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oooooo

不知道在这里写什么( •̀∀•́ )

黑塔狐语录个人合集【2】

为了从百度贴吧转移于是搬运到这里来…个人收集的语录

————————————————————————

第七章

 

【及时来到】

 

「给我等下——————!!」

「给我等下你这个混蛋——!」

 

安东尼奥:竟敢对小费里出手,胆子不小啊!!

 

罗维诺:喂,费里西安诺。搞什么啊那表情,逊毙了www

 

【笨蛋西安诺和名句】

 

费里西安诺:…我可以…开心吗…

 

罗维诺:…哈?

 

费里西安诺:因为…因为,这样子不是连哥哥你也被卷进来了吗…

在这屋子里,即使是我们也会死啊…?

而且,我们只是「化身」…一旦死亡就马上会更新换代,是「物品」啊…

…像我们这种随时可以被更替的存在,能留在「人类」的记忆里吗…

明明事态已经如此严重…我…还把哥哥卷了进来…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

 

罗维诺:你啊…

…哈!你果然,是个笨蛋啊!从今往后,比起叫你笨蛋弟弟,还是叫笨蛋西安诺比较好!

 

费里西安诺:ve——————!什么啊那个是,好拗口啦————!!!

 

路德维希:不,该吐槽的不是那里吧…?

 

罗维诺:喂,好好听着!笨蛋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诶…嗯…(已经默认叫笨蛋西安诺了吗)

 

罗维诺:…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来救你?

 

费里西安诺:ve…?那个…有理由吗?

 

罗维诺:当然没有了 !

只是,我想那样做而已。

那你又是怎么想的?有理由才会让你感到开心吗?

 

费里西安诺:不。我只是单纯的感到开心而已。

 

罗维诺:那样就够了。…我想说的,只有一句。

——笨蛋西安诺,只要永远当笨蛋西安诺就好了。你不用,强迫自己改变。

好好地告诉我。你很开心对吧?

 

费里西安诺:…

…嗯。嗯,我很开心。

哥哥能来,我啊,超开心呢!

 

罗维诺:…嗯。能明白就好,你这笨蛋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哥哥,哥哥。你现在那个表情,看得人超火大的呢~

 

菊:(真是对好兄弟呢。…因此,才更加——)

(想要尽快,带他们下去啊——)

 

【石头剪刀布!】

 

阿尔弗雷德:那样啊!那么公平起见,猜拳决定吧?

 

伊万:我觉得不错呢。

 

安东尼奥:就这么决定了!那么,要上咯!!

 

「「石头…剪刀————…!!!」」

 

「啊~啊…」

「哈…」

 

基尔伯特&亚瑟:

两个人真他妈开心啊…

 

第八章

 

【书房调查】

 

路德维希:…我也,试试看画漫画好了…

至于标题…对了。就叫「克努特与花田」吧…(*克努特:德国动物园首只人工喂养成的北极熊。生前人气相当高。已于2011年因病去世。)

…等等,到底在干什么啊我,居然一本正经地思考这种,仿佛童话一般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呀 !来得正好!

 

费里西安诺:发现了什么了吗?

 

阿尔弗雷德:那倒没。不过,有首歌想问你。

你,知道这个吗?

好~大~好~高~的~旧~时~钟~爷~爷~的~时~钟~(《爷爷的古老大钟》)

 

费里西安诺:啊!这个我知道!是日本的童谣对吧!

 

阿尔弗雷德:没错!不过原曲可是我家的哟!

 

费里西安诺:嘿~!有些意外呢~!

 

马修 :好大的镜子啊~

像这样,在这种左右对称的房间里看镜子,不自觉就会有一种镜子里面也存在空间的感觉呢。

 

费里西安诺:嗯!所以说,镜迷宫是很有趣的哟~我个人很喜欢呢~

 

——书,乃是储存空间之物。被保存的空间,不在拥有时间。唯有,在此间永远轮回重复。

 

【成果汇报】

 

路德维希:好了。那么现在开始成果汇报。

 

菊:我这边,没什么收获。

 

路德维希:我也是。

 

阿尔弗雷德:我啊,记住了旧时钟那首歌的全部日语歌词哦!

