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产粮,只啃粮,我是懒癌我自豪( •̀∀•́ )

黑塔狐语录个人合集【7】

二十四章

(上半部:)

 

【(伪)脱落】

弗朗西斯:...马修他人呢...?你们不是一起出来探索的吗?

是在哪儿...?错过了吗...?

 

阿尔弗雷德:...!!

...

 

亚瑟:...阿尔?

 

阿尔弗雷德:...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他...

对,不起啊,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亚瑟&弗朗西斯:...

 

伊万:...骗人...

 

安东尼奥:...

 

阿尔弗雷德:菊他!!!菊他就是那只狐狸!!!!我...!!我没能扣下扳机!!!!然后马修就!!!马修就!!!!

 

亚瑟:...哈?你说菊...是什么!!!!?

 

伊万:菊君是...「狐狸」…!!!?你的意思是,那只「黑狐」是菊君吗!!!?

 

弗朗西斯:马修...!!

马修!!马修!!!!回答我...回答我啊!!!!

马修...拜托了...。回答我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竟会比我先离去...!!马修...!!!!

 

亚瑟:阿尔。

...真的谢谢你...还好你没事...

如果连你也失去的话...我...

...谢谢你....。让我还能,继续努力下去...

 

阿尔弗雷德:呜哇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亚瑟!!对不起!!对不起!!!

 

安东尼奥:(...是我...这都是我害的...)

(都怪我...擅自跑来了这里...!!!擅自搅乱了这个空间...!!!!)

(...罗维,抱歉。我已经,不会再迷茫了...)

(...这就是...我的使命...)

(罗维诺.瓦尔加斯。我将亲分一职——让给你)

(大家就,拜托你了)

 

耀:(...我不明白阿鲁...)

(为什么,要选「日本」作为舞台阿鲁?既然被称作「狐物语」,那选择法/国岂不是更好…)

(「狐狸」和「狼」抗争的物语...。「神明大人」和「罗维诺」的战斗...)

(将日/本作为舞台,是有什么特殊含义的吗...?)

(...而且,将罗维诺拉拢到「神明大人那边」的理由,也搞不懂阿鲁...)

(意/大/利有两人...。是有什么理由,才不得不选择罗维诺吗...?)

(以及,这究竟是对什么的「警示」。也完全不明白阿鲁...)

(...话说回来,我记得「九尾狐」是于日/本的神道神格化的...)

(也就是说,「神明大人」和「九尾狐」的联手,亦是西洋和东洋神明的联吗...)

(...啊嘞?「神明大人」是打算,消灭我们对吧...?)

(那样的话,「重置」不是相当碍事吗?为什么不把「狐物语」抢过来阿鲁?)

(...确实,罗维诺说过——)

 

来吧,让《狐物语》拉开帷幕吧。

 

耀:(他说过,「神明大人」是如此告知他的...)

(这具体是指什么我不懂阿鲁,但这样看来,这完全是打一开始就默许了「狐物语」的「重置」阿鲁...)

(为了「警示」而打算消灭我们,却不阻止重置...难道不矛盾吗...?)

(「狐物语」...。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作用吗...?)

(...完全,搞不懂阿鲁)

(听亚瑟说,那些「狐狸」是为了向菊复仇才行动的阿鲁...)

(那么,「神明大人」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必须需要)

(馆外的知识阿鲁...!!)

...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

 

路德维希:...?什么事?

 

费里西安诺:ve?

 

耀:我想和馆外进行通信阿鲁。

 

路德维希:...

 

费里西安诺:...但是...

 

耀:我知道空间搅得有多乱阿鲁。我也知道,这定会再次增加罗维诺的心灵负担。

...那样的话,要把我赶出去也无所谓。...即使如此,我也需要馆外的知识阿鲁。

我们不能再继续这样磨时间了阿鲁...

这里可是战场,只要是能派上用场的东西,无论什么都要拿来用!!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

 

费里西安诺:...我知道了。重要之物分毫不损的战场,是不存在的。

 

路德维希:啊啊。...虽说有点对不起罗维诺,但只要这里还是战场,我们就不得不使用馆外的资源。

 

费里西安诺:我想,先等大家回来后再说。

人数越多优势也越大。集合大家的智慧,难保哪个突发奇想,就是名案良方呢!!

 

路德维希:所以,静下心等大家回来吧。我觉得,这是当下最明智的决断了。

 

耀:...也是啊。抱歉,我有点急躁了阿鲁。

 

在天国收容所,那个孙控会谈之后...(馆外成功取得联络前)

 

基尔伯特:说是一直在这边看着我们,爷爷你们对整件事大概了解了多少?

 

巴尔多维诺:了解了多少啊...至少你们被狐狸袭击,「神明大人」的目的是杀掉「化身」这事,我们还是很清楚的。但详细情况就...

毕竟这边也要战斗,所以只能看个大概。米迦勒那边的情报也是,只能偶尔听到个一两条而已。

 

阿达尔贝特:而且一旦遭遇狐狸之后,你们就会消失。所以更难把握你们那边的状况了。

 

基尔伯特:哈!?

