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产粮,只啃粮,我是懒癌我自豪( •̀∀•́ )

黑塔狐语录个人合集【6】

为了从百度贴吧转移于是搬运到这里来…个人收集的语录


————————————————————————


二十二章

 

【弗朗西斯回忆录】

 

弗朗西斯:…哎呀,不是啦。我只是想起来,那家伙几乎都是让我来做料理来着。

比如司康,做的时候太过纠结细节的话,可是很容易失败的。但是,那家伙的死扛早就超越失败的领域了…!根本就是生化武器嘛!

 

 

真的…每天都很开心…。肆无忌惮地互相开着对方的玩笑。总之,两个人都是笑着的…

依赖,被依赖,吵架,和解,弄哭,被弄哭。

憎恨,被憎恨。

有那家伙在的记忆,真是,太多了。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

…总觉得,很不可思议。

 

安东尼奥:…?什么啊?

 

弗朗西斯 :每次回想起记忆的时候,都有一种…心被温暖了一样的感觉。明明净是些奇奇怪怪的记忆…

我,到底是怎么接受他的…明明是那么憎恨的家伙。

而且居然还有彻底忘却了憎恶的时候,真是…如果不是相当信任对方,是无法实现的吧。

没错,比如说…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怎么样 ?弗朗西斯哥哥,记忆恢复了?

 

弗朗西斯:啊啊,差不多了。

但是,最关键部分的记忆还是没回来。我到底是,怎么和那家伙和好的…

 

安东尼奥:那可是最关键的记忆啊…

…弗朗西斯 ,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还有之前那样 ,恨他到想要杀掉他的程度吗…?

 

弗朗西斯 :…怎么可能。倒不如说,想快点回去和他吵架呢。

 

安东尼奥 :…是吗。那就好。

 

【不能提示与不能使用能力】

 

伊万:…话说回来,罗维诺君…。自从红狐出现后,就没有任何提示了对吧?为什么?

 

罗维诺:…这就是我希望自己能被杀掉的原因啊 ——…

…一旦红狐出现,我对这则物语而言的「存在意义」也就消失了。

一直以来,都是拿到那吧钥匙后,就直接出去。…所以,红狐什么的…根本就没见到过。

…前方,明明已经一片黑暗了——……我还要,怎么引导你们才好…

…提示什么的,已经没有了。…一点用场都派不上,抱歉了。

(…总是这样。到最后,只有费里西安诺是被需要的。)

(…现在也是一样。结果,能够成为线索的,只有费里西安诺的梦而已。…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不断重复…)

(…又,又变成包袱了。…我已经习惯了啊。因为我一直,都是大家的包袱啊。)

(…习惯了,习惯了。…没事的)

 

路德维希:…罗维诺。你在写书的时候,可以知晓我们全部的行动对吧?

那个,现在不能用吗?

 

罗维诺 :不能用。

一旦使用,「现在」就会成为这个空间的结局。

如果想在这里结束的话,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们肯定不想那样吧?

 

路德维希:…所以才一直不使用吗,哪怕发生再糟糕的事…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理所当然。如果保存空间时不设定结尾,就会变成第43回那样。

 

二十三章

(上半部:)

 

【罗维诺的不安】

罗维诺:…我很不安。

…不知道接下来的未来会变成怎样…不知道这前方是否会有谁将会迎来死亡…

…我,在写书的时候…会得到你们全部的记忆…所以,我全部都知道…

临死前的痛苦…感情…全部都会涌入我的脑中…

然后,变成我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无数次地重复…。…只要一开始想…你们每个人都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的…

…就好可怕…。…好难受…

菊…。求你了…一定要没事啊…

 

【惧怕未来】

无法知晓未来

因而惧怕未来

你说对吧罗维诺

 

马修:…这是…

 

王耀:…居然直接指明对象…吗。这必须得和大家报告…

 

阿尔弗雷德:惧怕未来…吗…

罗维诺他…不久前都是知晓未来的啊…

结果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肯定很害怕吧…

接下来,又有谁死也说不定,然而他们却没有对策来避免。

我们中的某个人,将会以何种恐怖的方式死去,我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就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了…

 

【关于圣堂的疑惑】

马修:…圣堂——……圣堂——…?

