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知道在这里写什么( •̀∀•́ )

黑塔狐语录个人合集【3】

为了从百度贴吧转移于是搬运到这里来…个人收集的语录


————————————————————————



十二章

(上半部):

 

【想去相信】

 

费里西安诺:…那个梦,相信它也许比较好。

 

罗维诺:…!?

 

费里西安诺:…在书库的时候,我,梦见哥哥你…被吃掉了。

 

费里西安诺 :对那些狐狸来说,我们根本无异于送到手边的玩具,只有被肆意玩弄的命。这点我并不想否认…。但是…

反过来想的话,这不正是说明了「如果无法玩弄,就毫无意义」吗

我们大家,既然决定不去相信梦了吧。既然如此,它们为什么还让要我继续看那些?

而且,为什么只要我一个人看。要玩弄的话,索性让我们所有人都看见不是更好吗…

所以,我想

那个梦,并不是狐狸搞的鬼…

是某人传达给我们的信息…

 

罗维诺:别说了!别再胡思乱想了!!!

 

费里西安诺 :诶…

 

罗维诺:你们,只要相信声音就够了!!!绝对,不可以相信梦 !!!

 

费里西安诺 :啊,等等~!!!!

…哥哥。

你到底,在隐瞒些什么…?

 

【相信自己】

 

费里西安诺:(…对不起,哥哥。)

(我要,相信我自己。)

 

【与神秘人对话】

 

???:呀~

 

亚瑟:…

 

???:…你怎么还在戒备着我啊。

 

亚瑟 :谁知道你这家伙究竟是敌还是友,懒得和你说那么多

 

???:但是,你会相信我的话对吧?这不是你们商讨过后得出的结论吗。

 

亚瑟:…!?为什么你会知道——!!?

 

???:…你说,为什么呢~

…没时间了。接下来我对你说的话,你一定要好好传达给大家。

接下来,会有更大的不醒向你们袭来。

去收容所。便能化不幸为幸运。

还请不要反抗命运。

…拜托了。

 

亚瑟:等等!!这算什么意思,喂!!

你…你到底是谁!!!

 

??? :…只是个,伪善者而已。

 

亚瑟:什…!!这算什么回答啊!!!

你这…!给我等一下——!!!

 

(下半部):

 

罗维诺 :…坏孩子就在这里哟。魔物们呐在这里。不抓紧时间的话,骗子就要逃掉。没有下一次了哟…

今天,就是最后——

 

【诅咒兔子组+费里的商讨】(←这名字什么鬼x)

 

伊万:…那么?你要说什么 ?

 

亚瑟:把人叫来这种地方,想必是相当重要的事吧 ?

 

基尔伯特:是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小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我有一个请求。

 

伊万:请求?

 

费里西安诺:求求你们了 !!请…!!救救我哥哥!!

 

基尔伯特:诶,等…小费里西安诺!!?

 

亚瑟:喂,喂!!搞、搞什么啊,突然这样低下头…!?

 

伊万:…这还真是,不得不严肃起来的事情啊。好吧。你详细说说看。

我有自信不会失败。

因为,你都做到这个份上怎么能失败呢。…交给我吧!

 

费里西安诺:…伊万!!

…其实梦到哥哥被红色的狐狸袭击了。

…我打算,相信那个梦。

 

基尔伯特:…知道了。我相信你,小费里西安诺。

你都这样低下头拜托我们了。这份决意,我是不会当成儿戏的。

 

亚瑟:这算是我们几个之间的秘密吧?这话题要是说出去,难免会引起内部分裂。

 

基尔伯特:小费里西安诺!具体会发生什么告诉我们吧!

 

【正确回答】

 

耀:菊…!!菊…!!是nini哟…认得出来,吗…?

 

菊:当然了。我,名为本田菊…

…与您在竹林见面。您教会了我汉字,我用其做出了假名。

我曾同您一起赏过月。…也,与您对立过。

这份记忆,有哪里出错了吗?

 

【请不要「背叛」】

 

阿尔弗雷德:我不希望我们当中缺少任何一个人。

我们的世界,谁都不可以欠缺。

罗维诺,你打算「背叛」我们吗?