...啊啊,是吗。我们所在的那个,是其他空间来着啊...

 

阿达尔贝特:其他空间?

 

基尔伯特:啊啊。我们现在,被关在其他空间里。

...不,不是「我们」。而是「他们」。

 

巴尔多维诺:那点我们确实不清楚...。不过我们知道路弗斯他们出手协助的事。

 

阿达尔贝特:似乎还借了「人类」的力。...不过话说回来,真是搞不懂。「神明大人」为什么,这样放任他不管?

 

巴尔多维诺:是啊...。出手协助什么的,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反逆行为啊。

 

基尔伯特:诶!?等,等一下!!

 

基尔伯特:路弗斯!?人类!?到底发生了什么!?

 

巴尔多维诺:啊啊。原来你不知道吗。

 

阿达尔贝特:路弗斯他,为了帮助你们,尝试了各种方法。

 

基尔伯特:原,原来是这样吗...没想到,他居然会去帮忙...

 

巴尔多维诺:...不过,如果说有其他空间的话,罗维诺和安东尼奥突然消失这点也就可以说的通了。

 

基尔伯特:啊啊,对了。兄长大人他是后来才和大部队汇合来着。

没想到,居然会突然从窗子闯进来。

 

阿达尔贝特:明明之前那样极力阻止安东尼奥,却突然改变态度带着他一起去了。

 

基尔伯特:是吧时间花在安东尼奥上了吗。难怪,和我们汇合的会那么晚。

但是,突然改变了态度是怎么回事...?是碰到了什么麻烦事吗?

 

巴尔多维诺:...嘛,总之就是突然改变了态度,从手包里掏出钩爪和绳索,开始攀墙...这样的感觉吧。

 

基尔伯特:...

我姑且问一句...。你们知道,罗维诺...在进行重置吗?

 

巴尔多维诺&阿达尔贝特:...知道。

 

巴尔多维诺:...但是,我们不能...制止他。既是为了「化身」,也是为了「人类」。你明白的吧?

顺便一提,这里——天国,是不受重置影响的。路弗斯他们那些馆外的人也是一样。

 

阿达尔贝特:似乎只要是称作「神域」的地方,都一概不受重置影响。

 

基尔伯特:...「神域」...「神明大人的领域」吗。在欧洲的话,就是圣堂了吧。

那栋房子里也有圣堂...。就算被称作「神域」也不足为奇啊。

 

阿达尔贝特:...那么。你们几个,打算怎么逃出去?

只要「神明大人」还在,悲剧就会不断重复。这一点,你应该也知道才对。

 

基尔伯特:只有打倒「神明大人」了。只要打倒他,那个空间应该也会消失。

 

巴尔多维诺:打倒「神明大人」...吗。你已经有办法了吗?

 

基尔伯特:...没有。

 

阿达尔贝特:...也是啊。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神明大人」现在不在天国境内,一定是去地上了。

 

基尔伯特:去地上...?

 

巴尔多维诺:啊啊...。然而,为什么特地跑到地上去,完全搞不懂。

 

基尔伯特:...「神明大人」...去了地上...

 

 

亚瑟:...向前看吧,弗朗西斯。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前辈。

 

【马修.威廉姆斯

         脱落】

 

【去找木板的小间奏】

亚瑟:...万幸,右脚只是撞伤。

...原来,能够接受治疗...是一件如此令人欣喜的事吗。

 

阿尔弗雷德:...好痛...。真的好痛...

...我,还活着啊...

...好痛啊,马修啊...

 

弗朗西斯:我,在欧洲也算年长的了...。真是没出息...

一直被其他人帮助不说...。结果,现在连自己最宝贵的人,也没能好好守护...

...我知道。这是战争...。所以总会有不得不舍弃珍视之人的情况发生...。我知道的,可是...

...太不像了。我,是何等的...没出息啊...!!

 

伊万:...向日葵,一朵一朵地枯萎了。

...不要以Happy End为目标...吗。

...呐,罗维诺君...。你的话,会怎么做。

如果最佳的Happy End,同时也是最佳的Bad End的话——

 

(下半部:)

【馆内外情报交流会议】

罗维诺:路弗斯,听得到吗。

 

路弗斯:...罗维诺?

 

罗维诺:…我们想全员一起开一次会,这边和那边的所有人员。

 

路弗斯:!可,可以吗!?

 

罗维诺:啊啊。...眼下,这应该算是最不会让我后悔的选择了。

 

路弗斯:...知道了。我去叫大家过来集合。

稍微,等我们一下。

 

罗维诺:...阿尔弗雷德。容我确认一下。

...马修他...真的死了吗?

 

阿尔弗雷德:...啊啊。

 

罗维诺:...是吗。果然...