 

阿尔弗雷德:…?马修?

 

耀:怎么了阿鲁?

 

马修:——嗯。不,没什么…

(「圣堂」还有「管风琴」…)

(难,难道说…不可能。因为,神明大人明明是敌人才对…)

(…话说回来,为什么神明大人…需要找罗维诺先生来协助自己…?)

(明明打算去消灭化身,还有必要特意去和罗维诺先生搭话吗…)

(难道说,是有什么只有罗维诺先生能做到的事吗…)

 

【无法预料】

路德维希:虽然知道「会以何种方式死去」,却无法预料「谁会死」,两者同理…。对吧?罗维诺。

 

【馆外通讯】

 

???:——啊~,啊~。麦克风test Now,虽说并没有在用麦克风来着!

听得到吗~?听得到的话,请回答哟~!

Mr.耀,您还好吗~?

罗维诺,安东尼奥。听得到吗?

鲑鱼友,本田菊。魔术友,亚瑟·柯克兰。请回答。

哈…?你在说什么乱七八遭的…?

 

费里西安诺:唔ve啊啊啊啊!!!什,什什什么!!!!?妖怪!!!?

 

路德维希:在,在在在在哪儿!!快,快快现身来!!!

 

安东尼奥:罗维!是水晶!在发光!!

 

罗维诺 :什,什么鬼啊混蛋~…

 

???:…!费里西安诺!!听得到吗!?

 

费里西安诺:…诶…。那,那个声音是——…

 

罗维诺:…路弗斯?

 

路弗斯:啊啊!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你们都没事啊!太好了…!!

 

???:罗维诺…!太好了…。我一直都在担心你啊。

 

罗维诺&安东尼奥:丹!?

 

丹:…安东尼奥也,没事吗。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就安心了。

 

耀:也就是说…最初的声音…!!

嘉龙!小梅!秀英!是你们吗!!

 

嘉龙:…!!先生!!先生!!!

 

小梅:老师…!!是老师的声音啊…!!呜哇啊啊啊啊!老师啊啊啊啊!!

 

秀英:哦呀哦呀。还真是,相当担心耀先生您呢。

您没事比什么都好,Mr.耀。请赶快出来吧,把嘉龙和小梅弄哭这份帐, 您可得好好还才行。

 

嘉龙:啊…!秀英!你在说什么 ——!!先,先生!我可没哭!讲真我才不会哭!!

 

耀:这种时候就不要装帅逞强了阿鲁…!!呜呜…。你们几个都好好吃饭吗?晚饭可不许随便乱凑合啊?

 

嘉龙&小梅&秀英 :当然了!!

 

???:下一个!下一个换我!!

亚瑟!没事吧!?没受伤吧!?

妖精们也非常担心你。你还好吧?

 

亚瑟:艾利克…!谢缇尔…!!

我没事!!代我向妖精们也传达一声吧!!

 

???:亚瑟先生…!?艾利克先生,谢缇尔先生,请换我一下!!!

 

艾利克:诶!啊,等下!!意义不明!!

 

谢缇尔:艾利,这里就让国民优先吧。

 

亚瑟:…诶?国————…?

 

???:亚瑟先生!!!是我!!哈维!!!

啊哇哇哇哇!!您没有受伤吧!!!?

 

亚瑟:哈维!!!?为什么你会!!!?

…等下,还有另一个人——…在吧?那边…

总觉得,声音和你很像——

 

???:是我哟!是我,亚瑟先生!!在意/大/利当间谍和您见过一面的——

 

亚瑟&霍华德:「…霍华德…?」「霍华德哟!!」

 

霍华德:诶,您还记得我吗!!?

 

亚瑟:…怎么可能…会忘啊…!!

