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产粮,只啃粮,我是懒癌我自豪( •̀∀•́ )

黑塔狐语录个人合集【5】

为了从百度贴吧转移于是搬运到这里来…个人收集的语录

为了区分两个费里于是我加了点别的

————————————————————————


第十八章 

 

阿尔弗雷德:…失忆的话,确实是有这样的情况呢。失去记忆的前一秒,如果脑内对某人抱有特别强烈的感情的话,失去记忆的时候,和那个人有关的记忆就会消失掉…

 

【朋友之上的孽缘】

 

亚瑟:(太…太尴尬了…)

(居然会遇到和弗朗西斯独处,却没话可说的尴尬情况,真是从来没想过…)

(所谓的孽缘,竟然是如此轻易就能被斩断的东西…)

(…啊,可恶…。令人厌恶的家伙不在了,本来应该是令人痛快的事才对啊…)

 

弗朗西斯:…呐。

 

亚瑟:诶?啊…什么事…?

 

弗朗西斯:你,叫什么名字?

 

亚瑟:那…个,亚瑟。亚瑟·柯克兰…

(呼,没想到居然要对着弗朗西斯进行自我介绍…。总觉得,说不出口…)

 

弗朗西斯:呼…。是个不错的名字啊。

 

亚瑟:诶…!?…啊,是吗…谢谢…

 

弗朗西斯:初次见面,柯克兰。我是——

…对了,柯克兰你应该是认识我来着。

 

亚瑟:…啊啊。

(柯克兰…。还真是有够见外的叫法…)

(…话说回来,这家伙原来是这么冷淡的人吗…?)

 

弗朗西斯:…你觉得,我很冷漠吗?【乱入:woc傲娇翻译都不用直接读心】

 

亚瑟:诶!?啊,啊啊…

 

弗朗西斯:…抱歉。…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和你相处才好。

总之先告诉我吧,我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亚瑟 :孽缘。

 

弗朗西斯:诶!?即答!?

 

亚瑟:啊啊。而且还是一段令人相当厌恶的孽缘。

 

弗朗西斯:啊~…真的吗…?

 

亚瑟:妈的只要一见面就会开始互相嘲讽…!而且,还是那种一点不带收敛的互相揭短…!!只要一打仗,必定是敌对…!!

而且,什么鬼啊那个日历!根本就是结婚证书啊八嘎!联合王国什么的,老子死也不干!!

而且,奥林匹克的时候也是!!强行扒别人衣服你是想哪样啊,简直不能更差劲了!!

还有,金色毛虫又是几个意思!让你剪头发什么的,简直是这辈子的耻辱!!

 

弗朗西斯:…是吗。那么也就是说,这种关系,果然还是斩断它会比较好对吧。

 

亚瑟:…诶?

 

弗朗西斯:…让你回想那些讨厌的事,真是抱歉了。

 

亚瑟:啊…不…并不是那样…

 

弗朗西斯:…?可是你,讨厌我对吧?

 

亚瑟:是讨厌…没错…可是…

 

弗朗西斯:…?好了,快点去书库吧。

 

亚瑟:(…诶?为,为什么…?)

(你…。无论我们怎样嘲讽对方,怎么和对方吵架,你都从没说过要斩断这场缘分啊…)

(不仅如此,我感冒生病的时候,你还那么担心…甚至担心到头大的程度…)

(…是吗…是这样啊…)

(正是因为互相信任…所以才会嘲讽,吵架,相谈,担心…)

(如果只是普通关系的话,互相之间都会可以回避才对,然而,只要一见面就会凑到一起吵架什么的…)

(如果只是普通关系的话,对方无论变得怎么样都应该无所谓才对,怎么可能还会相谈,担心…)

(…呐,弗朗西斯…。我到现在才明白…)

(所谓的孽缘,根本就是朋友之上的关系啊。)

(…完全,不是什么讨厌的回忆。全部全部…都是美好的回忆啊。)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一只牢记在心呢,笨蛋…)

 

【超越】

 

路德维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我现在,特在此超越你!!!

 

基尔伯特:kesesese!!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

超越我吧!!「路德维希」!!!