 

阿尔弗雷德:...对不起。

 

罗维诺:你不用道歉。...而且,说到底,我才是导致事情变成这样的真正元凶。

毕竟做出向「神明大人」挑衅这种愚蠢的行为的人,是我。

 

路弗斯:罗维诺。全员到齐了。...总之,先来交换情报吧。

 

贞德:请先说明一下你们那边现在的状况。具体身处什么位置,生存者都有谁?

 

罗维诺:我们在音乐厅隔壁的准备室设立了据点,现在也在这里和你们进行着对话。

 

费里西安诺:生存者为9人。菊下落不明。基尔伯特和马修死亡。

 

熊二郎:…!你刚说马修,怎么了...!?

 

费里西安诺:...是不久前发生的事。马修他,过世了。

 

熊二郎:...

...抱歉。...打断了话题,请继续吧...

 

费里西安诺:...非常抱歉。

 

路弗斯:...能和我们讲讲基尔伯特和马修遭遇脱落的详细经过吗。还有,菊是什么时候下落不明的?

 

阿尔弗雷德:那就按时间顺序来说了。

 

路德维希:那么,首先就是兄长。

对「神明大人」来说,兄长算是随时都可以消灭的「化身」。因而「神明大人」为了避免失败,才特地将他召集而来。

注意到这一点的兄长,开始向我们兵刃相向。而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有两个。

1.通过与同伴为敌,来使罗维诺意识到,基尔伯特这一存在理应被舍弃。从而避免罗维诺再次进行重置。

2.为了被我亲手终结,而非被「神明大人」消灭。

在那之后,我和兄长进行一对一的决斗,最终,他被我用剑刺穿,胜负分晓。

直到最后一秒为止,他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兄长。在留下一句「有缘再见」后,兄长就消失了。

 

路弗斯:消失了...?

 

路德维希:啊啊,没错...。有哪里不对吗?

 

路弗斯:...太好了。并不是「死掉了」啊...

...请继续。

 

路德维希:...?

 

费里西安诺:然后是菊。...关于菊,不明白的点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注意到菊不见,是在「黑狐」解除变化后。

在我们谁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狐狸变成了菊的样子混进了我们之中...

所以...真的...不明白啊。他的安危也好,最后的话语也好,什么都...

啊...。但是,「黑狐」和其他狐狸完全不同。...它并没有,袭击我和路德。

而且,就算有时候会现身,也是立刻消失了。...完全猜不透它在想什么...。连给人的感觉,都和其他狐狸不一样...吧。

 

大和:...是,这样吗。

 

阿尔弗雷德:...再之后,是关于马修。

关于这件事,我也是第一次和这边的大家说。...馆外的大家,哪怕这边突然开始吵起来了,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馆内的大家,请做好心理准备听我说...。...这既和逃离有关,也和菊有关。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

 

特蕾西亚:...大家,都听到了吧?

 

丽莎:大家都说了解了。请继续说吧,阿尔弗雷德先生。

 

阿尔弗雷德:谢谢你帮我确认,丽莎。

起初是因为马修感觉到地下有违和感,所以我们两人,才回去地下进行探索。

随后,调查结果是,我们注意到了之前遗漏的重大线索。

若要往地下注水,周围肯定绝非全部封死,也就是说,旁边肯定还有其他空间存在...

 

安东尼奥:...!!是啊!!!

 

费里西安诺:那么,我们可以将那个空间作为逃脱通道...!!?

 

罗维诺:...骗人的吧...?居然有那种通道...?

 

阿尔弗雷德:...如果能再早点注意到就好了。...嘛,但是那条通道似乎并不是寻常的正规通路。

不管怎么说,毕竟我们连入口都没有找到...

先不谈那个。...然后,我们两个为了寻找那个未知空间的入口,进行了探索,主要调查了一楼和二楼。

在调查女汤的时候...。我们被「黑狐」袭击了。

 

费里西安诺:袭击!!?被「黑狐」!!?

 

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的那个不同,怎么回事...?

 

阿尔弗雷德:...然后,在战斗的时候。...你们猜,那狐狸做了什么?

...它使出了菊的「月咏」。

 

全员:!!!?

 

阿尔弗雷德:...我也完全没有想到...在那之后,虽然说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举起枪打算向狐狸射击。

...但是,能使用「月咏」什么的...据我们所知道的,只有那一个人对吧...?

结果...眼前的狐狸,和菊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我也因此,没能扣下扳机。

什么都没做到,被狐狸打飞后,我的左脚骨折了。...而马修他...

天花板崩塌,直接砸到了他的身上。

...已经不可能得救了...!那么...大量的瓦砾...!!

 

耀:它真的...用了月咏吗...!?

 

费里西安诺:也就是说...那只黑狐是...!!!

 

罗维诺:只有可能...是菊本人了...!!!!

 

伊万:但是...那种事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化身」啊...?

 

丹:...并非,完全不可能。

是「化身」又如何。日/本的化身,又不一定必须得是「本田菊」。

有没有可能是「被狐狸附身」。关于那个,耀你也应该有所了解吧。

 

耀:很有可能阿鲁...。...而且变成现在这样,有很大可能是菊自身期望如此。

 

弗朗西斯:自身期望如此...?