 

亚瑟:日本的魔改造料理的庞大数量,这算是重点了吧。

 

弗朗西斯:虽说原型多少还是想得来的。但是,cotelette也好,croquette也好,都和我家差太多了吧!吉列猪排和可乐饼是什么鬼嘛!?

 

王耀:我找了一个很棒的钟表阿鲁 !绝对,能高价卖出去阿鲁!

 

伊万:日本历史文化才是重点吧。毕竟也有世界上最古早的土器呢~

 

马修:我,我的话…发现那个房间是左右对称的,很整齐呢~就这样而已…

 

基尔伯特:大家!我这可是有重大收获!都好好听着!

绝对别把字读错音!那实在是太丢脸了!

 

安东尼奥:亲分我是再度确信了,自己果然还是讨厌那个眉毛。

 

罗维诺 :我就知道是这种事啊,混蛋————!!

 

路德维希:…总觉得,胃已经开始痛了…

 

【弗朗西斯的推测】

 

弗朗西斯:首先,是关于那本书所说的「书,乃是储存空间之物,被保存的空间,不再拥有时间,唯有永远的轮回和重复。」

明白吗?在被保存的空间里,是不存在时间流动的。

然后,马修说过的,「书架左右对称」。

还有阿尔弗雷德和耀提到的「钟表」。

这里明明左侧有钟表,右侧却没有。

所以呢,哥哥我就想。右侧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被保存的空间…什么的。

不过,这些充其量只是我的推测。

 

【第二章】(又名作者的剧本x)

路德维希注意到了那个正体不明的东西。

「…什…」

那是什么,想要如此感慨,但舌头却想被打了结。

「ve?路德?」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费里西安诺,如往常一般带着好奇心提问到。路德维希想要尝试答复,然而,他的思考却仿佛被麻痹了一般,什么都说不出。

「…!?那究竟是!?」

菊注意到了路德维希面前的那个东西。

随后,借由他的发言,终于成功提升了在场全员的警戒心。

「嗯?什么,什么?」

面对菊的话语,阿尔弗雷德做出了反应。

随即而至的便是,

「唔ve…~~~!!!」

费里西安诺也注意到那个了。

全员都步入了警戒状态,路德维希对此感到了安心,与此同时,他也恢复到了常态。

「安静!!!」

路德维希对费里西安诺说道。

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中居然能够如此精准地锁定他们,那些东西无疑是敌人。

没错————

「那是…九尾狐…?怎、怎么可能…那种生物应该是不存在的才对…」

菊也看到了,而且还明确将其称为九尾狐,看来这绝对不是幻觉。

路德维希只觉自己的脊背上正在渗出丝丝冷汗,

「总,总之先逃吧!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

阿尔弗雷德给出了指示,

路德维希毫不犹豫选择了执行,

此刻,他的脑内留下的,只有——

(哥哥他没事吧…)

这样一个念想而已。

 

【梦?】

 

费里西安诺:…ve…!?…什,什么啊…这是…!

是…做梦…吗?等等,在那里的,是我们…吧?

 

(梦里的)费里西安诺:为什么!?为什么勉强自己做这种事!?告诉我们打倒狐狸会导致自身消失的,明明是菊你啊!

然而,为什么!?居然…打倒了五只…!!

明明大家都不知道如何解杀生石的毒啊!

 

菊:已经…足够了。

…用我一个人的性命,能够救到大家的话…就,足够了…

 

费里西安诺:怎,怎么回事…!?为什么,菊,正在消失…!?

而且,还变得那样遍体鳞伤…!!

 

菊:啊啊…

我…背叛了大家…这是,必然要前往地狱了呢…

 

(梦里的)费里西安诺:不要!别说那样的泄气话啊…!

会救你的…!一定会,救你的…!

谁都好,告诉我啊!!该怎么做,才能解杀生石的毒!?再这样下去的话,菊会消失的啊!!

拜托…!谁都好…!!

 

费里西安诺:…什么…?我现在看的,到底是什么…?

 

(梦里的)费里西安诺:拜托了…!谁都好…!