 

【被弟弟亲手终结的TE】

 

路德维希:…噢噢噢噢噢噢!!!!!

 

基尔伯特:唔…咕…!!

 

路德维希:呜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是我!!!是我夺走了一切!!!

哥哥的存在也好!!!归所也好!!!全部!!!全部!!!

如果没有我的话!!!如果我没有降生的话!!!就不会是这样的命运了!!!!

 

基尔伯特:…阿西…

呐,阿西…我,是一个优秀的兄长吗?

 

路德维希:啊啊…!!啊啊…!!开朗,乐观,虽然严格,却又无比温柔…!!一直如此地爱着我…!!!!

真的是…非常优秀的兄长…!!!

 

基尔伯特:…那么…你还不明白吗?

…阿西…。你想错了……

如何没有你的话,我绝对…不会拥有如此多的幸福。

…而且啊,阿西…我可从来都没觉得,因为你,导致我变得不幸啊…?

如果觉得不幸的话…我难道还会叫你弟弟吗…?还会如此爱着你吗…?

你应该…不知道吧…?你出生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多么的开心…

即使是现在,我仍旧如此认为…。我啊,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兄长」…。

…所以,我…反而想要对你说…

——Die mich goboren, ich danje Ihnen.(谢谢你,为我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Und mich zu mrinem Bruder zu werden, danke.(谢谢你,能够成为我的兄弟。)

 

路德维希:…!!!哥…哥…!!!

 

基尔伯特:…我是不会,说永别的…因为我的归所…就是…你啊。

…再会了。我在这世上最爱的弟弟…

有缘…再见吧——

 

路德维希: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脱落】

 

第十九章 :

 

【东西混合魔术】

嘉龙:那么,路弗斯你接下来是准备向「那边」传送讯息吗?

 

路弗斯:没错,一直以来都是凭借亚瑟的力量,将讯息直接传送过去,但那样会加重亚瑟的负担…

 

秀英 :…确实…。而且那种方法实在是太过强硬了。

 

路弗斯:所以,现在是按照和罗维诺事先说好的时间来传递讯息。

如果时机不当的话,反而容易出现脱落者。

 

小梅:这样的话,不如先处理一下这个差劲的阵法怎么样?

 

秀英:这个,经常会运作不稳定对吧…混合东洋魔术和西洋魔术什么的…明明都还只是新手而已,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路弗斯:唔……啊,差距这点…我承认。

但是,如果不结合东西方魔术的话,就无法使用强力的阵。

东洋魔术空间系过弱。而西洋魔术若想使用高等级的魔法,难免需要支付相当的费用和代价。

 

嘉龙:…的确。东洋魔术的话,多是将自然活性化来使用,所以几乎不考虑什么空间问题。

 

秀英 :…这下伤脑筋了。对于东洋魔术,我们几个算得上行家,但提到西洋魔术,可就完全是菜鸟了…。

 

嘉龙:这里就要靠我的人脉了。

(说实话,本来还想着,索性开个世界会议,直接向全世界传达会不会good点…但是看现状,如果那么做了,估计完全是反效果…)

(冷不丁告诉大家,只会引起大混乱无疑…到时候别说是协助,光是信任派和质疑派的对立已经够受了…)

(还是在各地区内,谨慎扩大知情范围吧。)

(…首先,应该找个对魔术这类事情比较擅长的化身来帮忙,在现代还能够习惯那些非现实事物的人,能够协助我们的概率也相对高一些…)

 

【熊二郎】

???:…马修,好慢啊…

 

熊二郎:会议,延期了吗…

和马克西姆的约定,打算怎么办啊。

不是说好了,要做苹果派的吗。糟了,马克西姆要来了啊…

…马修,现在一定很困扰…我得帮忙才行。我,是只有担当的白熊。

 

【尽全力活下去】

 

亚瑟:可恶!!为什么神明大人要做这种事…!!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啊!!!

 

阿尔弗雷德: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

我们只是…!!尽力活下去而已啊!!!

 

伊万:不断见证着人类的死亡…同时,作为一个像样的「国家」…尽力活下去…。…仅此而已…

 

马修 :…从一开始…就是那样的啊…

…我们,并不是「人类」…。所以,在神明大人眼中,原本就等同于不存在之物啊…

 

耀:…要夺回来阿鲁…!!!