 

耀:...他当时那个痛苦的样子,大家也都看到了吧。

彻底的,变成「狐狸」阿鲁...。全部,都交由「狐狸」阿鲁...

只要成为「狐狸」,就可以被同伴打败毫不留情地杀掉,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是「菊」。永远,都只是「狐狸」。

...将这一切,都抛至脑后...。享受着至上的快乐与幸福,同时,也伴随着最强烈的绝望...

 

亚瑟:...只要自己消失的话,「狐狸」就会停手。这是,菊自己说过的话...

...变成「狐狸」 ,无论是对菊自身而言,还是我们而言,从理论上来讲...都不是坏事。

但是,菊...!!这世界上可是有比理论还重要得多的东西啊...!!

 

卢克:...我可以问一句吗?

 

路德维希:...啊啊。...抱歉。我们这边有点混乱。

 

卢克:...没事啦。

...你们那边还有别的颜色的狐狸吗?馆外的狐狸,只有黄色的。

 

罗维诺:...是那样吗?这边的话,按照黄、红、黑的顺序,已经出现过三种颜色的狐狸了。

 

小梅:...老师。你知道颜色所代表的含义吧?

 

耀:当然阿鲁。黄色是「恶意」,红色是「暴力」,黑色是「绝望」。每一种,都和各种狐狸的行动高度符合。

 

伊万:...青色呢?青色的含义是什么?

 

耀:...青色?作为「孤独」来讲的情况比较多吧...怎么了阿鲁?

 

伊万:总有点在意「色彩的三原色」,所以问青色以防万一吧

 

嘉龙:...原来如此,三原色...。如果出现青色的话,那就没跑了。

 

安东尼奥:这次,由我来提问可以吗?

那边的大家,知道「第43回空间」的事吗?

 

马克西姆:第43回?什么玩意啊那是?

 

艾利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老爹你呢?...

 

腓烈特:我也没听过这事。

 

路弗斯:我也不知道。第43回,就是上一回吧?怎么了吗?

 

安东尼奥:其实是...第43回,似乎并没有结束。

 

罗维诺:第43回并没有被保存。即使是现在,我们也可以自由往返...

 

路弗斯:没有被保存!?…我只是知道,上一回最后只有费里西安诺一个人回来了,但没有被保存又是怎么回事...

但是,既然还能有44回,也就是说,是费里西安诺将「狐物语」重置了吗?

 

罗维诺:虽说他知道「狐物语」有重置效果,但并不知道「保存空间」的方法...。所以,第43回的存在现在都在影响着这边。

首先,是费里西安诺自身,产生了变化。他在看着我写的那些书的同时,还会看到预直梦。

其次,是空间本身,也受到了不少的影响。不但找到了第8回起一直找不到伊万的遗言,而且还出现了完全没见过的色系狐狸...

...说实话,我现在的心情...几乎如和刚进入这房子时没有什么区别,完全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每一秒都如履薄冰。

 

耀:馆外!我要提问阿鲁!你们知道「神明大人」是为了什么而发出的「警示」吗?

 

莫里斯:知道!「神明大人」是「想要取回信仰」。

 

谢缇尔:没错。

 

卢克:你们想。虽然这话由我们来说有点那个...。所谓的「神明大人」,其实就是「人类」想出来的生物不是吗?如果不被相信,就无法继续活下去。

 

艾利克:没有「人类」,就无法存在。和我们一样。

 

大和:没错吧?你们现在,不都是宗教衰退很明显的国家吗?

 

嘉龙:为了「警示」「人类」,而使用「化身」。我们是作为比「人类」强大数倍的存在,而被「人类」创造出来的不是吗?

而这样的存在突然消失的话,肯定会引起混乱。

 

安东尼奥:...太天真了。你们全部都。太天真了。「神明大人」才不会只满足于那种程度就收手的。

 

大和:...诶?

 

安东尼奥:那种程度的坎儿,只靠「人类」自身就可以轻易跨越了。单单使「化身」消失,是无法取回信仰的。

「化身」,乃是「国家」的「存在意义」。是为了形成一个所谓的「个体」才存在于世的。

是去「化身」的国家的国民们,并不会记起「化身」的存在…。...什么都不会记得...

但如果「化身」死亡的话,那可就不只是混乱的程度了。无疑,世界会陷入一个靠「人类」自身之力,无法解决的境况。

一旦变成那样,能做的就只剩下「求神」了,对吧?

「神明大人」可是认真的!他已经打算做到那一步了。

 

特蕾西亚:...为什么你会知道那种事?

