呢?

 

基尔伯特:是次不错的教训对吧?无论对你,还是对我们来说,都十分宝贵。

依赖我们都不愿意,就更别谈什么重视了。最后,只会落得大家也一起难过而已。

如果还没弄明白,大可再来依赖我。我会彻彻底底教会你的!

所以,就别再搞出这种麻烦事了啊!笨蛋徒弟!

 

菊:是,师傅!

 

【红狐暴走】

基尔伯特:...这,感觉不太妙啊...?

 

阿尔弗雷德:欢迎回来...。我们这边姑且还没被攻击...

...那家伙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对。

 

亚瑟:...那家伙...吃掉了...

它把青,吃掉了...

 

基尔伯特:...你说什么...!?

 

红狐(?):妈,ma啊...唔...咕啊啊噶啊啊

 

安东尼奥:在...在说什么...?

 

红狐(?):救,救wo...噶啊啊啊...

qing...青...对不qi 对不起啊啊...

 

(照明突然熄灭了)

 

伊万:呜哇...!?

 

路德维希:怎,怎么回事!?照明怎么...!?

 

亚瑟:都拉好身边的人!!千万别走散!!

 

费里西安诺:veee!!路德!菊!

 

弗朗西斯:费里西安诺,过来这边。耀,小心台阶。把手拉起来比较好。

 

耀:呜呜...只能看到一点点...好可怕阿鲁...

 

罗维诺:这件衣服...是马修吗。

 

马修:罗维诺先生,请抓着衣服就好。因为我要拿弓,双手得腾出来才行。

 

基尔伯特:阿尔弗雷德,肩膀过来。菊就交给亚瑟吧。

 

阿尔弗雷德:都没法行动还真是辛苦呢...

 

伊万:安东尼奥君,路德维希君还在吗?

 

安东尼奥:在哟。

 

路德维希:绝对不可以松开...。毕竟狐狸尽在咫尺...

 

红狐(?):gige...咕诶e唔诶a啊啊

想...见......

...

 

费里西安诺:噫...!!!什,什么啊那是...!!!?

 

弗朗西斯:不行了...怎么看都不妙啊...!!虽说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绝对不妙啊...!!

 

耀:天狐的...崇神...!!?怎么可能阿鲁...!它明明连气狐都不是啊...!!

(*妖狐的顺位:由高到低:天狐→空狐→气狐→野狐)

 

马修:...那个,难道说...

 

罗维诺:...往地下水道逃吧。然后赶紧和馆外联系,想办法解开那些铁栏栅门的机关。


评论

热度(3)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图片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