…霍华德…没想到…!!居然还能再一次…听到你的声音…!!

 

霍华德:是的,我也,没想过。居然还能在一次,像这样,和亚瑟先生说话…还能这样…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哈维:哈哈。爷爷他激动到都哭出来了。

亚瑟先生——不,祖国。从现在开始,我们也会同您一起作战。绝对,会带你们逃出去的。

 

亚瑟:…谢谢,谢谢。

 

???:下一个…换我可以吗 ?

…弗朗西斯先生,可以听到吗?

导游先生!你在那边吗 ?

 

弗朗西斯&亚瑟:…

 

???:…哎?弗朗西斯先生,不在吗…?

真可惜啊…。那就先换别人好了——

 

弗朗西斯:啊,在,我在我在!!

我在这!!没事的,放心吧!!

是小丽莎对吧!?你也来…帮忙了吗?

 

阿尔弗雷德:丽莎!!为什么要来帮忙…!!很危险的啊!!

 

丽莎:啊。真是失礼了,阿尔弗雷德先生!这可是随时都可能会丧失祖国的危机哟?怎么可能会不来帮忙!

 

???:可不是吗?国民们都是很坚强的。

像我一样甘愿为祖国献身的国民,肯定也有不少。

保护祖国!那可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骄傲。

 

弗朗西斯:可我,不仅对你见死不救,甚至还忘记了你的事啊?薄情也好,不是人也好…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其实,你很恨我对吧?我会全部听进去的。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之事的我,罪该如此。然而,为什么你还要…像这样…继续重视法兰西呢…

贞德。

 

贞德:…呼呼。真是笨蛋啊。我怎么可能会原谅呢。

刚刚那句话,请别按字面意思理解哟。

毕竟,我是如此倾心于您啊。仅此而已。

 

弗朗西斯:…笨蛋…你太纵容我了,贞德…

 

贞德:啊啦?您忘记了吗?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可都是爱的国民哟!

 

弗朗西斯:是啊。从今往后,你也是我,最宝贵的国民。

 

???:下一个换我!换我!

还有我!

 

丽莎 :好的,请吧。

 

???:马修,没事吧?还没死吧…?没受伤吧…?

阿尔弗雷德!你可是自带挂的,所以,我才不会担心你!

 

马修:熊二郎先生!!!

 

阿尔弗雷德:Hey,托尼!不严肃也要有个限度嘛!!!

 

托尼:只要有你在,绝对,可以逃出去!我相信你!仅此而已!

 

阿尔弗雷德:…!!

什么嘛,是这个意思啊。那可是当然的了,谁让我是HERO呢。

…Thank you,托尼。

 

马修 :抱歉了,熊二郎先生。说好的枫糖派,没有做成。

 

熊二郎:谁。

 

马修:马,马修!!哪有突然这样的,熊二郎先生~!!

 

熊二郎:…太好了。很精神呢。

因为你,是那种什么都藏在心底的类型,即使有什么想说的话,也大多不会轻易说出口,我很担心你啊。

所以才总是,问你「谁?」。听你回答「马修」。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在这里而已。

你有什么想说的话,说不出口的时候,可以来和我说啊。我无论何时,都是你的同伴。

能够待在你身边。就是,我的存在意义。所以,绝对要回来,如果你死掉的话,我也与死无异。

 

马修:…嗯!绝对,会回来的!

 

???:等回来后,举办个枫糖派对庆祝一下吧!全员在马修家集合!

 

马修:能装下那么多人吗。

到那时候,就拜托你准备冰淇淋了。马克西姆先生!

 

马克西斯:噢!包在我身上!我会提前准备好水桶尺寸的冰淇淋的!!

 

???:下一个,换我吧。

啊!还有我!我也一起!

 

???&???:「基尔伯特在吗?是我啊,腓烈特老爹啊。」

「菊先生!是我!是大和!!」

 

费里西安诺:…

路德维希:…

阿尔弗雷德:…

亚瑟:…

弗朗西斯:…

耀:…

伊万:…

马修:…

 

大和:啊嘞?菊先~生?现在不在吗?