 

安东尼奥:我是从第43回空间的消费里那里听来的。...唯一一个,有「化身」消失过的世界,只有那里了。

但是...「神明大人」的本源是「爱」。是为了爱「人类」而诞生的「存在」。

像那样,做出把「人类」逼到绝境的事,「神明大人」自身应该也是很不情愿的才对。

所以,才留下了啊?马修找到的那个逃脱通道。

 

弗朗西斯:...「爱」...啊。

 

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因为是「神明大人」,所以才为「爱」而疯狂吗。还是说,是因为「生命」,所以才依赖于「力量」吗。...再或者,是两者都有吗。

(...呐,怎么样?)

(...差不多可以告诉我了吧...?我也...露出了相当多的破绽啊)

 

伊万:...呐。关于罗维诺君,我也有点疑问。

他应该也是被「神明大人」盯上的「化身」之一。...明明如此,为什么还要向他寻求合作?

...还有,关于「狐物语」也有些疑问。

为什么,要把「内容」和「本体」分开?很奇怪对吧?

既然都被成为「物语」了,「本体」怎么能没有「内容」?明明是「狐物语」,这样的话,根本就和「无字天书」没什么区别啊。

我觉得...这里也许有什么特别的深意也说不定。

 

耀:还有就是,为什么要把舞台选在「日/本」?其他国家不行吗?

 

信长:是为了和「狐狸」联手吧?「狐狸」的话,只能在日/本境内行动。毕竟本体是「杀生石」,无法脱离自己的「神域」这点,绝对毋庸置疑。

 

拿破仑:不...。如果说「狐狸」无法脱离日/本的话,和它联手反而会...不利啊。

不管怎么说,日/本可是被称作「传教士的墓地」啊,对「西洋的神明大人」来说无疑是不利地域,「神域」实在太过稀少了。

比起日/本,毫无疑问大陆那边的「神明大人」也会行动,而且日/本还有本国独有的「神明」,理应会被妨碍的。

现在,只有这座馆被设立了异空间。如果想要使用「狐狸」所持有的「神域」的话,把整个神域都划到异空间岂不是更好。

 

腓烈特:是啊...。明明可以那么做,结果却没有那么做。被什么东西妨碍的可能性很大...

特地选择和对自己状况不利的「狐狸」联手,选择「日/本」的理由......只能理解为...是企图传达什么了。

 

费里西安诺:我们在想,这是不是和法/国的狐物语有所关联。

 

弗朗西斯:...那是一则讲述「狐狸」与「狼」斗争对物语。...「神明大人那一边」有「狐狸」,而国兽是「狼」的罗维诺与其进行斗争,这样的构图,实在是太相似了。

...然后呢。这则物语里的「狼」,因为「狐狸」的关系,失去了许多重要的东西的。

在「狼」的同伴中,唯一一只,连「狐狸」都警戒的动物,就是「猫」。

因为那只「猫」存在,对「狐狸」来说非常不利。因为它,是「不规律存在」。

突然出现,且和「狐狸」势均力敌...。一旦「狐狸」主动攻击,还会反杀回去。实在是一个相当不利的存在。

与之相似的存在,还有一个,就是「犬」。不仅和「猫」是合作关系,而且还主动充当了击退「狐狸」的角色。

...然后,每当「猫」和「犬」与「狐狸」打得不相上下的时候,被波及和迁怒的都是「狼」。

「猫」和「犬」,他们明明是「狼」的同伴,却又与敌人差异不大...

...不会错的。「犬」指的就是馆外。

最后,和他们同样憎恨「狐狸」的动物联手,对「狐狸」进行了判决。结果,「狐狸」死了,「狼」获胜。

说到其他动物的话,有「鸡」「熊」「鸟」「鹿」「猪」「牛」「兔」「山雀」等等。它们都是「狼」的伙伴,也曾一个个被「狐狸」残忍地夺走——

没错,就是指我们「十个化身」。

而法官,作为王的「狮子」。在这里,会不会是指「人类」...呢?

大致就是这样的感觉,共同点实在是太多了。

...而现在,这一切在「日/本」所上演的理由。你们怎样想?

 

卡洛斯:...如果按照原本的故事走向,最后「狐狸」应该是死了对吧?

 

哈维:但是,应该不会按这样发展吧。毕竟「神明大人」的目的,可是想「活下去」啊...

 

坑田:那么「狐狸」和「狼」...。究竟哪边会死——

 

丽莎:完全取决于我们「人类」的选择...

 

哈维:...没事的。...没事。

 

卡洛斯:你们两个,明明还那么年轻...作为知情的「人类」来说,真的很努力了...

 

谢缇尔:坑田...丽莎...卡洛斯...哈维...。抱歉。让你们承担这样的重责...

 

莫里斯:谢谢你们...。幽灵的诸位也是...

 

霍华德:...我们这些幽灵,倒是没什么大碍啦。毕竟每个人都沉积了不少岁月...

 

阿尔弗雷德:...啊。

 

罗维诺:...怎么了?

 

阿尔弗雷德:...那个啊,这里,是异空间对吧?

 

费里西安诺:嗯。

 

阿尔弗雷德:经由罗维诺「书写」——也就是「保存空间」后,才变为「狐物语」的「内容」对吧?