 

罗维诺:诶…?我,是想要救你们——

 

阿尔弗雷德:那么!!

 

罗维诺:!?

 

阿尔弗雷德:就「大家一起」吧!

如果不是「大家一起」逃离的话,根本算不上救,我们是无法释怀的!

所以啊,别说再什么「想去死」了!你「想要救」我们对吧?

 

罗维诺:…阿尔弗雷德…。

 

费里西安诺:(没错…!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

哥哥,要「大家一起」啊!!

 

 

菊:命运,是可以改写的。

这不是你教给我的吗。「死亡的命运」可以改变,不是吗?

 

【辛苦了,亚瑟】(←一个英厨的私心而记录下来)

 

伊万 :还有,亚瑟君好重。

 

阿尔弗雷德:真是的。那个大叔,平时的话应该早就醒来了啊?

 

罗维诺 :噗wwww被叫成这样也真是够不悯的wwww

 

费里西安诺:veve~哥哥笑了!

 

菊:(待会给他做个穴位按摩什么的吧…)

 

伊万:(亚瑟君,真是很努力了呢。)

(虽然大家一个表面上嘴都很毒,但是心里还是很感谢的吧。我,可是知道的哦~)

 

基尔伯特:(Danke,亚瑟。暂时好好休息一下吧。)

(醒来后,等着你的可就是各国的感谢轰炸了!做好觉悟吧!!)

 

【教练红色狐狸犯规!】

 

罗维诺:…果然,无论看几次,都只会让人觉得,根本就是犯规啊…

 

「狐——」

 

「「狐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十三章

(上半部)

 

【感谢轰炸x】

 

菊 :亚瑟先生,罗维诺君能够得救,都是托了您的福。おリがとぅごぢいました。

 

亚瑟:诶!?等…!!

 

费里西安诺:我也是我也是!!亚瑟,Grazie!

 

路德维希:真是辛苦你了。Danke,亚瑟。非常感谢。

 

阿尔弗雷德:…真,真是没办法,我真的有打算自己说出来的啦!别,别误会了!这可关乎hero的面子问题啊!

…Thank you,亚瑟。

 

弗朗西斯 :什么啊~ww果然是兄弟~ww居然两人一起开启了傲娇模式wwww

哥哥我,也要对你说谢谢哟。Meirei,亚瑟无论表面多么恶劣,果然你的内心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啊。

 

耀:连鸦片的仇,也可以原谅你0.01%了!谢谢,亚瑟!

 

伊万:(看吧,果然)真的是很努力了呢,亚瑟君СпасиБо!谢谢你了哟~

 

马修:真是的…我泪点很低的,不要弄哭我啊…

亚瑟先生,Thank you.…仅此而已。

 

基尔伯特:kesese!别介意啊,马修——!多说两句呗!

亚瑟,不要紧吧?魔力有好好回复吗?

…嗯?

…kesese!真没办法!过来让本大爷给你摸摸头吧!!

Danke!亚瑟!

 

安东尼奥:…这还真是,超出亲分我的想象啊…。没想到,你还有这样想一面啊…

…嘛,不管怎说,这也算是和好的第一步!Gracias,亚瑟!

罗维,你看。大家都道谢了,受到最多帮助的你,难道不来好好感谢一下吗?

 

罗维诺:用得着你说吗,混蛋——

…Grazie.明明都倒下了还那样努力。

托你的福,我不用背叛大家了。…Grazie veramente.

 

费里西安诺 :(Grazie veramente…!哥哥,居然对亚瑟…!!)【注: Grazie veramente—真的非常感谢 】

 

弗朗西斯:…真是的,什么回答都没有吗你?

 

亚瑟:吵,吵死了…!脸转那边去,胡子…!!

 

弗朗西斯:才不要!你喜极而泣的样子那么有趣,哥哥不拿来当梗岂不是太可惜了?

 

亚瑟:吵,吵死了…!!就算,就算是我…该感动的时候也会老老实实感动的。

啊啊…混蛋…!好开心啊…!!!

明明不久之前,正在为交朋友而四处奔波。现在,却有了这么多的朋友。

Thank you.能和你们做朋友,我真的很幸福…!