 

腓烈特:唔…。不好意思。基尔伯特和…菊?现在不在那边吗?

 

罗维诺 :——了。

 

腓烈特&大和:「…嗯?」「您刚刚说什么?」

 

罗维诺 :基尔伯特死了!!菊他…行踪不明,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记忆暴走】

 

罗维诺:路弗斯!!!你给我出来!!路弗斯!!!

 

路弗斯:…罗维诺…。你说死了…是怎么回事——

 

罗维诺:为什么…!!为什么要继续增加「不规律存在」!!!

你知道因为「不规律存在」的关系,这个空间已经乱成什么样了吗!!!

 

安东尼奥:(…!!!)

 

罗维诺:本以为这次终于…能够为世界…。为意大利派上用场了…!!这下不是又成为大家的累赘了吗,混蛋 !!!

原本就已经是个足够没用的化身了,不要再继续剥夺我仅存的那点「存在意义」了啊…!!!

这下,连最后一点「存在意义」也丢光了!!!现在的我,根本就只是个碍事的累赘!!!

渐渐的,连空间也…变得越来越陌生…!连未来也…越来越看不清…!!!所以…菊一定已经…!!!!

被吃掉了…?还是,被斩杀了…?

烧死,溺亡,烹杀,碾扎, 刺穿,那些狐狸什么都做得出来…!

就因为我的无能…!!没能引导你们…!!菊才…!基尔伯特…!

 

费里西安诺:…!?哥哥!?你不要紧吧!?

 

罗维诺:什么才是正确的答案…!?未来到底会变成怎样…!?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知道…!!!

大家都死了…!!大家,大家大家大家…!!!我不想看…!!不想看…!!

 

费里西安诺:哥,哥哥!!?呐!没事吧!?听得到我的声音吗!?哥哥!!

 

罗维诺:啊啊啊啊啊啊!!!!!快停下!!我不想看!!!不想看!!!

 

安东尼奥:罗维!!罗维!!!振作点!!!怎么回事!!!!

 

罗维诺: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再让我看了…!!不要!!!

 

路德维希:罗维诺!!你怎么了!!振作点!!!

 

罗维诺:不要,快停下,我不想听不要看,不要不要不要!!!

 

亚瑟:是幻觉!!费里西安诺!!继续叫他,不要停下!!!

 

耀:是记忆暴走了吗…!!!罗维诺!!那些都是幻觉!!我们都好好地在这里啊!!!

 

伊万:对了…!!罗维诺君,他全部都记得…!!所以能听见,也能看见…!!

 

弗朗西斯:至今为止我们的死…全部!!!

 

罗维诺:受不了…!!谁都…!!大家都会死…!!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

 

路德维希:冷静点,罗维诺…!大家已经说了好了会一起逃出去…!!

 

费里西安诺:哥哥!!哥哥!!!

 

罗维诺:不要死!不要死,大家!!!

 

阿尔弗雷德:至今为止,全都的死亡,现在…都在他的脑中回放吗…!?那简直是地狱啊…

这边!!是这边啊!!罗维诺!!不是那边!!

 

马修:…!!不行!!不可以叫他!!!

毕竟一次又一次死去的,一直都是我们…!!我们现在这样叫他,只会造成反效果!!

 

费里西安诺:那你说要怎么做才好啊!!!!难道要放着这样痛苦的哥哥不管吗!!!!?

 

罗维诺:为什么啊神明大人!!为什么死的不是我,而是大家啊!!

你杀了我啊!!!像我这种累赘,死了反而还能派上用场吧!!!

已经够了…!反正,被需要的是费里西安诺对吧…!!所以,才一直让我像这样切身感受着劣等感对吧…!

我已经知道了…已经知道了啊…!!我知道自己是「世界的包袱」了…!!

就别再让我…继续活下去了啊…!!!