我并不懂神明大人什么的。

所以…!!才更不想,被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夺走任何事物!!!

安东尼奥:(…嗯?等一下…。是说第43回,会影响到这边对吧…?)

(那样的话——)

(…)

(…原来如此…)

(我,并不是「被召集而来」的。而是「自己决定来」的啊)

 

【人类的妄想产物】

 

艾利克:「神明大人」什么的,根本就是「人类」妄想的产物不是吗…

 

谢缇尔:那么说的话,艾利克,我们也一样。

没有父亲和母亲。凭空来到这世上。

无法由科学依据来予以证实的产物。…无疑是「人类妄想的产物」。

 

艾利克:可是。…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不是吗?也可以和「人类」正常交流,是确实「存在」着的啊。

 

谢缇尔:那,我问你。

如果没有「人类」,又有谁能证实我们确实存在?

 

艾利克:诶…

…正因为是「国家」…

 

谢缇尔:…令其诞生,并能令其灭亡的是 ?

 

艾利克:…「人类」。

 

谢缇尔:如果没有「人类」,存在就无法被证实。这还不算是「人类的妄想产物」吗?

 

艾利克:…那,我们「化身」到底算什么?难道要说我们根本「不存在」吗?

 

谢缇尔:不,确实「存在」没错。

一旦被人类默认为「存在」,便可冠以「存在之物」的字眼。

倘若真的「不存在」的话,「神明大人」的字眼,「国家」这个字眼,包括「名字」,都不会由「人类」而生了。

 

卢克:…也就是说,「神明大人」也好「化身」也好——无论哪个「妄想产物」,其存在自身都与「人类」密切相连。

 

艾利克:…意义不明…。这算是证实「神明大人」的存在吗…?

 

谢缇尔:「和化身无异」。这就,足以证实了。

 

【骚动起因】

 

卢克:我觉得,这场骚动的起因,是「宗教的衰退」。

 

大和:…诶?什么意思?

 

卢克:「宗教的衰退」是怎么一回事,你应该明白吧?

对「神明大人」来说,那可是关乎自己是否会「消失」的一大危机啊。

一旦被「人类」遗忘,哪怕是「神明大人」也会沦为「不存在之物」。

「神明大人」正是在害怕着这点啊。

就目前来看,指针或许还能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持续摇晃一阵。但是,如果这样放置不管的话,结果会如何,并不难想象…

所以,才会不择手段来夺回信仰。甚至不择手段。

 

大和 :那样的话…直接和「人类」说不就行了吗。「如果你们没有信仰的话,我就会消失」之类的。

 

卢克:你觉得说了那种话之后,还能博得信仰吗?

…所谓的神明大人,基本上都是那种让「人类」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存在啊。

给予信仰,换取神谕。你想想看,比「人类」还要弱的「神明大人」怎么可能会得到人类的信仰。

那种观点在一神教里尤其强烈。向「人类」「求助」什么的,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但为了夺回信仰,可供选择的手段却有不少。比如大批地残杀「人类」…就是说,即使是像诺亚方舟那样的事,也是完全做得出来的啊。

但是,那种事…放到当下,完全会带来「反效果」也说不定。

太过残忍的话,只会让人更加确信「不存在神明大人」。更别提什么相信「神明大人」了…对吧。

 

嘉龙:当下可是「科学」时代,依靠「科学」的可能性会更高些吧。…毕竟是人类自身的力量。

虽说时代因素也是有,但更重要的是,「神明大人」自身也在犹豫…对吗?