 

路德维希:那,那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耀:矮油,是够夸张的阿鲁。

 

菊:(啊…)

 

基尔伯特:(那种心情…)

 

菊&基尔伯特:「(我很能体会…)」 「(我也能体会…)」

 

【在数段时间之前的某个国家内心】

 

绝不原谅。企图杀害我所爱之人的狐狸。

 

绝不原谅。将所爱之人卷入此事的自己。

 

那么,现在的我能做的,是什么 ?

 

…不,是必须去做的,是什么?

 

予狐狸惩罚。予自身以惩戒。

 

菊:愿我所爱的这个世界,能够得到保护。

 

【真实空间在某数时间之前】

 

6月25日

在菊避免了消亡后,大阪那边——

 

 

???:那边的空间…不知道进展如何了呢…

 

???:别多想了,我们是无法看到那边的。…总之,眼下还是安心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吧。

 

???:也是呢。…虽说以我们人类的力量,最多只能送些提示或是物资过去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居然会和神明大人对抗。(乱入:其实我感觉这句是贞/德说的…)

 

???:人类的无力…我现在真是深刻体会到了。

 

???:没事的。肯定,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的。

 

???:就是说啊。如果连我们都在这里泄气的话,还有谁能去帮助他们呢。

 

???:不 、不好了————!!!大、大/阪的化身和荷/兰的化身,来找菊先生了————!!!!

 

「「诶诶!?」」

 

???:不能在把别的化身卷进来了…!!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掩饰一下吗!?

 

???:日/本的化身——菊先生,我记得是黑发黑瞳对吧?身高估计是没办法了…不过我会尽力试试的。

 

???:爷爷,你以前是间谍吧?这种变装工作就交给你了。

 

???:OK!交给我了!

大和:(…那句话,不会错的,绝对是菊先生将自己脑内想法直接传达过来了…)

(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果然,是因为一心同体吗…?)

(不晓得其他的都道府县,有听到吗…?)

???:…强行让他们回去了。

 

???:那就够了。贸然协助我们的话,一个搞不好连他们也会被神明大人盯上。

 

???:我们的目的。是打倒神明大人。还有,引导那十二个化身逃脱。

 

???:我们是为此才结为同盟的。要是再把其他化身卷进来,只会落得本利全失而已。

 

???:没错。作为班长,我一定会为大家好好开路的!

 

???:(…肯定有,即使是我们现也可以做到的事。)

 

???:(即使是我们人类,也可以做的事…!!)

 

【Calos Ⅰ(卡/洛/斯一世,西/班/牙国王,也当过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别称查/理五世)

Nowaid

NowaidⅢ(度娘不出来,谁来告诉我)

FriedrichⅡ(腓/烈/特二世……就是亲父)

Maira Theresia(玛/利/亚·特/蕾/莎,奥/利/地家的女王)

ポコ田ポコ造

Lisa

Jehanne Darc(贞/德…)

Napolen(拿/破/仑)

WladislausⅡ(这个是立/陶/宛和大公兼波/兰的国王……)

织田信长

Spartacus】

 

6月26日

「那边」的菊避免了消亡

「这边」大和和丹来访

 

菊苏醒过来,是三天后的事。

 

那么现在,我们重新将视觉转回到「那边的馆」——

 

【书】

罗维诺:Ve bene(好)。首先——

是关于这本书。

不光这本——放在被保存的空间里的那些书也是一样——

全部,都是我写的。

 

「「这么多都是你写的!?」」

 

罗维诺 :啊啊。每一个时点,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如此选择后将会带来什么,为了回避那些悲剧,又该如何行动才好,为了能好好思考这些…

所以,才写成了「物语」。

顺便一提——

这,是我的物语。

 

费里西安诺 :好厚 !

 

安东尼奥:这种玩意你居然随身带着,到底是藏哪儿了!?