记忆也好…重置也好…累赘也好…劣等感也好…弟弟也好…伙伴也好…活下去也好,全部,全部,全部都厌恶了啊…!!

弟弟什么的,要是没有该多好…同伴什么的,要是没有该多好…

…不要,我根本——…

我根本不该…降生下来啊…!!!

 

安东尼奥:罗维…!!

…对不起…都怪我,夺走了你的「存在意义」…

都怪我,搅乱了,这整个空间…

都怪我这个「不规律存在」…。…我早就注意到了。因为,我是「自己决定来这里」的啊。

破坏了罗维诺铺好的道路…某个意义上讲,我也是神明大人的帮凶…

…路弗斯,你听到了吧…?就是这样一回事…

外部干涉,根本就是引起安东尼奥这样一个「副作用」啊…

 

路弗斯:…

…对不起…

…是我…选错了选项。

 

(下半部 :)

 

【HERO】

阿尔弗雷德:…所谓的HERO,到底是什么。

馆外那些协助我们的人不能算HERO。…想要帮助他人的心情和HERO这个概念本身并不能划等号吗。

…总觉得,有点害怕HERO了。

 

【两个意/大/利】

费里西安诺:…呐,弗朗西斯哥哥。你知道,为什么意/大/利…会分为两个人吗?

 

弗朗西斯:诶…。怎么了,突然?

 

费里西安诺:…我稍微有了一个,不太好的猜想…

…难道说,是为了区分「人类的意/大/利」和「神明大人的意/大/利」吗…

 

弗朗西斯:也就是说,「作为国家的意/大/利」和「作为基督教总本山的意/大/利」…吗?

 

费里西安诺:…你怎么想…?

 

弗朗西斯:为什么,要问我?

 

费里西安诺:…因为你是基督教世界的守护者。

 

弗朗西斯:啊~…。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确实有个那么一段时期呢。

要问想法的话,我只能说,果然如此,吧。

说实话…我也做过和你相同的猜想,就在罗维诺告诉大家重置的事后。

…我总觉得,这两者间有关联,但现在说再多,也都只是假设而已…

 

【Dover的孽缘】

弗朗西斯 :久等了。

…那么,你找我什么事?

 

亚瑟:…关于贞德…

 

弗朗西斯:…

 

亚瑟:…陷害她的,的确是我没错。…而且还致使你,只能选择眼睁睁地看着她死掉。

…因为我知道。你作为基督教世界的守护者,绝对不可以背叛神明大人…。所以——

你也没法…救魔女。

那是利用了时代洪流的作战。你除了舍弃以外,别无选择。

但是,我在作为「亚瑟柯克兰」之前,更是「英/格/兰」及「英/国」。

所以,我并不认为陷害贞德是一件错事。

作为「亚瑟」而言,我确实对「弗朗西斯」饱含歉意没错。…但是,作为「英/国」,在对抗「法/兰/西」的角度上,这绝对是正确的决策。

我是「英/国」。如果我承认我错了,我的国民就得跟着一起背负污名。

所以…。我完全没有,向你道歉的念头。

我绝对,不会道歉。

 

弗朗西斯:…

 

亚瑟:但作为「亚瑟」,我可以答应你…从今往后都离你远远的。我有觉悟可以做到。

…想要如何,就由你来决定吧。「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

…呼呼。

 

亚瑟:…?

 

弗朗西斯:哈哈哈哈哈!!

 

亚瑟:!?

 

弗朗西斯:什么嘛~这事啊~。无所谓,要是你道歉,我反而会觉得恶心。

 

亚瑟:什…!!说我恶心,你什么意思!!!

 

弗朗西斯:而且,哥哥我也完全没有,原谅你的念头。

 

亚瑟:…就算到道歉也没用吗。

 

弗朗西斯:没错没错。因为我,又不知道你到底要为什么道歉啊?

 

亚瑟:…哈?

 

弗朗西斯:不过,还真是可惜啊,亚瑟。原来我和你之间所结下的孽缘,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亚瑟:…??