 

谢缇尔:正因如此。所以才会转而盯上「化身」。

只要杀掉「化身」,对「人类」施以「警示」。信仰的恢复就单纯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大和:…杀掉比「人类」强得多的「化身」,尤其是「影响较大的化身」后,「人类」自然而然的就只能选择去相信比「化身」还要强大的存在了。

 

莫里斯 :「神明大人」也,「想活下去」啊…

 

谢缇尔:…即使是我们「化身」,为了「活下去」也是会不择手段的。…「战争」就是最好的例子。

抢夺领土,守护,收复。渴望食物,渴望水源。渴望海域。展示力量。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不想消失而已。

…和「人类」一样,为了「活下去」,而倾尽量全力。

…「神明大人」的心情,我能够感同身受。

 

艾利克:…总觉得,这就像对「人类」的「提示」一样。「正因为你们不信,才会变成这样」…之类的。

重点并非「化身」的死亡,而是将以「恐怖」来统治众生,是想传达这些。

 

莫里斯:…不得不用「恐怖」来统治自己所爱的「人类」…不知道这样的「神明大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卢克:…很简单。就和被所爱的「国民」厌恶的「国家」是一样的心情啊。

 

嘉龙:…那样的话,也太悲哀了吧?那种状况,根本和坠入炼狱没什么区别…。即使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也完全无法开心起来啊…

 

卢克:将要被消灭掉的是「神明大人」的「未来」,还是「人类」和「化身」的「未来」…

 

谢缇尔:…名副其实的「收复失地」啊…

 

卢克:无论结果如何,留给「神明大人的」,都只剩下「绝望」了啊…

 

【43回空间的费里西安诺】

 

???:…

呐…

我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能和我敌对的国家,已经一个都不剩了哟,欧州全部隶属于我,亚洲也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很厉害对吧?现在的我,完全是个大帝/国的呢。

…但是,完全无法满足啊。无论什么都… 


二十章:

(上半部:)

 

【来聊天吧】

罗维诺 :…真想重置啊…

…啊啊,不。如果说单单缺少基尔伯特一人的结局,是最好的结局的话,我只能毫无怨言的接受了吧?

那样的话,哪怕永远在同一个时间段里不断循环也好,至少,我想看到基尔伯特和大家一起啊…

…因为,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会碰上像这次一样,我进馆的时候,全员都生存着的情况——

……抱歉。…忘掉那些话吧…。

 

 

王耀:我的话,倒是蛮在意…所谓死亡后的世界的。有些事情,正因为一直活着才会不明白,即使我活了四千年,也是一样阿鲁。

…但是,我更在意「未来」阿鲁!不努力活着的话,就永远不会明白,黑也好白也罢,总之,我想看看「各色」的未来阿鲁!

 

 

费里西安诺:路弗斯…好想见他呀~…!

因为,他一直都没来见我啊?…一直。

…但是,即使现在见了他,也没法实现约定呢。…因为,现在没有带着点心啊。

…如果带来了就好了呢…

 

【携连技】

 

习得「独伊日三国同盟」!

习得「北美兄弟」!

习得「极东兄弟」!

习得「美味☆意/大/利料理」!

习得「美食三人组」!

 

【亲分给子分的礼物】

 

安东尼奥:啊。对了,罗维。

 

罗维诺:啊?干嘛啊?混蛋——

 

安东尼奥:你来你来。过来一下。

 

罗维诺:哈?…啊,哦…

 

安东尼奥:好~嘞!就这样稍微站着别动啊!

好了!弄好了!!

很合适嘛!不愧是,我的子分呐!

 

罗维诺 :…突然间做什么啊你?

 

安东尼奥:亲分送给子分的!罗维,一直以来很努力对吧?这是给你的谢礼!

 

罗维诺:谢礼,用自己的领结什么的…。普通点用番茄就行了啊,混蛋——

 

安东尼奥:现在没有番茄嘛。忍耐下吧!

 

罗维诺:…切。

…谢谢。

…亲分。

 

安东尼奥:…!!

…罗维…

 

【百/年/战/争】

 

弗朗西斯:(百/年/战/争…我记得的。那个时候的你,十分靠得住呢!)

这个时候——

 

???:————!——!!

 

弗朗西斯:没错,有谁,说了什么。然后——

 

贞德:差劲?为什么那么说?

 

弗朗西斯:…只记得好像是有理有据的一番话…!!不对不对!!那只是神明大人心情不好而已!!肯定是的!!!

呐!贞德!!你并没有觉得我差劲对吧!对吧!!

在那之后——

在兰斯举行了国王的加冕仪式。而这能够得以实现,都是拖了她的福。

…然后,紧接着就是…

异端审问…

——!!