 

罗维诺:哪里用得着藏…我只是很普通地把它丢在行李里面,用毛巾抱起来了而已。

我和我的书的任务,就是「保存空间」。

说成「编写物语」会比较好懂吧。

这本书,会将馆内发生的所有事,甚至一些我并没有亲眼看到的事,全部都转化为我的记忆。

然后,由我写下这些物语。这样就能「保存空间」。

顺便一提,我所记录下的空间,便是「被保存的空间」。

所谓「被保存的空间,不再拥有时间」即是因为被保存的空间=书。

不管什么样的书,肯定都会有开头和结尾对吧 ?如果,书内的物语本身拥有时间的话,那么故事便永远都不会停止。

所以,并非「永不终结」,而是「永远轮回重复」。

看书肯定不会止一次,对吧 ?

…然后,这本书还有另一个任务。

就是「将空间回转」。

罗维诺:把这说成「将发生过的事全部清零」,也许会好理解点吧。

除了我和这本书以外的一切,都会回到「你们决定将会议场」的状态。也就是所谓的,重置。

所以,你们才什么都不记得。

明明每个人,少说都被杀过12回了。

好了,前言就到这了,混蛋。有人想提问的吗?

…简直就像身处血海一样…你们能想象得来吗

弗朗西斯:…那些空间的事,全部都记下了啊…。你,真坚强…强得,令人难过。

 

伊万:…另外,这书上的数字,其实就是空间重置的次数对吧…这个空间,是第44回…对吧?

 

马修:也就是说…你已经写了440册了吗…!?

 

罗维诺:没办法,谁叫我失败了那么多次呢不过我也算是有好好努力过了吧?

 

耀:…这哪是一句努力就能概括的阿鲁…!!对不起也好,谢谢也好,全部都想要对你说阿鲁…!!

罗维诺:那是,第0回——我们,「真真正正」第一次来到这座洋馆时候的事情——

 

【神的使命】

罗维诺: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去梵蒂冈的教堂进行礼拜。

突然不知从哪,传来神明大人的声音。

 

「南/意/大/利,听得到吗」

 

罗维诺:…!?是,是!!

 

「我有使命,将赋予你」

 

罗维诺:…是。

 

「我打算消灭对数个世界影响较大的「化身」」

「与我联手,便是你的使命」

 

罗维诺:…诶…?为,为什么…要将「化身」…?

 

「为了统治「人类」。我原本就是为此,才创造出「化身」的。」

 

罗维诺 :我,我不明白…!「统治人类」和「消灭化身」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好好遵从你的使命就够了」

 

罗维诺 :照你的意思,我们化身根本就「道具」无异,不是吗!!这种事我实在无法接受!

我们的意志你不管吗!!我们并不是「道具」,我们也是有意志的啊 !!

所有的意志,都不应这样轻易地被选别或是淘汰啊!!

 

「「化身」,理应被消灭。这便是 命运。无论如何反抗,命运都不会改变」

 

罗维诺:…那么,我就去否定命运!

既然无法改变的话,那么否定就好了!!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去反抗!!

 

「居然,向神明露出爪牙吗。…无碍」

「战场为「日/本」。十个化身,将在那里聚集。」

「去救赎吧,去反抗吧」

「来吧。让《狐物语》拉开帷幕吧」

 

罗维诺:…就这样,我站在神明大人的对立面上。

而家伙的出现,是在,那天夜晚——

 

【永远都在背后帮助的神/圣/罗/马】

 

???:…喂,醒醒。醒醒,罗维诺。

 

罗维诺:…唔~嗯…?

 

路弗斯:你终于醒了啊。

 

罗维诺 :…哈?

 

路弗斯:你,和神明对抗了对吧。

 

罗维诺 :诶诶————!?你为啥会在这啊!?

 

路弗斯:当然是专门从天国下来帮你的啊。还有,这是大天使叫我转交给你的东西。

 

罗维诺:大,大天使…!?米迦勒吗…!?

 

路弗斯:没错。就是大天使米迦勒。…他打算助你一臂之力。

 

罗维诺:诶?为什么?天使,居然反抗神明大人…!?

 

路弗斯:…肯定是因为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不然的话,米迦勒就会堕天。

…他现在必须装作顺从神明的样子。所以,才叫我来替他行动。

…除非你知晓一切,否则,绝对无法胜过神明大人。绝对,胜不过。

 

罗维诺 :…

 

路弗斯:…回答我。

——你拥有反复见证死亡的觉悟吗?