 

弗朗西斯:那么,哥哥我就来亲自教教你好了。

亚瑟。我不会原谅你。

 

亚瑟:…

 

弗朗西斯:但我,会选择接受你。

 

亚瑟:…!!

 

弗朗西斯:如果说正是那一桩桩一件件,才造就今天的你的话,我会选择全部接受。

因为我是「法/兰/西」,所以我不会原谅你。

但「亚瑟」和「弗朗西斯」之间,原谅或是不原谅,都没有多大关系吧。

不过前提是,至少我们两个都还互相「存在」着。

我啊,打算接受亚瑟这一「存在」本身。所以说,无论打算你做什么,或是已经做了什么,我最终,都会选择接受的。

所谓的原谅,是指去接受那些尚未接受的事对吧?

所以,哥哥我才搞不懂啊~。你到底要我原谅你什么。

我,是不会原谅的。如果原谅你的话,只能说明我们的孽缘,真的就只有那点程度而已,不是吗?

所以,你也别原谅我哟?比如我打你的事…嘛,还有其他许多许多!

从最开始就选择互相接受。这就是,我们的「孽缘」对吧!

 

亚瑟:…弗朗西斯…

你丫的混蛋…!!明明是你先忘记好吗!「孽缘」!!凭什么是你来给我说教啊!!!

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原谅的!包括这个扯淡的说教在内!!八嘎!!死胡子!!!

 

弗朗西斯:哈哈哈!那种骂人的话,在我家早就落伍啦!

我说,好痛好痛好痛!!!别揪胡子!!!

 

亚瑟:这还真是!!深入到骨子里最棒的孽缘了啊,胡子!!!

 

弗朗西斯:所以说,可别小看了这千年的孽缘啊!坟头当前照样吵,对吧,金色毛虫!!

 

亚瑟&弗朗西斯:我会全部接受的,所以尽管放马过来吧,混蛋!!!

 

【下水道】

 

马修:下水道,是为了走水才修的。也就是说,这栋房子内的所有用水,都要靠这水道来传输才行…。好不容易导进来的水,难道全要用在这里吗?

 

阿尔弗雷:唔…嗯。应该不至于吧。

 

马修:而且,就算旁边有另一个空间好了,如果找不到入口的话 还是无济于事…。破坏墙壁什么的,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的吧?

 

阿尔弗雷德:那个,的确不行啊…。…但是,入口什么的,真的会在设施内部吗?一般来说,负责管理这些的,不都是水利局或市政局吗…

 

马修:阿尔。看来你真是不记得了啊,这里可是「联合设施」哟,在这种大型公共设施的内部,即使是有,也没什么奇怪的。

 

阿尔弗雷德:啊,也是哦…

 

马修:去找找看吧!可能性最大的,是一楼!!

 

阿尔弗雷德:啊啊!!

 

【生死未卜】

阿尔弗雷德:(…可恶…!!使不出力气…!!我得快点…去救马修…!!!!)

(…刚刚的声音是…?)

…!!!!

马修!!!!快躲开!!!!!

天花板…!!!!!天花板崩塌了!!!!!马修!!!回答我啊,马修!!!!

 

马修:阿尔…阿尔…

 

阿尔弗雷德:马修…!!!!

 

马修:…阿尔…对不起…

身体…完全动不了…

 

阿尔弗雷德:…!!!

(快动起来啊…!!动起来啊!!!!我的脚…!!!!得去救他…!!!得去救他…!!!)

(为什么…!!!为什么…!!!!动不了…!!动不了…!!!!)

马修…!!!马修…!!!你等着我…!!!不要走…!!!!马修…!!!!!

啊啊,快停下!!!不要崩塌!!!!不要!!!!不要啊!!!!不要走!!!不要走!!!!!

停下啊!!!!!停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修:…阿尔…阿尔…我亲爱的兄弟…

还请…连同我的份一起,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吧。

 

阿尔弗雷德:啊啊啊啊啊啊!!!!马修!!!马修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4)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