等一下…?在那之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了要杀了她!!!!!

还给我!!!还给我,把那孩子!!!!!还给我啊!!!!!!!!

这样的结局…!!!太过分了…!!!!!!

即使我死…!!!!!即使这幅身躯消亡殆尽,这份恨意也永远不会断绝!!!!!!!!

「亚瑟·柯克兰」!!!!!!!

 

【记起来的只有恨意】

 

弗朗西斯:我想起来,你的事。

 

亚瑟:诶…!真,真的吗…!?

 

弗朗西斯 :啊啊。…是吗,原来你就是「英/国」啊。

 

亚瑟:啊啊!我正是「英/国」的「亚瑟」啊!!

啊~!太好了!!别再说什么斩断缘分了,笨蛋!!!

 

弗朗西斯:是啊。…真的是,「孽缘」啊…

 

【弗朗西斯突然攻击亚瑟】

 

亚瑟:唔啊!!!!!

 

安东尼奥:突然干什么啊这是!!!!!!白痴吗你!!!!!!!!

亚瑟!!!!躲开点!!!!!!!!

 

亚瑟:…为什…么…

 

弗朗西斯:还给我…!!!还给我啊 !!!!!!把你夺走的东西!!!!!!

我说过的对吧!!!!即使这幅身躯消亡殆尽,这份恨意也永远不会断绝!!!!!!!!

缘分!?啊啊,不会斩断的!!!!!!!为了今后也能够继续恨你!!!!!!!

从今以后,你不许靠近我!!!!!!我也一样,最讨厌你这家伙了!!!!!!!最讨厌了啊!!!!!!!!!!!!

 

亚瑟:…弗,弗朗西斯…我…

(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记得…记得啊…。你那样的眼神…还是第一次…!!)

(…那个时候…和好。是怎么…做到来着…?契机,是什么来着…?)

(…我不知道…不知道…!)

(…回来啊…弗朗西斯…!!…拜托了…拜托了…!!)

(回——)

 

阿尔弗雷德:亚瑟!!!!!!

 

(下半部:)

 

【Hero的道歉】

 

菊:…亚瑟先生。

 

亚瑟:嗯?

 

菊:…阿尔弗雷德先生说,他有事想和你说……

…对吧?

 

阿尔弗雷德:…唔…嗯…那个——…

…对不起。对不起,亚瑟…。

都是我不好…

我什么都不知道…没想过,他居然会那么恨你…

…我,是「背叛者」…害你和弗朗西斯…变成这样…

…让我当你的魔术试验台也好。…就这样讨厌我也好。…所以…

你可以原谅,这样无知的我吗?

 

亚瑟:噗…!啊哈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诶!?为,为为为什么要笑啊!!!?

 

亚瑟 :啊哈哈哈!!!抱歉!!不过!你,居然道歉!!!

 

阿尔弗雷德: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太,太过分了!!!!我可是很认真的——!!

 

亚瑟:哈哈!嘛,你听我说。

我不和你们共同行动的理由,你有想过吗?

 

阿尔弗雷德 :诶?不是为了完成魔法阵吗?

 

亚瑟:那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不过最重要的是…

靠我的话,是绝对无法夺回「弗朗西斯」的。

 

阿尔弗雷德:…?

 

亚瑟:我,可是「被遗忘」的家伙啊。…不想去回忆的事,肯定多到不想数。

其中必定也有,哪怕是像这样倒下,也不想回忆的事。你明白的吧 ?

但是,就那样让他放弃回想的话,他只会越来越偏离「弗朗西斯」啊。

当然,想去回忆的事情一定也有才对。…但是,究竟什么样才能成为契机,正因为是当事人,所以才会不明白。

只有等全部回想起来之时,才能说「弗朗西斯」真正的回来了。

已经被遗忘的家伙,是「无法带回」的。所以,才要拜托你们。

你才不是什么「背叛者」。你看,我无法带回的记忆,是你将他们带回来了啊。

你也好,路德维希也好,还有罗维诺,费里西安诺,安东尼奥,你们都是「Hero」啊。无论对我,还是对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亚瑟…

 

亚瑟:好了好了,别哭啊「Hero」!你活跃的舞台还没有落幕啊?现在这个状况,不管怎么看都太难受了对吧。

…去吧那家伙带回来吧。我啊,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更显得无力。

 

阿尔弗雷德:嘿嘿…。真没办法啊…

交给我吧!!My brother,Arthur!!