 

罗维诺:…我又不傻。只战一局就能胜过神明大人什么的,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觉悟的话,老早以前就有了。直至获胜为止,无论重复多少次,我都不会犹豫的。

 

路弗斯:…是吗。

那么,就将此物赠与你。

 

罗维诺 :这是…书 ?里面一片空白不是吗。

 

路弗斯:这是名为《Storia di vople》的书。

 

罗维诺 :Storia di vople…

《狐物语》?

 

路弗斯:…仅仅那个标题,就已经拥有不少含义了啊。

 

罗维诺 :话说回来,我记得法国那混蛋家里,也有叫这个名字的书来着…为什么,会使用相同的名字 ?

 

路弗斯:谁知道呢。只有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

 …还有就是。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

 

罗维诺 :诶…?你,你的意思是…

…那就,拜托你一件事。

…神明大人说了,「要消灭对世界影响较大的化身」。那其中,肯定有亚瑟。

那家伙拥有很强的魔力。所以,对自身以外魔力的反应也很敏感。

所以,你就帮忙传达讯息给他吧。

…嘛,现在的确什么情报都没有,但只要不断重复的话,肯定会有什么可以传达的讯息的…

 

路弗斯 :…我知道了。绝对,会好好干的。

 

罗维诺 :拜托你了。

 

【《物语》】

 

弗朗西斯:还有,关于《狐物语》…。确实,哥哥家是有那本书没错。

(《狐物语》中译:《列那狐的故事》)

以「狐狸」和「狼」的斗争为主线。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当时在欧洲很热门的。

 

费里西安诺 :…意/大/利的国兽,就是「狼」呢。

然后,袭击我们的「狐狸」是神明大人那边的对吧?

「狐狸」和「狼」的斗争, 正是暗示「神明大人」和「哥哥」的斗争啊。

 

耀: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是只温柔的狐狸阿鲁。

你啊,一直都以各种姿态进行着伪装,将这个空间不断重置。

隐藏着自己,却暗地里为我们百般着想。《狐物语》,也可以读作《罗维诺物语》阿鲁。

 

菊:原来如此。而且…

狐狸是会变化形态的对吧?…那么,《狐物语》也可以读作《变化物语》呢。

所以,罗维诺君的这则物语,也定会变化为 Happy End的。我想,也存在着这样的暗示…吧。

 

阿尔弗雷德:更可以读作《我们的物语》!

 

伊万:因为,一个人是绝对无法完成《狐物语》的。正是因为和我们有所关联,物语才正式得以拥有意义。

 

安东尼奥: 没错!像这样,大家全员聚集在一起可是相当重要的啊 !

 

路德维希:的确。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物语,是不存在的。

 

基尔伯特 :当然,也不存在所谓真正的孤独一人。

 

亚瑟:罗维诺。这下你明白了吧?

 

马修 :所谓物语,正是由大家共同编织出来的啊。

 

阿尔弗雷德 :

——不是你所编织的物语。而是和你共同编织的物语!

 

(下半部):

 

基尔伯特…我很久以前,就觉得奇怪了…

…为什么,神明大人不用天使,而是用「狐狸」呢…

因为,很奇怪不是吗?说到神使无疑是天使啊。但是,神明大人却没有使用天使。

不仅如此,而且还专门使用这种极东之地的妖怪。这两人——不,一人和一只?——有共通点吗?

 

罗维诺:他们联手了…只能这样解释了。

你看,宗教本身都不一样,神明大人所能支配的,只有十字教团而已。

但是…话说回来,为什么是「狐狸」…?

 

基尔伯特:还有,另一点也让人在意。

神明大人说要聚集十个国家。算上兄长大人你的话,就是十一个吗。

那安东尼奥他,算怎么回事 ?

 

安东尼奥:诶…啊啊…这么一说确实…

但是,被保存的空间里,确实有我的书。…虽说有…

 

马修:…但是,缺了33册。

 

安东尼奥:啊,你注意到了啊?