 

费里西安诺:…什么…?我现在看着的,到底是什么…?我…再这样下去要失去菊吗…?

我讨厌这样…!这种梦,我不想看…!!

 

菊:这样子…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得救了…。已经…足够了。

…这样就好了,本应如此的…

…费里西安诺君…怎…么办…我…

…还…不想…消失…

 

第九章

 

【某人的提示】

 

菊:…那是,稍微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对方是,这么说的。

 

???:接下来,菊将会背叛你们。如何他一个人回来的话,就赶走他。

 

【罗维诺的计划】

 

罗维诺:…伊万那家伙,净说些多余的话……有那家伙在,就这点最麻烦…

…嘛,虽说料到了他会这么说,计划完全被打乱了,混蛋…

…嘛,无所谓了。反正也想到了别的办法了。

 

第十章

 

【怀疑】

 

耀:…你,真的是菊吗?

 

菊:诶?

 

耀:…我并不是相信那个鸦片,只是单纯不想排除有那个可能性而已。

 

路德维希 :耀!我们浪费的每一分每一秒,费里西安诺他们都有可能会遇难!

已经没那个空余时间在这里为多余的事浪费时间了!

 

耀:…多余的事,吗?

 

亚瑟:大家才说好的,要相信菊的不是吗?好了,快点走吧。

 

耀:…

你们这些小崽子都给我跟在那儿不许动!(个人私心没加阿鲁,见谅)

 

基尔伯特:什…!小费里西安诺他们怎么都无所谓吗!

 

耀:一个个的,这种时候少给我耍孩子脾气了!好好动动你们的脑子想一想!

 

马修:大,大家不要吵架!!

 

弗朗西斯:耀,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可是你弟弟啊?你更应该比其他人都信任他才对——(乱入:正因为是弟弟所以被背叛过才有戒心啊,别打我)

 

耀:别小看我四千年的历史!!

你们,想都不想就把「因为是同伴」挂在嘴边当理由,总有一天会吃苦头的!

那种事我没少经历!所以才能确信地说出口!

如果现在眼前的菊是狐狸的话,接下来会怎么样你们想过吗!跟着他一起去,定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安东尼奥 :…耀你想表达的我都懂,但是,你就打算这样一直和大家吵下去吗?

 

耀:怎么可能?我会问他一个,只有菊才能知道答案的问题。

 

伊万:…那么提问就交给你了。

 

耀:…菊,回答我。

我和菊相遇的地方是哪里?

 

菊:…

 

【战斗过后】

 

路德维希:…菊他…是狐狸…!?

 

耀:…!也就是说,我们全员…!!

 

伊万:都在被狐狸耍得团团转吗…

 

阿尔弗雷德:…等下。…如果那个菊是冒牌货的话,那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

 

路德维希:…!!!

 

安东尼奥:…罗,罗维…!!!

 

伊万:一定要找到那两个人!!刻不容缓!!

 

命运无法改变

 

【去相信】

 

费里西安诺:怎,怎么可以…!大家!为什么不相信他啊!!菊他,比谁都关心同伴不是吗!!比谁都,更容易去自我牺牲不是吗!?

大家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菊他——

(那个梦,如果那个不只是梦的话——)

菊他,一个人去打倒狐狸,并非完全不可能啊!?

这可是日本诶?!这种事情,发生在菊的家里诶!?

所以…!!菊他,为了我们的安全,完全有可能会选择自我牺牲啊!!

 

「「…」」

 

安东尼奥:可,可是…那我问你,菊他有可能会在半途中忽然变成狐狸吗?只能认为他一打开始就是狐狸啊…?

 

罗维诺:确实如你所说。…不过!!

 

罗维诺:那个菊,并不是「和我们在一起的菊」!

 

阿尔弗雷德:诶?那是什么意思…?

 

罗维诺:也就是说,「和我们在一起的菊是真正的菊」而「袭击了据点的菊是狐狸」!

狐狸变成菊的样子故意闯入据点,并非不是不可能对吧?

狐狸的目的就在于让我们疑心暗鬼所困。伊万,这话你说过的对吧?