 

路德维希:没错。

 

罗维诺:…

 

阿尔弗雷德:...那样的话。

也就是说异空间=「狐物语」吗?

这个异空间,不就是,「狐物语」的内容吗?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所在进行着的对话,其实也都是「内容」的一部分对吧?

(乱入:然后收进我的语录里让我面对这次的几百多张截图打得半死不活——)

 

伊万:是啊...!!!就是这个!!!

 

耀:这样就能解释「本体」和「内容」相互分离的原因了!!!

 

费里西安诺:「狐物语」是一部未完成作!也就是说,作为「一本书」而言,还尚未被完成!所以「本体」和「内容」才会分开的!

 

瓦迪斯瓦夫:是啊!然后,编写其他空间这一「内容」的「写手」...即决定这一切的是...!

 

全员:罗维诺!!!

 

费里西安诺:对啊!!那么,只要使「内容」没有办法继续的话,异空间就可以消失,就能结束了!!

而哥哥拥有那份力量!!!如果是可以决定这个异空间的终末的哥哥的话!!!

 

路弗斯:但是,只要「神明大人」尚且存在,悲剧就仍然会继续...。

怎么办...?

 

路德维希:嗯...。这确实是个问题...

 

信长:...噢。话说,我刚刚看了看日/本神话相关的书,发现了很有趣的东西哟。

 

特蕾西亚:是什么啊?

 

大和:我看看啊…。「狼」也可写作「大神」,乃是被「神格化」的动物之一。

...这么一说...确实说呢。太丢脸了——...居然连自己家的宗教,都忘得一干二净...

 

阿尔弗雷德:也就是说,在日/本「狐狸」和「狼」都是「神明大人」咯!真是超——...

...?等一下...?

 

费里西安诺:呐。哥哥你是这个空间的「写手」对吧...?

也就是说...只要哥哥尚且存在,这个空间就不会消失...吗...

因为...是在编织出「狐物语」对吧...?异空间也是...只是活着...就可以创造出来了对吧...?

那不就是...不就是说...哥哥...

哥哥...就是「神明大人」...

 

路弗斯:...罗,罗维诺...

 

罗维诺:完全正确。

真亏...你们可以察觉到啊。

 

费里西安诺:...骗人...的吧...!?哥哥你...!!居然...!!想要杀掉我们...!!!

 

罗维诺: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想啊。不是的。我只是和「神明大人」一体化而已。

在我的体内,存在着「神明大人」...。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这个空间是「物语」。「登场人物」是我们和狐狸。

而「神明大人」则是,作为物语的「写手」从而「决定一切」...也就是,「作者」。

在理解这一点的前提上,再仔细想想看我所做的事。「重置」对吧?

想要改变「作者」定下的结局,只能让我自己也成为「作者」啊。

通过与「神明大人」一体化来和「神明大人」战斗。为此而存在的书。即为「狐物语」。

...但是,代价果然还是太大了。因为我和「神明大人」是一体。所以,如果不杀掉我,「现在的神明大人」是不会消失的。

为了能使「狐物语」完结,我的死是绝对不可欠缺的。

...但是,即使我死掉。「神明大人」也不会就此消失。

「化身」的话,只要「国家」还存在,无论多少次都可以更新换代与之相同,「神明大人」也是,只要「信仰」还在,无论多少次都可以重新诞生。

...即使我...「罗维诺瓦尔加斯」死掉,也会有新的「南/意/大/利」诞生于世。

反正都要死,所以就索性直接和你们说了,让我去死。...但是,你们却怎么都不同意。

像这样,把实情和你们讲明也好。...但是,你们...即使如此,也不打算让我去死吧?

你们肯定会这样说。「南/意/大/利非罗维诺莫属」之类的。...确实有过啊,这样的世界。

而且,还有一些持不同周目行动的「狐狸」存在。如果不由全部记下的我来引导大家的话,大家说不定会被「狐狸」吃掉啊。

 

费里西安诺:怎么这样...为什么...!!为什么非得是哥哥!!?为什么!!?让我来不就好了吗!!!为什么!!!?

回答我啊,「神明大人」!!!!为什么,选中了哥哥!!!!

 

罗维诺:...是源于「神明大人」,对「人类」的「爱」啊。

拥有两个「化身」的国家,只有「意/大/利」。...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当「神明大人」犯下错误的时候,肯定需要一个,能够主动献身制裁的对象。...这可是总本山「意/大/利」的,非常重要的「使命」啊?

如今,对「意/大/利」来说重要的「化身」,无疑是你,费里西安诺。所以,「神明大人」才选择了我。

选择,让我来持有「狐物语」。

将「狐物语」交由于我,也是计划之一。米迦勒也只是完成那个使命而已。

...米迦勒,也是「犬」对吧?既是「同伴」也是「敌人」...。通过这种形式,在为「神明大人」工作着。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这就是,全部的真相了。

让我死,还是大家死。...答案,很明确吧。

 

亚瑟:...问...怎么办...