 

路德维希:啊啊…之前你说的440册,是已经减去这些的吗。

抱歉。我还以为,肯定是你计算失误了…

 

马修:43x11是没有错啦,得出的473再减去33就是440了。

 

 

费里西安诺:ve~…也就是说,知道第33回空间为止,安东尼奥哥哥都不在吗?

在第34回出现,也就是说,第33回发生了什么对吧…

哥哥,你有印象吗?

 

罗维诺:第33回…。等一下,让我想想…

…「班长」…!

 

费里西安诺:「班长」?写这封信的人?

 

罗维诺 :没错!!这封信第一次出现,就是在第33回!!

倒不如说,第33回以前,虽然有暗号,但是并没有任何提示啊…!!

 

费里西安诺:唔ve…。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耀:外部干涉…这算是最有可能的解释了吧,这还真是神明大人的失误阿鲁。

 

亚瑟:总之,先总结一下。

这次的探索理由。

1.神明大人为什么会和狐狸联手。

2.安东尼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基尔伯特 :(呐,神明大人。为什么,要把我也叫来这里?)

(我已经,算不上什么「影响较大的国家」了。然而,您却把我也叫来了)

(您到底,有什么目的?)

 

【菊的狐狸故事完整版】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很幸福的夫妇。

妻子拥有美丽的外表和聪慧的头脑。

丈夫拥有大片的江山和天皇的宝座。

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

丈夫的身体状况突然变得很糟糕,妻子对此非常的担心。

由于丈夫的身体一直没有好转,妻子便开始代替丈夫处理政务。

然而,类似「这个女人绝对是想趁机夺取国家,陛下的身体抱恙,也一定是她做的手脚」这样的传言却在不知不觉中扩散开来了。

有一天,宫中请来了一位阴阳师。

表面上说是为了占卜陛下的病因,实际上却是为了揭穿妻子的真面目。

在阴阳师吟唱的同时,妻子的身姿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只九尾狐。

看到这样一幅场景的陛下,立刻下令,命属下捕杀这只母狐。

她带着三个孩子中宫中逃了出来。

而后她便在附近的一个山涧里住了下来。

她想,至少能希望离丈夫近一点。

她是如此的,如此的深爱着他。

然而,由于山里的动物对气息异常敏感,无时无刻不是妖气缠身的妖怪,在山里连一只动物都无法猎到。

留给她的选项,只剩下一个了。

那就是袭击人类。

但是,如果做了这种事,那就更加不可能回到丈夫身边了。

她利用自己那聪慧的头脑,认真思考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

如果将山贼和海贼都消灭掉的话,陛下就能理解她,从而知晓她是一只善良的狐狸了吧。

母狐剿灭了许许多多的山贼

她变成绝世美人,来迷惑山贼。

她变出金银财宝,来引诱海贼。

她破坏了贼人们的山寨,抢走了他们的粮食。

但是,她并没有杀掉他们。

她像深爱着丈夫一般,深爱着其他人类。

抢来的食物大多都分给了食欲旺盛的小狐狸们,

但她的内心却感到非常的满足。

有一天,她又出门去袭击山贼了。

她化作商人的样子,在山道上行走,果不其然,被山贼袭击了。

山贼把化作商人模样的她带到了山寨。

她解除了变装袭击了山寨。

就在那个时候。

陛下——丈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微笑着呼唤丈夫的名字,

然而,陛下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样狡猾的狐狸,果然一开始就应该杀掉,再就这样放着不管的话,连普通的村子都会被袭击的。反抗人类的下场,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她这时才懵然醒悟,这一切都是圈套。