 

亚瑟:…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情绪失控】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全…

 

菊:…诶…?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全部——都是菊的错…!!!!

 

菊:——!!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为什么,要选这种地方…?为什么,要忘记狐狸的事…?

如果菊没有邀请大家去那种洋馆的话…!如果菊没有忘记狐狸的事的话…!大家就不会死了啊…!!

 

亚瑟:…!!!你小子,费里西安诺!!!!

 

亲分:…小费里。你这个样子,即使是亲分我也要生气了啊。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菊…!!很痛苦对吧…很难过对吧…!!很想活下去对吧…!!!

明明如此…为什么…!!!

全部…!!全部,都是菊的错…!!!!

 

菊:…就算你不说…我也很清楚啊…!!

没错!!那些狐狸出现,全部都是我害的!!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啊!!!!

我所讲的故事,正是一切的开端!!是我让狐狸存在「物语」化的!!!

狐狸对人类的爱也好!!狐狸最宝贵的东西也好!!夺走那些的都是我,而我却恬不知耻地,把那些统统归为了「幻想」!!

对此不动怒的人,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所以…!!为了让我们饱受同样的绝望,狐狸才会出现啊!!!

所以我才想去死啊!!那个时候!!我是知道的!!只要我死掉的话,狐狸就会停手!!我是知道的啊!!!

但是…我却很害怕…!!害怕就这样消失掉…!!我还想,继续和大家一起…!!

我祈愿了!!!想要继续活下去!!!!对不起…!!对不起,基尔伯特君!!!

原本的话…!!选择那个结局的,不应该是你,而是我才对!!!原本的话,你应该能够活着,从这里逃出去才对!

如果我在那时候死掉的话…!!钥匙就不会被破坏了!!!大家,也可以从这里逃出去了啊!!!!

是我的错…!!全部…全部,都是我不好!!!!

 

亚瑟:菊…你…!!

 

安东尼奥:一直…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在不断责备自己吗…?

对祈愿「想活下去」的自己…一直…

 

亚瑟:「你并没有错」这句话…。…别说是救赎了…它根本无异于一套枷锁…把你的真心咬得死死的…

…刚刚那个,才是你的真心……大家都说着「菊并没有错」的时候,那种真心,怎么可能还会说得出口…!!

 

安东尼奥:…那个时候,说「没有错」的,是小费里吧…

所以,当小费里说出「有错」这两个字时…才会像这样,一下子全部发泄出来啦了啊…我们一直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原来是如此沉重的吗…

 

【世界会议】

 

丹:那么,也差不多该进入第二阶段了。

 

大和:第二阶段…

 

嘉龙:「世界会议」…

 

莫里斯:能否得到各国的协助。…让我们赌一把吧…

 

艾利克:这只能靠各国的判断了。而且,我们是作为「个人」来行动的,也不能强制让别人协助我们。

…嘛,虽然一开始就没有强迫他人的打算。

 

马克西姆:我们现在,只能相信了吗。

能否得到协助,对「那边」的命运影响,可是相当大的啊?

 

路弗斯:…没事的。肯定,没事的。

(你们的世界,是如此的美丽。)

(…对吧?费里西安诺)

 

谢缇尔:会场的话…对了…就选罗马吧?

包含对罗维诺的感谢。

 

小梅:啊!是啊!不错的提案呢!!

 

二十一章 :

 

7月3日 罗马

「世界会议」会场

 

路弗斯:接下来,开始世界会议。议长是我…神/圣/罗/马的路弗斯。

 

托里斯:果然!!

 

菲力克斯:为,为什么你在这里 !!

 

路弗斯:听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就会明白了。

…这是很认真的话题。希望大家可以全部听进去…不要觉得无趣。

意/大/利,德/意/志,日/本,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加/拿/大,普/鲁/士,西/班/牙的化身,全部失踪了。

 

全员:哈啊!!!!?