 

伊万 :…确实…有…可能呢…

 

费里西安诺:那么,拜托了!试着去赌赌看那个可能性吧!

菊他说过对吧!?打倒狐狸就会我们就会消失!!

得在菊打倒狐狸之前快点找到他!!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基尔伯特:…我知道了。我,赌这把。

连自己的弟子都不相信,这算哪门师傅啊。

 

弗朗西斯:只要还有那样的可能性…吗。…是吗,差点都忘记了啊。

哥哥我明明也是过来人啊。只因为没有选择去相信,到了最后,除了后悔,什么都没有留下。

 

路德维希:…好。

出发!!绝对,要找到他!!

 

【菊的背叛】

 

菊:…对不起,费里西安诺君。

其实,从阿尔弗雷德先生他们失踪开始,我就一直在想着「打倒狐狸」…

…会变成这样,全部都是我的责任。

我不会再让你们遭遇危险了。

…请原谅我。

我终究,还是选择了背叛。

 

【净化】

 

罗维诺:Purifichi.Questo paese il cui Lei e una pirtradiun paese.Liberi il potere che ora amo Dio.

(化汝身为国石,为此国所用,为此过净化。诸神所眷顾之力,于此解放。)

 

十一章

 

【魔力】

基尔伯特 :啊啊…自然所产生的魔力并不通过这里。所以我们也无法从自然那里借魔力来用

 

伊万:不愧是原圣职者啊。那类事情比我们清楚得多呢。

不过,不太了解的孩子应该蛮多的。魔法使们使用魔法所需的大半魔力都来源于自然。

若问理由的话,是因为魔力都是有属性的,然而无论是我们还是人类,身体都只有一种魔力。

像火,水,风,这种仅需要一种属性的魔力还好,但如果遇到必须混合多种魔力的情况时,

只靠我们体内那一种属性的魔力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才需要从自然中借魔力。

然后呢,因为自然的魔力并没有什么特性,所以融合起来也很容易。

魔力也是有所谓的特性的,即使是相同火属性是魔力,根据使用者的不同,也会分为净化特化型或攻击特化型。

而完美的自然型是,使用者自身使已持有多种特性。根据具体状况可以具体使用。

然而,现在那条供给回路被切断了。所以,我们只能用自身的魔力去战斗!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能使用一种魔法,明白了吗?

 

【报数】

 

路德维希:行动班,报数!Einer!

 

阿尔弗雷德:Two!

 

弗朗西斯:Trois!

 

马修:Four!

 

安东尼奥:Cinco~!

 

王耀:六!

 

费里西安诺:待机班,报数~!uno!

zwei~!(德语)

Three~!

четыре~!(俄语,俄语字母看不懂打错了见谅)

五~!

 

罗维诺:sei,混蛋!

 

【费里的梦】

 

罗维诺:我觉得,梦,不要信比较好。

即使到中途为止都一摸一样,结局还不是不同吗?那种暧昧的东西,就算相信,最后也只会落得个被耍得团团转的下场。

何况,对于那些狐狸来说,我们现在根本就等同于送到手边的玩具。所以只有这个,你绝对不可以相信 !

说到底,笨蛋弟弟。就算是你被梦帮到了,大体上————

难道不是从一开始,就相信着菊吗?

 

费里西安诺:那是…

当然的了!

 

罗维诺:我就知道,你这混蛋。谁让你是笨蛋西安诺呢。

…嘛,也就是说,做些符合你自己的作风的事,好好相信自己,这就足够了。

连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的家伙,可能去相信其他伙伴吗。

 

阿尔弗雷德:…嗯,也是啊~

正是因为相信,才不得已的去怀疑。…这是,耀他教给我的。但我还是觉得,相信梦,是不可取的。

 

弗朗西斯:梦和现实恰巧相同这点确实很少见,但,谁都无法保证那个梦不是狐狸让你看到的啊!

 

 

「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梦?Ⅱ】

 

路德维希:可恶!!那狐狸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打都打不过!!

 

费里西安诺:…怎么办…这下子完全被分开了…

那两个人,还在谈话室里啊…!