 

伊万:这种...现实的...判断什么的...

 

坑田:怎么可能...选得出来...!!

 

丽莎:是啊...!不要强人所难了...!!!

 

哈维:忘掉自己的国家...什么的...?那样...可怕的事...!!!

 

卡洛斯:...但是,「化身」...可不是道具啊...!他们难道不是...我们最喜欢的...「家人」吗...!!!

 

耀:...「家人」...。「人类」也是...我们...最重要的...!!!

 

路德维希:那...!!难道要舍弃原本为数不多「伙伴」吗...!!!可不是「道具」啊!!!?

 

弗朗西斯:但如果不那样做的话,孩子们会很痛苦的!!!这是战争...!!有战争,就会有牺牲...!!!

 

小梅:我不要!!!我不要那样!!!!

 

嘉龙: 小梅...!!我们...不可以忽略「人类」的事...轻易下判断啊…!!!

 

丹:那么,我们拥有「人名」意义又是何在!!!

 

卢克:那是「人类」赠予我们的,不正是为了传达,即使作为「人类」活下去也可以,这份心情吗?

 

艾利克:...谢缇...

 

谢缇尔:...正确的选项...真的有吗...?

 

安东尼奥:...大家。稍微,安静一下可以吗?

罗维。我要说的只有一句。

小看「伙伴」也要有个限度好吗!!!!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为了反抗命运才努力到现在的!!!!你自己也是一样对吧!!!!

你说「写手」!?开什么玩笑!!!现在编织着「内容」的,毫无疑问是「我们」才对!!!!

如今,我们明明打算与你一同编织,而你却想要去破坏它!!!!

如果你被「神明大人」于此征服,那么我们就将「罗维诺」重新收复!!!

这本「狐物语」,就由大家来共同编写吧!!!!

...现在放弃,还太早了!「猫」还没有战胜「狐狸」,不是吗?

大家!我们要把至今为止所承受的,全部反击回去!!!

创造第三个选项!!这就是,我的使命!!!!

将未来,托付给我吧!!!!!

 

罗维诺:...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拜托了...!

救救...我们吧...!!!!!

 

安东尼奥:啊啊!一定会的!!!

 

路弗斯:...没错!我们这些「犬」也一样,还没有战胜「神明大人」不是吗!

大家!!去反杀「狐狸」吧!!!

 

馆外:噢——————!!!

 

路德维希:那么,总结一下这次的会议!结论,「除完胜外一概不认同」!!!大家意见如何!

 

全员:没有异议!!!!

 

路德维希:那么,会议到此结束!!!

 

罗维诺:晚安,大家。...谢谢你们。

 

费里西安诺:...哥哥。这就是,我们大家所得出的结论。这样的「物语」才是我们的目标。

 

阿尔弗雷德:没错。之后的空间永远变成什么样,这一点都不会改变的。

 

亚瑟:基尔伯特,菊,马修他们,肯定也和我们是一样的想法。

 

弗朗西斯:即使这个空间失败了,我们的努力也不会白费。

 

耀:没错阿鲁。所以,罗维诺。在这之后的空间里,如果我们的努力打了水漂的话,我可不饶恕你阿鲁!

 

伊万:罗维诺君。当你痛苦难耐的时候,就回想一下吧。「第44回空间」里大家所得出的这个结论。

 

罗维诺:谢谢你们...。在这之后,无论发生什么...这个空间都会支持着我,继续走下去的。

(这是和大家...和你...共同编织的,「狐物语」...)

 

 

二十五章:

【不规律存在之人的想法】

安东尼奥:...虽说这很有可能,只是我的异想天开...。基尔,你能听我说说吗?

我在想,「化身」的是「死亡」和「消失」,看起来似乎一样,但实际上完全不同也说不定?

比如说,如果我死掉的话,会怎样?不仅「西/班/牙」会消失,「安东尼奥」也会一起不复存在了对吧?

这意味着,哪怕「西/班/牙」得以重建,「安东尼奥」也不会再次「复活」。这一点和「人类」无异。

但是...如果我「消失」又如何。有没有可能只有「西/班/牙」会消失,而「安东尼奥」却可以继续存活下来呢?

这时候,只要再度建立「西/班/牙」,我是不是就能够「复活」了呢?

...因为啊,我们这边的基尔所遭遇的,似乎并不是「死亡」,而是「消失」。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只要重建「普/鲁/士」...这边的基尔就可以「复活」了呢?

...因此我,要侵略这个空间。

我是第44回空间的住民。...我和你们这边的费里西安诺一样,「你们那边的事,我也懒得管」。

这个空间,会影响我们的空间。...如果在这边重建「普/鲁/士」的话,基尔也...

...「别单靠想象来行动」,你肯定会这样说我吧?...但是啊。

毫无作为的话,想象,永远都只能是想象。

...还有啊,马修死了。罗维他,又得重置了...

在那之前...我得告诉他们才行,基尔可以「复活」这件事。

如果真的做到了的话,未来肯定会有不少的变动。...你不这么觉得吗?