 

【经过一番解释后】

 

安德森(丹/麦):那个…也就是说…?

那些家伙,全被神明大人抓到别的空间去了 ?而且还冒着生命危险…是这么一回事吧??

 

 

「我也退场」「我也是」

「难以置信」「风险过大…」

 

 

劳拉(比/利/时):我们所做的所有断绝,哪怕只是一个选择失误,都有可能导致千千万万人类,像你们一样的不安。…明白吗?

 

罗德里赫:你们肯定也有家人对吧 ?

 

娜塔莉亚:对我们「化身」来说,国民,就是家人。

 

凯尔:的确,如果那时真事的话,我也很想帮忙没错。但是,如果那要导致我的国民们背负风险的话,我宁可选择放弃。

能避免风险,极力避免。这才是外交的基本啊 ?

 

丹:…看来,全员都不愿意,协助吗?

…不说话,那我就当作默认了。

 

路弗斯:…我知道了。是吗,谁都——…

 

丹:的确,作为「国家」而言,这才是最明智的判断没错…但是,你们再稍微想一想。

为什么,我们会拥有人类的姓名。稍微,再想想看啊。

如果你们改变主意的话,随时都可以

和我们联络。

 

路弗斯:…会议到此结束。…非常感谢今天大家的到来。

 

协助者 0人

 

【菊的迷茫与痛苦】

 

菊:(…一度祈愿…想要活下去…)

(我所做的…是错误的吗…?…我…是错误的吗…?)

(…但是…大家必须要一起逃脱才行…那个时候,即使我死掉…也是错误的…)

(…无论选哪边,都是错误的…)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我…该做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啊啊,好温暖…。这两个人的手,好温暖…)

(…如此温暖的两人…却因为我…多少次变得冰冷…)

(生与死,无论选哪边…我的「同伴」都…)

(…已经,讨厌这样了…。已经,快要疯狂了…)

…——我。

…好痛苦…好难过…救救我…。我讨厌这样…讨厌这样阿…

 

费里西安诺:…!!菊…!!!

 

路德维希 :…睡着了吗…一定是哭累了…

…他都变成这样了,我们居然…什么都没有注意到吗…

 

费里西安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句安慰的话意,说不出来…!!

因为…是事实啊…!不管我们怎么想,事实上要为狐狸出现负责任的,的确是菊啊…!!

路德…!!我,到底该怎么才好…!!!

 

路德维希:…

…很痛苦…很痛苦对吧,你们两个都…!!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到…!!

 

【九尾狐的诱惑】

 

???:——吗?

 

菊:…?

 

???: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菊:…是狐狸…吗?

 

狐狸:诶诶,没错。我正是狐狸。至于名字,早就忘了。

呐,你听我说?我,是不会说谎的。我只能靠本能来行动,所以不说谎。

 

菊:…你究竟打算带来什么…?神道之神一员,九尾狐…

 

九尾狐:更为上等的力量和快乐——我将,赐予你「绝望」

 

菊 :…可对我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狐狸:一体感…共存…与世界融合。…那样精明的你,应该是明白的吧。

 

菊:…那是,会使我变得不再像我的变化…

…那么…试着证明吧,于我而言,你究竟是什么…

 

狐狸:你很害怕对吧。害怕失去「生命」。

 

菊:…诶诶。

 

狐狸 :我也曾和你一样。害怕失去「生命」。

你很悲伤对吧。为自己己害死「生命」之事。

 

菊:…诶诶。

 

狐狸:我也曾和你一样。为自己害死「生命」之事,而感到悲伤。

你,和我很相似。

你很厌恶对吧。无论对我,还是你自己。

 

菊:…诶诶。

 

狐狸:我也一样。厌恶,活着的你。厌恶,死去的自己。

你想要被禁锢对吧。被名为「伙伴」的「枷锁」。

 

菊:…诶诶。

 

狐狸:我也一样。想要被名为「爱」的「枷锁」所禁锢。

 

菊:…我明白。我,和你很相似。

 

狐狸:所以,我的话,能做到。我能够,救你。

 

菊:…我的话,能做到。…我能够,救你。

 

狐狸:全部交予我吧。你已经,可以休息了。什么事都可以不用再想了。

 

菊:那就成为你好了。和你迎来相同的结局好了。为「所爱之人」,而疯狂好了。

 

菊&狐狸:那一定,毫无疑问,是「快乐」——

 

【43回费里西安诺的决定】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仅仅」失去了化身的「国家」的末路,我来告诉你吧。听我说完,你们就知道,为什么我要那么做了。

首先,回答我。「国家」消失的话,「化身」将会怎么样?