 

阿尔弗雷德:就算你这么说,也已经回不去了啊…那只狐狸我们所有人都…打不过…

 

亚瑟:那么,那两个人怎么办!!就这样面对他们见死不救吗!! ?

 

耀:别说了,亚瑟!!!反正不管说什么,都已经全员完蛋了!!!因为,在这前面的——

在这前面的,是死路————…!!!

 

亚瑟: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所以——

至少最后…想要全员一起…!大家一起…!!至少让我这样期望一下啊…!!!

 

「「——!!?」」

 

马修:来,来了——!?

 

伊万:…!!总之,先去里面吧!!快点!

 

【然而罗维诺没有进去】

 

费里西安诺:…?哥哥!你在干什么!!快点过来!!

 

罗维诺:…费里西安诺。

…快走吧,不要回头。

 

费里西安诺:哥哥 !!!!?

 

罗维诺:没事的。你们的话,绝对,可以逃出去的。

 

安东尼奥:罗维!!!你在做什么!!快点过来!!!!

 

费里西安诺:哥哥!!!!

 

罗维诺:有没有哪里会痛,或者不舒服?

罗维诺:(…没错。这,就是我…)

安东尼奥:不过,这馆还真是碉堡了啊喂…。为什么会有这种机关?这就是所谓的忍者之家吗?

 

【钥匙的flag】

 

费里西安诺:…啊咧?呐呐,这把钥匙,没有名字诶…

 

阿尔弗雷德:Oh no!!没有名字什么的,完全是flag不是吗!!

伊万,快来!!你,不是能吃掉视线吗,把flag也一并吃了吧!! Let's eat!!

 

伊万:你这是强人所难啊~!就算吃掉视线,也吃不掉死线哟~

 

【日记】

 

6月14日

被女朋友甩了orz

6月15日

虽说也想让那些化身来帮忙…果然,还是不行吗。尽可能的,想要只依靠我们人类的力量。

6月16日

今天也抓住了几只。…糟了,数量,越来越多了……

6月17日

今天,有讲习。狐狸,对神明大人来说算是很趁手的工具吧。

那些被菊先生打倒的狐狸,似乎全部都是狐狸的分身。

所以,神明大人才选了那只狐狸作为使者吧。因为,那只狐狸,与「国家的化身」有因缘。

如果对手不是化身的话,就不会输了吧。孩子们也不会死了吧。

6月18日

……真搞不懂,神明大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个国王——到底是哪个国家来的啊——听他说,

神明大人,似乎是为了警示才将化身——

杀掉的。

是为了警示什么…大概能猜到一二。

6月19日

今天,在参加讲习的空档,得知了不得了的情报。

明明到了预定时间,国家的化身们却没有来。

…似乎搞错集合地点了…。什么的应该不会吧。这片地区的联合设施,只有这里啊。

因为是暗地里的秘密活动,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政府发现才对…。

怎么办…得快点告知他们才行,神明大人企图杀掉他们这件事…

6月20日

十个国家,失踪了。…难道说…。

6月21日

又有两个国家化身不见了。…是吗,是从这里被谁…

日/本·南北意/大/利·德/国·普/鲁/士·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加/拿/大·西/班/牙…吗。

6月22日

…真没用啊。为了帮助那些化身——尤其是自己国家的化身,至今为止都做了那么多准备,结果到头来还是这副狼狈样…。

…话说回来,那家咖啡屋。明明没有定休日,昨天却没有开门呢。本来想借助那里过盛的阳光气氛来恢复一点精神呢…。今天会开店吗。

6月23日

今天也是捕获狐狸的日子。…本应如此的。

打开收容所的时候,狐狸,至今为止那么努力抓到的狐狸——

一只不剩,全部都消失了。

牢笼的锁完好无损,明明,没有地方可逃才对。明明如此,却消失了。

讲真的,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啊…?

6月24日

虽说也知道,这间馆内有别的空间存在。

…原来如此。菊先生他们,在那边啊…。

果然,全能的神明大人。什么都做得到啊…。

我们,正在企图违抗神明大人啊…。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


评论

热度(9)

  1. 仰望天空派——不在Dic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塔狐相关粮仓