...对不起,大家...!我...!我...!

费里西安诺为了不令其枯萎,而拼命去守护的花朵...!就这样被我轻易地践踏了...!!!

但是...!哪怕背负再多污名,我都绝不会再退缩了...!!!

我已经,没有任何顾及了...!连「子分」也已经没有了...!

无论我做出何等肮脏的勾当,都不会给罗维诺他们脸上抹黑的...!

只要是为了我那唯一的世界,无论什么手段我都会用!!!

 

罗维诺:「...但是,只有一件事...我很后悔」

「...我还想,继续待在番茄一家啊...」

...那个混蛋...!!!

确实,如果基尔伯特能回来,我们也会很开心没错,但是...!!你这笨蛋...白痴...!!!

...等回来的时候,有你好看的...!!!我不会留情,一定骂你骂到你肯收回那莫名其妙的觉悟为止...!!!!

 

亚瑟: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走了。...那边的魔法阵肯定也已经被他破坏了。得想办法从这边修复才行...

...这明显是在告知我们,不要过去。...我们已经,将未来托付给他了。就顺从他的意思吧...

 

费里西安诺:...嗯。这肯定是作为「不规律存在」,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

 

路德维希:罗维诺。我们也知道你很不安,但你不可以辜负,他将「亲分」让给你的这份决意。

眼下,我们先努力,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然后等着他凯旋吧。...等待,也是一种战斗。

 

弗朗西斯:不过...原来如此。「死亡」和「消失」,正因为是「化身」所以才会有所不同…

看路弗斯的反应,估计这猜想并没有错。...而那个时候没有说出口,恐怕是考虑到会议的混乱吧。

...很值得期待,不是吗?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啊啊。

 

【色系狐狸】

「来吧,「黄狐」、「红狐」。被「黑狐」所杀的那份怨恨,将其化为毒素释放出来吧。」

 

「不要让「青狐」的阴谋得逞」

 

【水路构造】

大和:刚才,已经向市政厅确认了这边下水的构造。

采用的是双层下水,似乎是分地上和地下两层走水。

地下的那个空间,绝对不会错,是地下水路!

 

【诈尸?不,只是没死】

阿尔弗雷德:马修!我会连你的份一起努力的,你放心的去吧!!!

 

弗朗西斯:等我们逃出去后,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瓦砾铲掉...。你再稍微,忍耐下吧...

 

亚瑟:国民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负起责任帮你保护好他们的...

 

马修:给我暂————停!!!别自说自话地杀掉我好吗!!!!!

 

全员:诶!!!?(乱入:再配一个Σ(っ °Д °;)っ颜表情)

 

阿尔弗雷德:马、马修!!!?是马修吗!!!?

 

马修:呀,兄弟!...我说,啊嘞?居,居然注意到我了...!总觉得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呢。

啊,抱歉。我掉到地下去了。所以声音听起来可能有些远,请见谅。

 

阿尔弗雷德:为,为什么...!?你,没有被瓦砾砸到吗...!!

 

马修:是「黑狐」——菊先生。是他救了我。

你想想,我倒下的那附近,地板的耗损特别严重对吧?然后,菊先生破坏了那里。

真是没想到还有地下呢。是个很小的房间,也有走水。我看这边有扫除用的工具,估计是清扫员用的休息室吧。

我应该是和菊先生一起掉下来的才对...。似乎是在我晕倒的时候,偷偷走掉了。

还有就是,通往下水道的入口我也找到了,大概就是「工作间」那附近。

阿尔!快点过来哦!我在这里等着你!!

 

阿尔弗雷德:呜...呜哇啊啊啊啊啊!!!马修!!太好了———!!

 

马修:等,等等...!不,不要哭啊!!我,我也一样...很担心阿尔,没想到还能像这样听到你的声音...!!!

阿尔——!!!真的...!我真的很担心你啊———!!!

 

费里西安诺:唔ve———!!!太好了————!!!

 

路德维希:啊啊…!!真是太好了!!!

 

亚瑟:我们马上就去接你!好像,快点看到你啊...!!

 

弗朗西斯:啊啊...真的...安心了...

 

亚瑟:喂喂,振作点啊你!

 

弗朗西斯:抱歉抱歉。一放下心,就感觉全身都没力气了...

 

耀:菊他,依旧下落不明吗阿鲁...。...真是个温柔过头的笨蛋阿鲁...。明明睡都,不会责备他的...

 

伊万:...如果想带他回来的话,必须得找一个非常了解他的孩子才行,一个可以训斥他的孩子...。和他一样,一度饱受「孤独」的孩子...

 

罗维诺:...基尔伯特,吗。

 

费里西安诺:马修,是「工作间」对吧?

 

马修:是的。我等着大家。

 

路德维希:哥哥不在,也没办法啊。现在还是先把能做到的事做好吧。

 

马修.威廉姆斯

   并没有脱落!


评论

热度(3)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