 

安东尼奥:或许会成为「人类」,或许成为地域,或许会消失…对吧。

 

费里西安诺:这对「化身」来说只是常识而已。…接下来才是重点。

「化身」消失的话,「国家」将会怎么样?

 

弗朗西斯:唔…

…只剩下「国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存在着…之类的?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没错!准确来说,是只剩下「国家」这一「事实」继续存在着。

 

安东尼奥:…?什么意思?

 

费里西安诺:所谓「化身」,正是「国家」本身。也可以说是由国家具现化而来的对吧。

而「化身」的死亡,则代表着「国家」的灭亡。…只不过,是「表面上」的。

…当时进馆过后没多久,大家不是就聊过吗。即使「化身」死亡 ,「国家」也不会灭亡什么的。

那是因为,「化身」的根源是国家。只要根源还在的话,无论多少次,都可以更新换代。

那么,我所说的「表面上」国家会灭亡,又是什么意思呢。

简单来说,就是「国家」会失去「个性」。

我们「化身」,说白了就是「国家」的「个性」。也可以说是「存在意义」。

比如「名字」或是「历史」之类的。你们觉得,为了使「国家」能够「存在」,名字是必要的吗?

并不。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存在」的话,只要称「国」,就能作为「国家」而「存在」。

但「存在」和「存在意义」不同。所以,即使「存在意义」死去,「存在」也能继续留存下来。

但是,「存在意义」的消失,多少还是会带来些麻烦的。所以,我为了征服,便利用了。

那些失去了化身的国家的「国民」们。

「这个国家的名字是什么?历史是什么?接下来又该如何发展?」,只是问了这些问题而已,那些失去「存在意义」的国家们,一下就大混乱了…

每个人都忘记「化身」。…嘛,毕竟和「存在」无关,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那样放置不管的话,届时只会诞生出完全不同的「存在意义」。

只有那点,我绝对不要。

明明是德/意/志。明明是日/本。明明是美/国。明明是英/国。明明是中/国。明明是俄/罗/斯。明明加/拿/大。明明是西/班/牙。

明明是我的「朋友」,却被别的「化身」所顶替。只有那点,我绝对无法忍受。

所以,我就通告那些失去了「化身」的「人类」们。

「你们全部,都是意/大/利!!!」…这样呢。

你们想想看,就算我跟他们说,你们是美国,由于失去了「名字」,也只会被问「美/国是哪?」对吧?其他国家也是一样。

所以,只靠我了啊。毕竟知晓你们的最后的,只有我。只有我,绝对不可以忘记大家。

然后,关于我开始征服的理由。

是为了,不让相同的悲剧再次发生。

放心。我并没有去强行引发战争。

全部,都是靠谈话解决的。…嘛,虽然也有稍加威胁,不过那点程度正好。

顺带一提,关于欧洲剩下的那些国家。已经全部都是我的附属国了。

所以,真正要说的话,其实只剩下亚洲了而已。

 

安东尼奥:…那么,「国家」被征服的化身们…又怎么样了?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让他们变回「人类」了啊。

 

弗朗西斯:…你…那样真的好吗…?变回「人类」的话,总有一天,大家都会死去。那样你又要变成孤身一个人了啊?

 

安东尼奥:没错…!所以这种事别再——…

 

费里西安诺(读作卢西):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不会变回「人类」了?

放心吧。等我完成所有该做的事后,我也会进行世代交替,名正言顺地回归「人类」。

不觉得这是最棒的计划了吗 ?这样就不会再发生那样的悲剧了。

等完成所有该做的事后,就终于…

可以,见大家了。



评论

热度(3)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