这个村子,并非山贼的山寨。

这全是陛下的计划,让普通人扮成山贼的模样,来引诱她出来。

就这样,她陷入了人类的圈套。

同时,孩子们已经知道了妖怪的传言

那天,母亲没有回来,孩子们非常担心。

跟河童说了母亲没有回来这件事之后,

河童告诉他们,

「她在OO村子里,似乎是被抓住了。」

孩子们立刻跑去解救母亲。

但是,人类的目的可不单单只是这样。

为了就母亲而赶来村里的小狐狸你也被抓住了。

和母亲关在一起,没有任何食物,就这样不安的过了好几天。

不久,母狐因为饥饿而倒下了。

陛下亲自来看她们时,

她说到,

「陛下, 我惩治了众多的山贼、海贼,我是一只善良的狐狸。所以,能不能,再爱我一次,我真的,一直一直都爱着您啊。」

但是,这一番话并没有被陛下听进去。

陛下为了自己的性命,在母狐面前杀掉了小狐狸们。

母狐在牢中崩溃大哭。

她哭喊着,

「为什么,您不肯爱我们呢。明明我是如此的爱着您。」

陛下答道,

「会袭击人类的狐狸,都是邪恶的。」

那天夜里,母狐破坏了牢笼逃了出去。

「我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孩子和我,为了能得到陛下的一点爱,如此的努力,我只是想要被爱而已,然而,这份心意,已经再也无法转达到了。」

「对啊,只要让他看看我的能力就好了。

天照大神、须佐之男、月读。

像他们那样,我也成为彼人所畏惧的存在就好了。

如果我能够成为人类无法比拟的,令人畏惧的存在的话,陛下也会给予我一点爱了吧。」

「因为我的无能,孩子们才会被杀害。

因为我的无能,人类才不愿意爱我。

绝不原谅,那些不曾爱我的人类。

绝不原谅,将孩子们孩子的自己。」

「在人类爱上我之前,我绝不停止屠杀。

在被人类爱上之前,我绝不原谅自己。」

母狐开始在全国各地实施暴行。

陛下从全国各地收集着这只逃跑的狐狸的情报。,

村庄,山林,城镇,港湾。

全部都被破坏了。

陛下建立了讨伐部队,

由三位将军率领的八万军队出征了。

但是,让人膛目结舌的是,由于应对战略不充分,军队打败而归。

于是,陛下再一次建立了讨伐军队,

同样的三位将军,带领着同样数目的兵力,在经过充足的训练和策划后,又一次投身于追击讨伐狐狸之中。

被追击的母狐,出现在了第三位将军的梦中,这样说道,

「我在被人类爱上之前,绝不会停止杀戮,畏惧我吧,只有这样,我才会停止残杀。」

第三位将军,认为那些荒谬是言论并不可信。

第二天,三位将军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第一位将军射出的两支箭,贯穿了狐狸的腹部和脖。

第二位将军拔出长刀砍向了母狐,九尾狐就这样没气息。

然而,被逼到绝境的其实是讨伐军队,

第三位将军所梦到的其实是母狐最后的警告。

母狐死了之后,变成了一块巨大的毒石,靠近它的人类、动物全都会被杀死。

这种毒,吞噬了全国。

周围的人都畏惧着这块石头,并称它为杀生石。

杀生石的事传遍了全国,许许多多得到高僧都慕名前来想要为其镇魂。

然而,这些高僧也被杀生石的毒气所害。

化为杀生石的母狐,感到十分满足,

她想「这下,我终于成为人类畏惧的存在了。」

杀生石,200年来,一直侵蚀着日/本的土地,

成为了当时人们所畏惧的存在。

然而,一位高僧,打破了杀生石的诅咒。

 这对于母狐狸来说,无疑是将至今为止的全部努力,化为乌有的瞬间。

她将自己破碎的身体飞散到了世界各地,

然而毒气已经微弱到只能杀死植物,让动物无法在此栖息的程度。

已经再也无法成为让人畏惧的存在了。

她在被人类爱上之前,绝对不会停止杀戮。

全国境内想高田,都不可以靠近,

因为她,直到现在,还在那里,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忘记的原因】

 

基尔伯特:…我说你啊,明明有这本书,为什么还会忘记狐狸的存在啊…?

 

菊:这只能说明,文明开化,是如此的强力啊。

基尔伯特君。你在当下这样的时代里,就算被人告知看到了以前的妖精,你会信吗?

都是一样的。哪怕是自己的记忆中,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总有一天,也会沦为「不可能存在」的童话故事。

 

基尔伯特:的确。在这个时代的话,谁都会这么想啊。

…个别人除外。

 

亚瑟:干,干嘛啊…?

基尔伯特:(…呐,神明大人…。难道说,我被叫来这里的理由是…)

(…啊啊,还真是…薄情啊…)


评论

热度(6)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